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个喷嚏毁灭一个魔法文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七百六十二章 让整个亚空间燃烧(万字大章求订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qianyege.com(千夜阁)
    “这是何等的忠诚与勇气!至高无上的神皇一定会庇佑他们的灵魂!”一名阿斯塔特战团的指挥官看着在克里格死亡兵团冲锋下节节败退的纳垢大军忍不住发出了感慨。因为如果说以前这些凡人军队的进攻只能算是悲壮,那么现在就可以用壮烈来形容。尽管他们仍旧拿着以难以维护保养而闻名的“xIV”重型激光枪和霰弹枪,冲锋时还会在前方装配刺刀,可能够给敌人造成的威胁却提升了十几个乃至几十个量级。只要冲到近前,这些视死亡为最终归宿的士兵就会丢掉手里的武器,直接激活体内的绝境病毒化作一个个散发着恐怖高温的火人扑向对手。由于有近乎无限的再生能力,所以他们根本不用担心受伤的问题。但凡能保持贴身缠斗一小段时间就能把敌人活生生的烧死。当然,如果遇到过于强大的恶魔或投入混沌邪神怀抱的阿斯塔特遭到反杀,那就在临死前让散发高温的身体突破临界点化作一颗自爆炸弹即可。所以此时此刻可以清楚的看到,在克里格死亡兵团与纳垢大军发生接触的战线上,平均每一秒钟都会有剧烈的火光和爆炸产生。而那就是一个个克里格士兵临死前所爆发出最后、同时也是最璀璨的生命之光。也只有他们能够最大程度发挥绝境病毒在人体炸弹方面的威力。否则要是换成一般的凡人军队,早就在巨大的伤亡面前选择了退缩或是完全崩溃。毕竟求生是一种刻在生物基因中的原始本能。尤其是看到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的倒下、死去,那种强烈的视觉、听觉和嗅觉冲击会极大限度放大内心之中的负面情绪。这种时候就需要依靠钢铁般的纪律、凌驾于本能之上的意志和信仰来进行对抗。所以无论在任何世界,真正能视死如归的英雄烈士永远只是极少数。一旦出现,其事迹极有可能会被写进历史或成为广为流传的故事、诗歌。要知道即便是对于拥有无尽兵员的帝国来说,克里格死亡兵团也是独一档的存在。他们对于人类皇帝的忠诚,以及无惧于死亡和牺牲的战斗精神,甚至远在大部分阿斯塔特星际战士之上。是的,你没看错。因为即便是阿斯塔特也有可能会被混沌势力腐蚀,亦或是向敌人投降的情况。可自从经历了那场内部叛乱之后,克里格死亡兵团却从未出现过类似的情况。不仅如此,更离谱的是他们无论承受多么巨大的伤亡都绝对不会溃败或选择战略撤退,而是一丝不苟执行原本的命令,直至最后一个人死光为止。如此离谱的执行力让帝国军方对他们是又爱又恨。恨的是这些家伙完全一副死脑筋不知变通,有时候明明可以保存实力等待支援却硬生生把自己拼光了。更离谱的是如果有军官胆敢阻止他们为神皇尽忠,搞不好还会被以不够忠诚的理由干掉,然后自己继续冲上去与敌人拼个你死我活。爱的是这些来自死亡星球的军队是真的敢打敢拼,在战争中永远是最值得信赖的手下。唯一的问题就是要如何才能发挥他们这种悍不畏死的特性。为此许多将军和参谋都伤透了脑筋。可现在所有人都意识到,帝国盟友提供的绝境病毒完美解决了这个难题。毕竟他们头疼的不就是克里格死亡兵团的伤亡总是高得离谱吗?甚至有许多部队的士兵仅仅在战争中活了几个月都能被称之为“老兵”,超过八成以上的人在一年之内就会死去。但只要他们能在死之前给敌人带去更高的伤亡那就没问题了。战争嘛,哪有不死人的。像帝国这种本身就是一台穷兵黩武的战争机器,怎么可能会真的在乎普通士兵的死活。在决策者的眼中,庞大人口不过是一种可再生的资源,就算死的再多也不过是一连串冰冷的数字而已。但他们必须死的有价值!现如今的克里格死亡兵团就完美的做到了这一点。