返回

影视:开局获得阿尔法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39章:范闲醉酒诗百篇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qianyege.com(千夜阁)
    千里之外的定州,前线战局瞬息万变。

    由于之前燕小乙的夜袭,让秦浩运送粮草的队伍半路损伤殆尽,高阳粮草短缺,被北齐大军围困。

    同时北齐其他各路兵马也在积极牵制定州兵马,秦鸣实在是派不出合适的人手救援高阳,最后只能让秦浩率领手下的八千将士解高阳之危。

    秦浩率领八千将士轻装简从,日夜奔袭,在高阳城下阵斩北齐大将楚雄,解了高阳城之危。

    此战过后,高阳城守将曹永跟秦浩成了好友。

    之后,北齐多次派出重兵围攻高阳,却数次被秦浩跟曹永联手击退,损兵折将,这也导致整个定州战局向着有利于庆国一方倾斜。

    而另外的两路边军,庆国也由于获得了言冰云送出的情报,节节胜利。

    北齐原本实力就不如庆国,接连的败仗更是让北齐陷入恐慌,最终还是由于冬季来临,大雪纷飞中庆***队止住了兵峰,北齐也终于得到了喘息的机会。

    北齐高层很清楚,硬拼不是庆国的对手,于是决定派出使臣前往庆国求和。

    高阳城头放眼望去,白雪皑皑,天地一色,曹永扶着女墙叹息的道:「秦兄,此次你我兄弟立下大功,封赏的旨意不日就会抵达,你我兄弟再度把酒言欢,不知是何时了。」

    按照这次秦浩跟曹永的功劳,至少也是官升一级,甚至秦浩有可能会被重新调回京城,毕竟他原本就是下来镀金的。

    「总有机会的,好好活着。」秦浩拍了拍曹永的肩膀。

    正如曹永所说,封赏的旨意三天之后就抵达了高阳。

    曹永官升一级,依旧在定州任职,而秦浩被封了云麾将军,调往沧州驻守,领兵五万,同样是官升一级,意义却完全不一样,弄得曹永羡慕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除夕之前,北齐使团终于抵达京城,与庆国鸿胪寺官员展开了一番唇枪舌剑,范闲也在其中,他是被未来岳父林若甫推荐来蹭功劳的,对于谈判一窍不通,只能在一旁看热闹,好在鸿胪寺一众官员战斗力强悍,压得北齐使团毫无脾气。

    不过,随着局势陷入僵持,有人匆匆给北齐使团呈上一张纸条,并与他耳语了几句,北齐使团一看,当即喜笑颜开,告诉辛其物己方条件绝不会让步,还将纸条交给了辛其物,让他回去考虑考虑,核实下消息的真伪。

    辛其物拿过纸条一看,立刻道坏了。

    另一边,庆帝也收到了北齐密折,北齐密探的言冰云身份泄露,是北齐锦衣卫首领沈重亲自抓的,北齐以他当做筹码,不仅要庆国归还被占疆土,归还战俘,还要给他们北齐死去的兵丁发放抚恤,最重要的是,他们要用肖恩和司理理换回言冰云。

    肖恩可以说是北齐的陈萍萍,他曾与陈萍萍齐名,那时陈萍萍率领黑骑千里奔袭,以双腿的代价才把他抓回来。

    但这次交战,也多亏了言冰云打探军情,传送密报,更何况,他还是言若海的亲儿子。

    陈萍萍清楚,其他的条件都是虚的,北齐真正想要的是肖恩和司理理。言若海听到消息果断拒绝了用疆土换回儿子,陈萍萍却道能做这个决定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庆帝。

    果然,庆帝同意让鉴查院放人,但底线是打下的疆土绝不退还,其余都好谈,言冰云必须活着回来。言若海听到旨意感激涕零。

    接下来的谈判更加激烈,双方使团撸袍挽袖,唇枪舌战,差点打了起来,唯有在一旁看热闹的范闲昏昏欲睡,好不悠闲。

    半日后,这场谈判得出结局,庆帝看到结果还算满意,决定在祈年殿举行夜宴,君臣同庆,并让北齐和东夷的使团陪坐。

    祈年殿夜宴当晚,长公主跟郭攸之一唱一和,配

    合庄墨韩质疑范闲的诗才。

    结果范闲醉酒诗百篇,惊得所有人目瞪口呆。

    不过这一切还仅仅只是范闲的计划,他故意在众人面前装醉,实则是为了深夜潜入太后寝宫,将之前偷来的钥匙重新放回去。

    在归还钥匙的途中,意外得知,长公主居然勾结北齐,将言冰云给卖了。

    翌日,京城大街小巷便出现了许多传单,纸张上面工工整整地写着讨伐长公主李云睿卖国,私下与北齐交易一事,一时间舆论沸腾,鉴查院众人也是一阵焦头烂额。

    庆帝得知此事后,把长公主跟陈萍萍叫到面前对峙,最终长公主把郭攸之给抛出来顶罪,自认为躲过一劫,还对陈萍萍一阵冷嘲热讽。

    但是很快,长公主李云睿就明白了什么叫做姜还是老的辣,陈萍萍利用言若海试探出鉴查院的内女干朱格,从而证实了李云睿将手伸进了鉴查院,这无疑触碰了庆帝的逆鳞。

    于是长公主李云睿被赶出了京城,远离庆国的权力中心。

    范闲原本以为李云睿走后,他就可以喘口气,静静等待跟林婉儿成亲,过自己的小日子了,然而,庆帝却交给他一个任务,让他率领使团前往北齐交换言冰云。

    一开始范闲自然是不乐意的,但是庆帝却拿他跟林婉儿的婚事威胁,范闲最后只能接下这块烫手的山芋。

    随后,范闲押着肖恩一路北上。

    沧州大营。

    「将军,营门外有人想要见您,说是从京城来的。」

    秦浩心中一动,从司理理那里传来的消息来看,算算日子,范闲应该也快要抵达沧州了。

    「请进来。」

    「是。」

    不多时,亲兵就带着一名身着黑衣的男子走了进来。

    「见过秦将军。」

    「腾梓荆。」秦浩挥退了亲兵后,笑着说道:「坐吧,是范闲让你来的吧?」

    腾梓荆也没有客气,直接坐到秦浩下手的位子,凑过来低声道:「范闲有封书信,让我交给您。」

    秦浩接过来一看,正如他所料,范闲一行距离沧州已经只有不到一百里。

    信里,范闲还说起了肖恩的事情,询问秦浩之前提起的是不是这个人,另外还请秦浩帮忙护送使团北上。

    合上信封,秦浩对腾梓荆道:「回去告诉范闲,只要他到了沧州境内,我保他平安无事。」

    「多谢秦将军。」

    腾梓荆匆匆赶回去复命,见到范闲后把情况说了一遍。

    范闲一直紧绷的神色也逐渐放松,一旁的王启年有些好奇的问:「大人,您似乎很信任这位秦将军?」

    「怎么?我不该信他吗?」范闲反问。

    王启年讪笑:「这倒不是,就是平日里大人好像很少这么信任过谁。」

    「王启年啊,瞧你这话说的,我平时不信任你吗?」

    「信任,信任,王某多谢大人如此信重。」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