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秦:糟糕,我爹是扶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309章 监国圣明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最新网址:m.qianyege.com(千夜阁)

    嬴城并没有打断杨端和述职,认真的听完杨端和说完,而后安静的翻看着奏折。

    足足翻了近一炷香的时间。

    其实内容并不多,更多的是,他在等有人对杨端和提起质问。

    这是每一位在外领兵的将军都需要做的事情。

    始皇帝对每一个驻守营的将军,都给予了非常之大的权柄,近乎于到了军事自理的程度。

    而只要驻守营的将军不犯谋逆,横征暴敛等大问题,在一些小事上,基本是无视的。

    一旦在此时无人质问,那基本上,在历任期间无论做过什么事,都不允许再有人弹劾了。

    这和虎贲营,破燕营这些却又不同。

    杨端和领军令守卫此前的阿房宫,近四年的时间,哪怕是杨端和家在咸阳,也不能如王贲那般,有事可以回家。

    近四年,杨端和基本上吃住均在阿城!

    许久。

    见朝堂安静无声,嬴城这才道:「杨将军守卫阿房宫有功,赐千两金。」

    「末将谢监国恩赐!」杨端和心中大定,没有半分抱怨的道。

    以他在阿房宫四年的功劳,足以让他加官进爵,闲养后半生,福泽子孙,现在却仅仅赐千金,这非他无怨,而是他明白,距离封侯,他现在仅剩下一步之遥。

    这一步。

    就看他能否平定匈奴之乱。

    以他现在大庶长爵位,想要再进一步封侯,单凭镇守阿房宫是远远不够的,身为将军,只有真正平定四方的将军,如王贲般,才能封侯。

    若说他杨端和不想封侯,是不可能的。

    同为一辈中人的王贲早已封侯,拜护国都尉,而他不比王贲差,却只是上将军,领大庶长爵,这其中种种,全因为昔日国尉王王翦的原因。

    或者说,他杨端和没有机会一展军事才学。

    而如今。

    正是他封侯的机会。

    而此时。

    旁观之中的李斯,冯去疾两人,也是暗暗吃惊的看着嬴城。

    「真的是越来越游刃有余了啊,比起刚开始的青涩,短短半年的时间,他已经完全掌握了朝堂的规则。」李斯心中忍不住的感慨。

    比起年前那个在朝堂之上一股脑往前冲,无所畏惧的嬴城,现在的嬴城,变的越来越可怕了。

    虽然嬴城没有过多的言语和动作。

    可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已经足以令杨端和听令行事了,至少在始皇陛下没有直接出手干预之前,现在的杨端和,唯嬴城之命是从。

    而这才是嬴城真正可怕的地方。

    这样的自学自省的能力,连他都畏惧。

    也不知道,始皇帝会不会畏惧嬴城。

    「杨将军想必已见咸阳烽火今夜燃烧之事,匈奴越过北方防线南下,乱在河东,极有可能进攻临晋防线。」

    嬴城也不废话,直奔主题的说道:「不知将军有何良策应对来犯之敌。」

    杨端和微微一顿,摇头道:「末将接令之后便思量再三,黄河天险在此,此时并非寒冬之际,河道不结冰,匈奴想要跨过黄河进犯关中,只有通过渡口跨越。」

    「而在临晋道,有三个渡口可供匈奴渡河,其一为夏阳渡,夏阳渡乃是兵家必争之地,必须严防死守夏阳渡。」

    「其二为吴王渡,此地需在临猗重兵防守,其三为临晋渡,此三处渡口,均要有重兵防备。」

    「除此之外,还需要防备郃阳,蒲坂二弟。」

    「此五地沿江设防,纵然匈奴有百般本事,内应接应,也休想横跨黄河一步进入关中。」

    【鉴于大环境如此,

    「但此策为下策之法,匈奴深入我大秦境内,纵然可以借助黄河天险令匈奴无法跨越黄河进入关中,可防守之下,必然造成匈奴荼毒河东以东之地。」

    「上策唯有灭敌之策,决不能行防守之策。」

    杨端和微微一顿,道:「上策末将思虑未全,而且此时匈奴行踪未定,攻守未定,也不应以固策应对,当探敌先机,临机而决。」

    「至于中策,末将认为,在匈奴未至河东之际,下令河东坚壁清野,百姓入城避祸,清扫四野之粮囤于城中,匈奴不善攻城,且南下而来长途奔波,早已疲乏,且军备不足。」

    「诱使匈奴攻城,如此,便能让匈奴在河东寸步难行,借此伺机而动,寻求灭匈奴之机。」

    「只不过,匈奴至河东,短时间内无法平灭匈奴,短则半年,多则无算,

    恐怕到时候,河东必然是生灵涂炭的局面。」

    「末将不敢托大,此乱最少半年,方能平灭匈奴。」

    杨端和说完,大殿内的众多朝臣便忍不住的滴滴咕咕起来。

    冯去疾甚至忍不住的问道:「半年,时间太久了,到时候,河东变成什么样子,难以想象。」

    嬴城也忍不住的点了点头。

    半年,匈奴之乱持续的越久,秦国所面对的危机也就越重。

    唯有速战。

    「军国之事,非速决之事,行军半月乃至数月也为寻常事,即便是临阵对敌,也需要探明敌情而非贸然决战,甚至于打败敌军,其乱军四散而逃,也需要数月的时间追击抓捕。」

    「这其中,溃败之后重整旗鼓也不乏多例。」

    「尤其是,我们要面对的是,匈奴和东胡人,此蛮夷皆擅骑战,其弓马娴熟,行动迅捷,想要在短时间内击溃,绝非易事!」

    杨端和毫不掩饰的回道:「末将所说半年,是最少了,若真如情报所言,十万匈奴人南下进犯关中而来,恐怕不止河东一地会受到波及,其周边三川,上党,河内,太原,乃至于邯郸,东郡,砀郡,都会受到波及。」

    「北方多丘陵山川,便是平原也是一马平川,没有复杂的水网阻止骑兵纵横,这是很难限制骑兵纵横的,而真有十万铁骑,比之黄河汹涌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过,有刑徒为军,在兵力上,我大秦占据人数之优,有河东四郡堪舆图,且昔日老将依旧在军中,我大秦同样占地利之优。」

    「天时地利人和我大秦皆占,匈奴是一定会被全灭的。」

    杨端和说完,便安静了下来。

    这是他对目前形势的预判,匈奴之乱绝非一时能解决。

    尤其是。

    他更加担忧的是,匈奴避战!

    本章已完(2/2),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