同样的,拥有整个银河系最庞大人口资源的帝国高层也意识到,绝境病毒这种东西简直就是不折不扣的神器,简直比什么病毒炸弹、旋风鱼雷、核弹头、宏炮、光矛好用太多了。最重要的是这种生物武器足够廉价,可以将自身人口基数的压倒性优势完全发挥出来。甚至可以直接创造出一个全新的兵种。他们不需要装备任何武器,只需要将绝境病毒注入体内然后在远程火力的掩护下冲向敌人。要知道帝国虽然是一个横跨银河的超级政权,但实际上武器装备却一直都相当拉胯。尤其是在进入第四十个千年之后,不管是科技水平还是生产制造能力都出现了大幅度的倒退。武器弹药的供应也同样非常紧缺,就连阿斯塔特战团都经常缺乏补给,凡人辅助军的情况就更不用说了,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所以才会对绝境病毒这种能让普通人注射之后就瞬间成为一件致命武器的好东西格外重视。除了提供给军队之外,还可以将其作为战略储备配发给所有的星区。这样一来就算是该地区遭到外敌的突然入侵,也不用太担心他们会成为泰伦虫族的食物,亦或是被亚空间力量感染变成混沌邪神的帮凶。直接全民注射变成人体炸弹与对方同归于尽即可。反正在泰伦虫族、欧克兽人、亚空间恶魔这些丧心病狂的敌人面前,平民原本也没有什么逃生的机会。与其被肆无忌惮像牲畜一样屠杀,还不如换个更有尊严一点的死亡方式。想象一下,一个巢都世界数千亿人口瞬间化为可以释放出高温烈焰的超人,可以在抵抗中能给敌人带来多么巨大的损失?搞不好对方还没等完成占领就已经被猛烈的火光与爆炸所淹没。这样的情况只需要发生个几十次,泰伦虫族就会彻底失去对人类的兴趣。因为这些精打细算家伙从来不干赔本的买卖。只要意识到付出的成本和回报不成正比,它们就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放弃。同样的道理,即便是号称无穷无尽的亚空间恶魔也会对于这种情况感到无可奈何。毕竟他们的数量虽然多到难以计数,可想要大规模进入物质宇宙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帝国必须掌握制造这种生物武器的方法!无论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一名站在刚刚建好防御工事前沿的男性军官,满脸严肃说出了自己内心之中最真实的想法。站在他旁边的另外一名年长女性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我完全同意。这种武器对于帝国整体力量的提升是颠覆性的。它会激发人类种族在规模和数量上的压倒性优势,让我们能够把庞大的人口转化成为让敌人闻风丧胆的武器。即便是手无寸铁的平民只要注射一剂,立马就能威胁到亚空间恶魔和投靠混沌邪神的阿斯塔特叛徒。现在唯二的问题是,如何让那位强大神秘的盟友将这种东西的制造技术转交给我们,以及怎样确保它不会被敌人所利用。”“这是摄政需要考虑的问题。我们眼下要做的就是打赢瘟疫战争,把这些该死的恶魔和叛徒统统放逐回亚空间。”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男性军官眼神中透露出赤裸裸毫不掩饰的杀气。随着克里格死亡兵团发起的冲锋为后续登陆部队开辟了一片相对安全的区域,这里已经在短时间内空降了上百万的军队,以及大量用来构筑防御工事的全自动模块化建材。眼下不光竖起了高强度复合装甲外墙,而且虚空盾与大口径的要塞炮也已经部署完成。这也就意味着帝国方面可以源源不断将兵力和后勤补给输送到地面上。只要舰队能够完全切断敌人来自外太空的支援,这颗星球上的纳垢大军将很快被清理干净,就如同之前在远征中所有被击败和消灭的敌人一样。自从原体回归并以神皇的名义与左思签订契约结盟之后,整个帝国原本岌岌可危的局面可以说是迅速得到了扭转。后者在一百多年的时间里不仅从一个星区发展扩展到了十几个星区,而且统治下的人口也迎来了爆炸性的增长,俨然有了点第二帝国的架势。