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影视:开局获得阿尔法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35章:必杀之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qianyege.com(千夜阁)
    「所有兵马司将士听令!原地集结!」

    就在军营内乱成一片,即将崩溃之际,秦浩一声断喝,响入云霄。

    虎豹雷音在霸道真气的加持下,方圆几里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原本乱糟糟的营地,在片刻沉寂之后,再度变得混乱,这些士卒大多数都没有经历过战争,突然遭遇如此大规模的骑兵夜袭,不乱几乎是不可能的,不过还是有一些将士在秦浩这一声断喝后,站在了原地,这些无一例外都是原先兵马司的班底。

    「所有找不到归属的士卒,全部向原地不动者集结。」

    「不要心存侥幸,两条腿不可能跑得过骑兵,本将军立誓绝不抛弃任何一名袍泽,如违此誓,必定肠穿肚烂,死无葬尸之地!」

    秦浩的声音,响彻在军营上空,甚至一度盖过了奔腾的马蹄声,也让犹如热锅上蚂蚁的士卒们,有了一丝希望。

    「妈的,秦将军说得对,这里是平原,根本没地方躲,两条腿跑不过四条腿的,跟他们拼了!」

    「拼了,烂命一条,死了就死了。」

    兵马司的将士们,也开始指挥向自己聚拢的士卒。

    「拿兵器。」

    「盾兵在前,长枪兵在后。」

    「弓箭手,弓箭手有吗?」

    这些刚刚被提拔起来的兵马司将士,官职普遍不大,都是些伍长什长之类的小官,但军队在小规模战役时,真正临场指挥,靠的就是这些基层官员在执行上级的命令。

    「叶裴,你带人去把粮车拉过来,堵住军营侧翼。」

    「末将领命。」

    「沈辛你一队弓箭手,埋伏在营门两边,等对方先锋靠近营门十步,立即放箭射杀!」

    「末将领命。」

    随着秦浩一个个命令下达,原本乱哄哄的军营也逐渐变得有了章法,虽然大多数士卒还是吓得瑟瑟发抖,但至少不会像无头苍蝇一样乱窜了。

    不过,就在秦浩集结部队时,黑夜中的马蹄声也越来越近,一队队骑兵犹如黑夜里降临的死神,地面的颤抖也越来越厉害,地面上的小石子不断在半空跳动、翻滚。

    距离营门五十步外,一队身着黑甲的骑士簇拥着一名身材高大,头上蒙着黑头巾,身后背着一把巨弓的男子,望着不远处的营门,目光里满是复仇的快感。

    「桀桀公主殿下是不是太劳师动众了?以燕统领百步穿杨的箭术,在这乱军之中取一个小屁孩的首级,还用得着我们兄弟出马?」

    身后阴影处一个尖锐的声音传来。

    燕小乙见到对方下意识紧了紧手中弓箭。

    「幽子墨,别小看那小子,庆国最年轻的九品高手,我曾败在他手里」

    幽子墨又是一阵怪笑:「看样子还是个天才,不过我最喜欢抹杀的就是天才,如今有我们兄弟二人,外加你这个九品上箭手,三个九品上围攻,这世上除了大宗师,没人能救得了他。」

    「杀,天才,我喜欢。」

    身材瘦小的幽子墨身旁,一个面容憨憨的大个子咧着大嘴傻笑着。

    燕小乙的目光中也透着一丝得意:「小子,要怪就怪你得罪谁不好,偏偏得罪公主殿下,今日你必死无疑!」

    骑兵的速度非常快,五十步的距离,不过瞬息之间,第一批骑兵距离营门已经不足二十步。

    在冷兵器时代,骑兵是当之无愧的陆战之王,军营内,随着骑兵迅速逼近,把守营门的士兵手心已经开始冒汗,胆小一点的浑身都在打摆子。

    「弓箭手准备,射!」

    随着副将沈辛一声令下,军营里所有弓箭手躲在营门两边朝着奔袭而来的骑兵射出

    箭矢。

    黑暗中也顾不上什么瞄准,就是一通乱射。

    很快,黑夜中就传来阵阵惨叫,与战马的嘶鸣声,虽然看不真切,但也给军营内的士卒增涨了些许胆气。

    然而,还没等军营内的士卒高兴多久,对方很快就回击了一阵箭雨,虽然密度并不算太高,不少被营门两侧的木栅栏挡住,但也有一些倒霉蛋被射中。

    血腥味混杂着人的惨叫,从视觉跟嗅觉两个维度提醒着军营内所有人,这是一场不死不休的战争。

    「灭火把!所有篝火全部丢到营门口!」

    随着秦浩一声令下,火把、点燃的木柴,全都被抛到营门外,很快就形成了一个火圈,虽然对阻敌产生不了什么作用,但却让秦浩一方由明转暗,而进攻的骑兵一方却是由暗转明。

    「秦大哥,你的枪。」

    秦浩下意识接过,回头却发现给他递枪的是叶灵儿,顿时喝道:「战场上刀剑无眼,你来做什么?快回帐篷去。」

    「秦大哥别小瞧人,我可是七品武者哪里比他们差了,再说事到如今,如果不击退这些骑兵,谁又能跑得掉?」叶灵儿说话间已经拔出宝剑,声音虽然有些颤抖,但目光却格外坚定,眉宇间英姿勃发。

    秦浩闻言也只能对她叮嘱道:「不要离开我三步之外。」

    「嗯,秦大哥你就放心的把后背交给我吧!」叶灵儿重重点头。

    就在二人说话间,敌方第一批骑兵已经越过营门外的火圈,对把守营门的士兵发起了进攻,在叶裴的组织下,把守营门的士兵用长枪跟对方的骑兵对刺。

    失去了机动性的骑兵,战斗力其实并不比步兵强多少,很快营门口就堆满了尸体,有人的,也有马的,还有一些受伤摔落下马的。

    眼见营门口无法派来攻势,一些骑兵开始尝试绕到侧翼进攻,但秦浩早已经命人将粮车堵住侧翼,再加上木栅栏阻挡,一时间双方陷入相持。

    随着时间的推移,双方的伤亡越来越多,军营内的将士们凭借地形优势,伤亡比对方骑兵要小一些,但随着木栅栏的损坏,军营的防御逐渐出现缺口,一些骑兵开始朝这些缺口疯狂进攻,秦浩也只能不断调派人手去填窟窿。

    整个军营内外成了一台绞肉机,不断收割着双方的姓名,血腥味浓郁得让人作呕,伤者的惨叫,濒死战马的嘶鸣,远远挂在天际一轮圆月,似乎都变成了血红色。

    叶裴此刻已经是满身浴血,他已经分不清这些血有多少是自己流的,有多少是被他杀死的敌军流的。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