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影视:开局获得阿尔法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38章:四顾剑:我又背锅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qianyege.com(千夜阁)
    定州大营地牢深处。

    燕小乙被扒光上衣,捆绑在木架上,浑身鲜血淋漓,口中却依旧骂个不停。

    「头儿,这小子骨头也太硬了,受了这么重的伤,又被咱们打了这么久,咱们都累坏了,他还越骂越起劲。」

    牢头灌了好几口水:「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小子可是九品高手,别说是这些皮外伤,就算是浑身骨头全都断了,用不了几个月又能恢复过来。」

    「啊?九品高手,那咱们这样对他,万一他出去了........」

    「嘿嘿,瞧你那怂样,放心,上头发话了,这小子活不过今晚。」

    燕小乙虽然真气被废,浑身骨头也被打断,但听力跟眼力却没打折扣,闻言立即对二人喊道:「你们想不想升官发财?」

    「废话,升官发财谁不想?可俺们天生就这贱命,没那个福气。」

    「现在就有这样的机会摆在你们面前,就看你们敢不敢赌一把了。」

    牢头不屑的啐了一口:「你该不会是想让俺们放了你吧?别做梦了,这里是定州军营,你要是现在有九品的实力,或许还有机会,可你现在废人一个,凭什么逃出去?」

    燕小乙摇头道:「放心,我没想跑,你们只需要帮我带一封信送到一个人手里就行。」

    狱卒正要拒绝,牢头却一把拉住他,随后走到燕小乙跟前,笑眯眯的道:「哦?这么做我们有什么好处?」

    「只要把信送到这人手里,你们想要什么,她都能满足你们,甚至能给你们封爵,让你们子孙世世代代都是贵人。」

    「封爵?」

    牢头跟狱卒相视一眼,心脏都不争气的抽了一下。

    「你没骗俺们?」

    「我都是快要死的人了,骗你们对我有什么好处?」

    等燕小乙写完血书后,牢头给狱卒使了个眼色,二人走出了地牢。

    「头儿,这小子说话靠谱吗?万一让上头知道,咱们可是要掉脑袋的。」

    「废话,这小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还封爵,弄不好,咱们把信送到,就被人家抹了脖子。」

    「啊,那咱们怎么办?」

    「你傻啊?肯定是拿着这血书去向大将军领赏啊。」

    「头儿,还是你聪明。」

    「那是,老头子吃的盐比你吃的米还多呢,好好学着点儿吧。」

    秦鸣看着燕小乙写的血书后,双手不由自主的在发抖,这封信里出现了一个让他始料未及的名字,原本他以为燕小乙半途截杀秦浩只是长公主那个疯女人的主意,没想到居然还牵扯到了皇子。

    「这封血书,除了你们还有谁见过?」

    「回禀大将军,俺们拿到这血书马上就向您禀报了。」

    「是啊大将军,那小子还想收买俺们,俺们受大将军那么多恩惠,又怎么会出卖您呢。」

    「嗯,做得好,下去领赏吧。」

    「谢大将军。」

    二人千恩万谢的退出营帐时,秦鸣给亲卫使了个眼色,后者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很快,营帐外就传来两声闷响。

    深夜,秦鸣独自来到地牢,燕小乙听到脚步声,头也没抬,一阵冷笑。

    「大将军总算是舍得来见我了。」

    秦鸣忽然意识到自己上当了,黑着脸道:「那封血书是你故意写给我看的?」

    「大将军真以为那小子会放过你吗?」燕小乙目光阴冷的盯着秦鸣,一字一句道。

    秦鸣冷哼一声:「只要你死了,死无对证,何况如今国战一触即发,秦某总管定州二十万大军,即便是官司打到陛下那里,他又能奈我

    何?」

    「哈哈~~~」燕小乙一阵狂笑。

    「哼,有何好笑。」

    「你知道那小子如今的实力到哪一步了吗?九品巅峰!距离大宗师只有一步之遥。」燕小乙狞笑着说道:「你知道大宗师对于庆国意味着什么吗?」

    「庆国的第三位大宗师,一统天下指日可待,你觉得到时候陛下会不会用你一条狗命来换取大宗师的归心?」

    秦鸣瞪大双眼,如遭雷击,他自然知道大宗师意味着什么,到时候估计都不用庆帝亲自动手,自己那位叔祖也会为了秦家的百年基业,将他推出去听凭秦浩发落。

    「大宗师,谈何容易?」

    燕小乙一眼就看穿了秦鸣的装腔作势:「成就大宗师自然不简单,可别忘了,他如今才十八岁,已经是九品巅峰,这样的绝世天才,你敢赌吗?」

    秦鸣沉默了,是啊,十八岁的九品巅峰,这是怎样的惊才绝艳,即便是当今的四大宗师,在这个年纪也没有达到这样的境界吧?

    「一群疯子,为何要招惹他,为何要将老子拖下水!」

    秦鸣发疯了一样,拳头如雨点一般捶打在燕小乙身上,原本就伤痕累累的燕小乙,被打得差点当场晕厥过去。

    虽然遭受痛击,但燕小乙眼里却满是兴奋的神色,等秦鸣发泄完,吐出一口血水,露出瘆人的笑容。

    「大将军,这笔交易你不亏,只要那位皇子登基,你就是从龙之臣,将来的成就未必不能超过你那位叔祖,我想大将军也不愿意一辈子屈居于他人之下吧?」

    秦鸣眼里闪过一丝迟疑:「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骗我的?万一这一切都只是长公主的意思,跟那位皇子无关.......」

    「大将军知道燕某调遣的那五千黑甲骑兵是从何处来的吗?」

    「难道........」

    月黑风高,燕小乙换上一身传令兵的衣服,拿着秦鸣的令牌,单人单骑离开了军营,正值国战期间,这种事倒也并不罕见,看守营门的将士并未在意。

    骏马一路风驰电掣,颠得燕小乙五脏六腑都差点被抖散,但求生的意识,让他只能强行压下身体上的剧痛。

    「秦浩,有朝一日,这笔账我一定会跟你讨回来的!」

    就在燕小乙回过头,继续打马扬鞭时,忽然一个身影出现在他视野里。

    燕小乙就像是见到鬼一样,直直望着对方。

    直到跨下骏马一声痛苦的哀鸣,燕小乙被整个摔下马背,他才回过神来。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秦浩满脸含笑的走到燕小乙跟前:「你不会真以为我会这么轻易放过你吧?」

    「所以,这一切都是试探?」

    「没错,说起来还要感谢你替我验证了一个必杀之人。」

    其实秦浩在把燕小乙交给秦鸣时,无非三种结果,一种:燕小乙死在定州地牢,另一种:燕小乙从防备森严的定州军营逃走,这两条无论是哪一条,都证明秦鸣参与了这次截杀。

    只有燕小乙活着被交到鉴查院手里,经过严刑拷问后,仍然不供出秦鸣,他才能洗脱嫌疑。

    但是很显然,秦鸣做错了这道选择题。

    「哈哈~~~秦鸣那个蠢货,还总想着蒙混过关.......」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