要知道在帝国的行政体系内,一个标准星区的范围通常是半径数百光年到上千光年不等。而整个太阳系的直径也只有三点七光年,从地球到距离最近的恒星系——半人马座阿尔法也仅仅只有“区区”不到四点四光年。由此可见一个星区的范围究竟有多么庞大。以银河系的恒星密度,几百光年范围内差不多包含了数以千计乃至过万的恒星系。或许在人类帝国的眼中,绝大部分行星的环境都不太适合人类殖民,但对于掌握星球环境改造技术和烁油的左思来说这些显然并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最重要的是其恐怖的科技水平和制造能力,几乎为远征舰队提供了超过百分之七十的后勤补给。光是决战类的重型战舰就提供了上千艘,被称之为“神之机械”的泰坦机甲更是损坏多少就能立马补充多少。在这种兵员近乎无限、武器装备要多少有多少的状况下,但凡指挥官不是个弱智都能赢得胜利。更何况还是原体亲自指挥。所以尽管眼下是万年以来亚空间对于实体宇宙入侵的最高潮,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混沌大军甚至一度威胁到泰拉的安全,但却没有谁会怀疑帝国将赢得这场战争的最终胜利。就在人类军队成功建立好据点并开始向纳垢发起进攻的时候,远在外太空轨道上的马库拉格之耀号上,罗伯特·基里曼正一脸严肃的翻阅由随军机械神甫提供的报告。大概几分钟之后,他突然抬起头问了一句:“这种被称之为绝境病毒的生物武器适用范围究竟有多大?”“非常大,几乎可以涵盖所有的动物乃至植物。”机械神甫直截了当给出了答案。“所以我们的敌人理论上也可以使用它?”罗伯特·基里曼嘴角不受控制的轻微抽搐了一下。他已经可以联想到如果被兽人和泰伦虫族获得这玩意将会是怎样一副恐怖的景象。机械神甫赶忙点了点头:“是的。只要能获得制造技术,我们的敌人完全有可能利用它反过来对帝国造成巨大的伤害。而且根据我们的研究,这种东西的制造技术并不复杂。尤其是大规模量产后,每一支的成本几乎可以低到忽略不计。它就像是一把锋利无比的双刃剑,既能给予敌人毁灭性的伤害,同样也会伤到我们自己。”“好吧,我知道了。”罗伯特·基里曼轻轻挥了挥手示意对方可以退下了。机械神甫低下头鞠了一躬,随后便转身消失在大门之外走廊的尽头。等他彻底走远,原体这才从椅子上站起来望着外面仍旧在进行疯狂轨道轰炸的舰队轻轻叹了口气:“唉——你还真是给我出了一个难题呢。”“怎么,你不喜欢我的礼物吗?要知道绝境病毒可是对付纳垢瘟疫最好的武器,没有之一。因为绝大多数的细菌和病毒,甚至包括亚空间催生的疾病,都不太可能在超过三千摄氏度的环境中存活。更不用提它还能让使用者获得近乎无限的自愈和再生能力。”左思虚化的身影突然凭空出现在房间内,脸上甚至还挂着戏谑与玩味的笑容。不用问也知道,在人类帝国发动不屈远征的这段时间里,他终于完成了对亚空间的深入研究,现在已经可以把这种有趣的能量玩出花来。眼下无视距离的跨宇宙意识投影就是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法术。帝国内部的大部分高层都不知道,其实摄政罗伯特·基里曼平均每天都会跟左思进行至少十分钟的交流。包括但不限于索要更多的支援、武器弹药和补给,讨论以博塔斯星区为核心的统治方式与独特的社会生态,以及帝国究竟是如何从第三十个千年的辉煌退化到第四十个千年的黑暗时期,为何帝国真理最终被愚昧愚蠢的宗教所取代。偶尔还会对那个坐在黄金王座上的皇帝现在究竟是什么东西做了详细的分析。如果审判庭和国教听到两人之间的交谈内容怕不是要直接原地爆炸,实在是太过于亵渎、太不忠诚了。不过罗伯特·基里曼对此倒是并不在意。因为他从未将自己那位基因之父的皇帝视作神明,而且非常享受能够找到一个站在更高维度的理性智慧生命倾诉内心之中最真实的想法。所以那些蓄意想要挑拨两者之间关系的家伙完全就是在做无用功。罗伯特·基里曼甚至觉得自己那位皇帝父亲就是在故意将帝国缓慢推向毁灭的深渊,然后让人类彻底与过去的黑暗、腐朽和堕落做个切割去拥抱更加光明美好的未来。想到这,他头也不回的说道:“不是喜不喜欢的问题,而是它有很大可能会被各种各样的敌人所利用。”左思嗤笑着反问道:“哈!难道你忘了任何武器只要出现在战场上就必然会被敌人缴获然后进行逆向研究吗?可是有谁会蠢到因此就不把那些先进的武器装备投入到战争中去?所以技术外泄从来都不是什么问题,只要在上边增加一些破解的难度即可。比如说让绝境病毒只适用于人类的基因组。我想以机械神教在生物和基因科技方面的技术储备想要做到这一点并不是什么难事。更何况你还可以让贝利撒留·考尔在此基础上进行进一步的研发,甚至是将其作为一种强化剂给所有凡人辅助军和阿斯塔特注射。到时候整个银河还有谁能抵挡人类前进的脚步?”“可亚空间的混沌邪神怎么办?他们肯定会想方设法的对这些军团进行腐蚀,然后将其变成自己伸向实体宇宙的触手。”罗伯特·基里曼说出了自己内心之中最担心的问题。没办法,实在是荷鲁斯大叛乱给他留下的阴影太大了。当年正处在鼎盛时期的人类帝国,突然一夜之间就有差不多一半的舰队和军团叛变,原本一片大好的局势就这样分崩离析。原体简直不敢想象,要是注射了绝境病毒的阿斯塔特和凡人辅助军在混沌势力的侵蚀下再上演一次类似的叛乱,那情况会有多么的严重。“别担心,亚空间的混沌邪神们很快就没有功夫理会实体宇宙发生的事情了。”左思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罗伯特·基里曼脸色微微一变,猛地转过身用不是很确定的语气试探道:“你和我的父亲该不会是想要……”“呵呵呵呵,既然混沌邪神可以入侵实体宇宙,那我们为什么不能反过来入侵亚空间呢?是时候给恐虐、色孽、纳垢和奸奇来一点小小的震撼了!你该不会以为我和你的父亲在这么多年的时间里什么都没做吧?我们私下里所做的准备超乎你的想象。要知道我可不是一个喜欢被动挨打的人。既然那些邪神不想让人类得到安宁,那就干脆让整个亚空间也一起燃烧起来好了!”伴随着最后一个字脱口而出,左思抬起手对着原体释放了一个灵能魔法。转瞬之间!罗伯特·基里曼便“看”到了在一颗颗星球地下深处隐藏的数以万亿计灵能阿斯塔特星际战士,还有成千上万早已被掏空改造成行超级要塞的卫星和行星,以及根本无法统计的海量战舰、机甲和各种各样为战争而生的新非瑞克西亚造物。同样的,在另外一边的亚空间,自己的基因之父和被人类当做神明崇拜了一万年的皇帝,眼下也已经聚集起了一只规模庞大的咒缚军团。这些人全部都是在万年黑暗时期战死的阿斯塔特和英勇的凡人军团。在一轮冰冷太阳的照射下,他们已经整装待发浑身上下覆盖着恐怖的灵能火焰。仅仅一瞬间,罗伯特·基里曼就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原来皇帝和左思两人早就已经开始谋划着向混沌邪神全面宣战,将战火从实体宇宙延伸到亚空间去,给那些恶魔带去无情的杀戮和死亡。他们要夺取吞噬亚空间中原本属于恐虐、色孽、纳垢和奸奇的力量。如果成功的话,那么所有的混沌邪神都将遭到一次史无前例的重创,会在数千年乃至上万年的时间里处在一种虚弱状态。而处在实体宇宙的人类将获得一次重塑自身的机会。最重要的是,如此大的手笔和惊天计划自己居然被蒙在鼓里一无所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等法术效果消失之后,罗伯特·基里曼立刻抬起头注视着漂浮在面前的虚影,眼神中透露出无法掩饰的惊骇。如果说皇帝在亚空间聚集的庞大咒缚军团还尚在合理范围之内,那么对方在一边扩张人口、同时为远征军提供补给的同时,还能不声不响打造一支足以横扫整个银河系的军队,就着实是超出了他的理解范畴。因为即便是拥有庞大疆域和无数铸造星球的帝国,也没办法在几千年乃至上万年的时间里生产处如此多的战争兵器。可左思仅凭一个人的力量就轻而易举完成了即便是皇帝本人统治时期都无法完成的壮举。要知道原体一直以来都认为,对方能在维持如此庞大人口享受高福利的同时还给远征舰队提供物资补给已经相当不容易了。尤其是那百万规模正在帝国暗面四处救火对抗奸奇和恐虐大军的克隆阿斯塔特军团,光每天的战争消耗简直就是个天文数字。罗伯特·基里曼甚至一度担心对方会维持不下去。可结果呢?这些被摆在明面上的力量甚至还不到其真实势力的百万乃至千万分之一!他很想要搞清楚对方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左思笑着回答道:“当然是从一开始。你以为皇帝让手下的活圣人——塞莱斯汀为我带来了所有的基因原体样本是为了什么?仅仅是让我给你提供一些额外的阿斯塔特军团来应对帝国的危机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他的意思只有一个,那就是打造一支能够让整个亚空间燃烧起来的庞大军队。虽然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见过面,但却能理解对方的想法和心思。很神奇不是吗?另外你看到的这些星际战士,实际上根本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阿斯塔特。而是对原体乃至皇帝本人的基因进行优化重组后的魔法克隆,是亚空间魔法与生物技术相结合的造物。我甚至还在里边掺入了一点有趣的东西。”“那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动手?”罗伯特·基里曼原本沉稳无比的手臂开始出现轻微的颤抖。因为他很清楚这场战争一旦打响会对整个银河系造成多么剧烈的冲击。说句难听点的,在真正的亚空间战争面前,哪怕是对帝国造成重创的荷鲁斯大叛乱在规模上也远远无法与之相媲美。如果不是亚空间生物无法轻易进入实体宇宙,整个银河系遭际已经被恶魔所占据了。左思的虚影缓缓漂浮到窗边望着远处行星地表爆发的激烈战斗,还有远处被纳垢腐化占领的天灾群星,用意味深长的语气回应道:“从你抵达这里的那一刻,战争就已经开始了。只不过我和皇帝都在等待一个适当的介入机会。”“什么样机会?”罗伯特·基里曼明显渴望了解更多关于这个疯狂计划的细节。“当然是能够重创甚至是杀死一次纳垢的本尊的机会。当然,这可能需要你做出一点微不足道的牺牲,顺便跟曾经的好兄弟、现如今的恶魔原体莫塔利安叙叙旧。好了,闲聊到此为止,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反正我已经把对抗亚空间瘟疫的钥匙交给了你,至于究竟要怎么用就看你自己的了。”说罢,左思的虚影便迅速消散在空气中,除了残留的少量灵能之外根本没有留下一丁点痕迹,就好像完全没有出现过一样。罗伯特·基里曼则站在原地消化着刚才谈话中提到的爆炸性信息,并让自己的超级大脑疯狂运转。但遗憾的是由于人类帝国对于亚空间的了解并不多,所以他并不能分析出这场战争的走向和结果。唯一可以确定就是皇帝和左思两人在进行一场豪赌。“让整个亚空间燃烧起来……”原体低声将这句话重复了一遍,内心之中突然产生了一丝莫名的躁动。很显然,他的亚空间本质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但可惜的是,罗伯特·基里曼一直都在抗拒这股力量,从来也没有进行过任何亚空间灵能的训练,所以并不能理解这种躁动背后的原因。……与此同时,远在帝国暗面其中某个靠近银河大裂隙边缘的星球上。一直以行商浪人身份作为伪装的莫斯卡特,正在谋划着自己最后的升魔仪式。经过长达百年持续不断的散播腐化与堕落,他手中那颗魔鬼之卵终于完全成熟,透露着无比邪恶深邃的气息,是时候将其吸收完成生命乃至灵魂的蜕变了。不过最重要的还是莫斯卡特的身体有些撑不住了。尽管他使用了很多延长寿命的技术,但现如今也已经有一百六七十岁,整个人看上去已经异常苍老。虽然理论上活到两百岁以上并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可却已经无法通过这具身体再享受到任何欢愉。无论是酒精、烟草、还是其他成瘾性的药物,又或者年轻美丽的女人。所以莫斯卡特决定献祭自己所有的子嗣和后代。为了实现这目标,他特地举办了一场庆生会,并表示要在这场宴会达到高潮的时候宣布家族的下一任继承者。眼下这些对真相一无所知的子嗣们正齐聚一堂竭尽所能讨他欢心,幻想着能一飞冲天统治这个蒸蒸日上的庞大家族,进而获得滔天的权势与财富。殊不知从踏进大厅的那一刻起,自己的生命就已经进入了最后的倒计时。“伟大的曾祖父,祝愿您一百六十八岁生日快乐。这是一份微不足道的小礼物,希望您喜欢。”一名身穿洁白长裙的十六岁美丽少女,彬彬有礼将一份包装精美的礼物双手奉上,眼神中透露出尊敬与崇拜。因为作为家族的后辈,她出生起就听到父母讲述关于这位曾祖父究竟是如何从一名偏远地区的行星总督,将家族带到现如今横跨整个帝国暗面庞大区域的传奇经历。甚至就连帝国摄政都对其赞赏有加,必要的时候甚至能调来十支整整一万人的真正阿斯塔特战团对敌人发动毁灭性打击。光是家族装备的骑士机甲数量就达到了五千之多,同时还有两百台泰坦机甲。至于装备普通动力机甲的精锐士兵更是有上亿之多。现场就有两百余名家族的成员顶着行星总督的头衔。即便是在人类帝国漫长的历史中,能靠仅仅一代人就膨胀到这种程度的家族也绝无仅有。所以不管是谁,提起莫斯卡特都会不由自主的伸出一根大拇指说声佩服。因为他就是第四十个千年之后帝国最富有传奇性的人物,更是帝国暗面能够支撑到现在没有出现大规模崩溃的关键。就连行商浪人的贸易许可证都换成了由摄政罗伯特·基里曼亲自签发的。而且莫斯卡特还非常的“忠诚”,不仅给各个星区和星球运来了大量的紧缺的必需品,同时给那些长期得不到补给的阿斯塔特战团送去了食物跟武器弹药。其家族舰队在几次重要的战役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但凡不是傻瓜都可以预见这个家族在帝国未来的政治格局中必然会占据非常重要的位置。所以连带着其子嗣也跟着鸡犬升天。其中最优秀的几个更是成为了星区总督或舰队司令。“谢谢,我非常喜欢你的礼物。”莫斯卡特打开包装瞅了一眼,苍老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玩味的笑容。因为这位可爱曾孙女送来的礼物是一个被俘虏捕获的灵族奴隶,确切地说是一名看不出年级的美丽女性。这是为数不多能够让他产生些许性趣的玩具。毕竟战锤宇宙的灵族可能是最接近某些里番剧情里的精灵了。她们不仅情感丰富且身体与感知器官异常敏锐,只需要一丁点的外界刺激会不可避免产生愉悦的快感,哪怕是来自敌人的凌辱、侵犯。更离谱的是在受孕过程中,女性必须要男性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持续注入遗传物质,最短也要差不多一年以上。由于身体衰老的关系,莫斯卡特早就在一百四十岁左右的时候失去了某些方面的能力,所以只能通过折磨和虐待女性来满足自己黑暗、扭曲、病态的欲望。而灵族女性由于在整个过程中反应格外激烈,因此深受他的喜爱。唯一的遗憾就是死的有点快,玩不了几次就会彻底坏掉。如果换成是以前,莫斯卡特绝对会给这个曾孙女一个巨大的奖励。但是很遗憾,今天是升魔仪式,整个大厅内的所有子嗣都必须死,所以他并没有做出更多的表示。少女对此显然有些失望,但仍旧维持着虚伪的笑容行了一礼,随后转身返回热闹的宴会现场。在接下来的数个小时内,其余的子嗣也都纷纷上前献上自己精心准备的礼物。根本没有谁注意到,地面上那些诡异的暗纹和图案正在变得越来越明显、越来越亮。当然,就算注意到了他们也只会将其视作一种独特的装饰。等结束了献上礼物的环节之后,莫斯卡特终于缓缓从那张属于自己的椅子上站了起来,用冷酷的眼神扫了一圈齐聚一堂的子嗣,然后用力咳嗽了一声。“咳!我的孩子们!我想你们一定都听说了我举办这次生日宴会的原因。随着年纪的不断增大,我愈发感觉到自己已经力不从心,无法再继续领导家族走在正确的道路上。所以为了家族的未来,我决定选拔一个合适的继承人。为了公平起见,我特地准备了公平的选拔游戏。不管是谁,只要能赢得最终的胜利,那他就是下一任家主。不分男女、不看辈分和年龄。”伴随着这番话脱口而出,现场顿时一片哗然。尤其是那些等了上百年的儿子和女儿们,立刻表现出了强烈的不满跟抗议。因为按照正常情况,他们才是实力最强、距离家主宝座距离最近的人选。可现在,老糊涂的父亲居然想要以游戏的方式进行公平选拔,这如何能够容忍。相比之下,那些原本没有什么机会的小字辈却一个个两眼放光大声称赞这位传奇先祖的英明。事实证明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什么亲情、爱情、血缘纽带统统都是狗屁。许多普通家庭之所以能保持和睦,主要是因为真没什么值得可争的家产。面对现场一片乱糟糟的景象,莫斯卡特连理都没有理会,直截了当的按下按钮封闭整个建筑所有的出口,紧跟着指了指墙壁上悬挂的各种刀枪剑戟等冷兵器说道:“在这个混乱而又危险的时代,想要领导家族就需要非凡的勇气和魄力。所以我的选拔方式也很简单,那就是谁能活到最后谁就是下一任家主。”“什么?您的意思是让我们相互残杀?您疯了吗?”同样年纪不小的长子目瞪口呆的发出质疑。对此,莫斯卡特仅仅只是回以轻蔑的笑容。下一秒……噗!一柄利剑直接从长子的胸口穿过。后者强忍剧痛挣扎着转过头瞥了一眼,结果发现动手的正是自己最心爱的小儿子。“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对不起,父亲,我也想要成为家主继承这个伟大的家族。”说罢,这位“孝子”直接拔出剑一把将自己的老父亲推倒在血泊之中,反手砍向自己的大姐。有了他这个始作俑者,现场原本还是一副和谐友爱的家族宴会瞬间就变成了喋血的战场。不得不说。莫斯卡特的后代们培养的着实不错,无论男女都表现出了相当不错的战斗意志和冷兵器格斗水平。尤其是那些之前还彬彬有礼的淑女们,在意识到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后纷纷撕下伪装将不便的裙子和高跟鞋脱掉,露出大片雪白诱人的肌肤,宛如女武神般加入了战场。由于接受过一定程度的强化和改造,因此她们表现的并不比男性差,甚至有极个别已经开始大杀四方,把好几位兄长、叔伯砍翻在地。那刺鼻的血腥味和惨烈的画面,直接把身为俘虏的灵族女性震惊到说不出话来。她简直不敢相信,这个苍老的人类居然如此疯狂,居然让自己的子嗣自相残杀。难道这家伙是血神恐虐的信徒?可莫斯卡特却不慌不忙的端起装满红酒的高脚杯抿了一小口,面带微笑的问:“我想你现在一定很好奇我这样做的动机是什么,对不对?”灵族女性下意识点了点头:“是的,我想任何正常人都会对你莫名其妙的行为感到诧异。”“没什么好诧异的。难道你还没有发现,我正在献祭他们的生命和灵魂吗?”说着,莫斯卡特取出一直挂在脖子上从不离身的魔鬼之卵。瞬间!整个房间内流出鲜血突然像是受到某种力量的吸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他的脚下汇聚,并且最终被赤红色的卵所吸收。扑通!扑通!扑通!一阵像是心跳的声音源源不断从内部传来。那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精神侵染开始让灵族女性感到恐惧。她注意到大厅内那些厮杀的人类突然之间就像失去了理智一样变得格外嗜血、疯狂……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