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西周长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五百四十三 冏在丹阳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qianyege.com(千夜阁)
    即便将这洞口石头敲掉以扩大洞口,可如何保证这怪物不伤人呢?照师父的说法,这怪物可是咬谁咬死呀!

    「早为你想好了。」荣夷淡淡一笑,他轻轻走到石室西侧的壁前,猛地拍打了一下凸起的圆形石纽,「轰隆」一声巨响,一个巨大的铁笼从天而降,将石堆口牢牢罩住。

    「届时,你可先扔一条生羊腿给它,趁它咀嚼之机将石堆口凿大。再在洞口放羊油引诱它向上爬,可辅以绳索,再按动机关将它捕获。切记,此物暴烈,咬之即死,你要慎之又慎!」

    「多谢师父体恤,徒儿定不辱命。」巫隗慨然一拱手,欣然领命。

    荣夷却目光闪动,长叹一声低语道:「当年鼠蛊一祸,夺去半城性命,其惨状多年过去,依然历历在目。但愿这熊渠是个识时务的,这样当年的惨相亦可不再现矣!」

    「师父悲天悯人,上天自会庇佑的!」巫隗劝道:「何况徒儿听说那熊渠如今年事已高,早不复当年那般争强好胜,师父尽可宽心。」

    「但愿吧!」荣夷看着那深深的洞口,若有所思地呢喃道。

    出得石室,日已西垂,荣夷终是挂心王事,坚决拒绝在秘宅留宿,反复叮咛巫隗与留守家老一些注意事宜,便匆匆登上小舟,向着泊在不远处的高桅白帆大船而去……

    荣夷行色匆匆连夜赶路来到丹阳,实在是因为他已收到确切消息,鄂侯驭方已派出族弟鄂云为特使出使丹阳.不管鄂云此行是为了与楚国联兵交好,还是为了接回鄂世子鲢,只要鄂楚两国关系巩固,与他则是不利的.所以他才想早些抵达丹阳,好占个先机.

    谁料一连半个多月过去,请见的条陈已通过令尹芈昭递进了楚宫,那个老家伙还却之不恭地收了自己一份厚礼,眼睛都不眨一下,可谒见熊渠的事却一直沓无消息。令尹府也去过无数次,那老狐狸要么推说不在,要么打着哈哈。逼得急了,还眨巴着三角眼颇带神秘地劝慰荣夷说:

    「哎呀荣太傅啊,老夫知道你重任在肩哪!这不,鄂国的特使也来了快半个月了,大王不还是一样没得空见?莫急莫急,心急吃不得热豆腐嘛!」

    荣夷是何等精明之人,如何料不准楚国君臣的心思,这是抱定一个「拖」字决,两边都不得罪,等着看两方斗个你死我活,他再坐收渔人之利。既不肯与鄂国断交,更不愿放手铜绿山,天下哪能有这样占尽便宜的好事?

    如此一来二去的,荣夷也失去了耐心。他毕竟是天子所倚重的太子傅,天下人皆知召伯虎辞相后,他荣夷便是相位的不二人选。这样炙手可热的人物,岂能在楚都丹阳受些屈辱?ap.

    残月西沉,荣夷听得雄鸡一遍遍唱来,更觉难以安枕,独自在驿馆庭院漫漫转悠。眼看着浓浓的秋霜晨雾如厚厚帷幕落下,天地一片混沌,荣夷心中却渐次清明。恍惚间,他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镐京,看到了云梦泽孤岛上的秘宅,一声招呼:「来人!」

    一名随从应声而来,一拱手道:「主人有何吩咐?」

    「放信鹰,往云梦泽传信!」

    「诺!」

    随从应声而去,荣夷转身望着楚宫的方向,眯缝着眼睛喃喃自语道:「熊渠,汝既敢让我冏于丹阳,那么当年的那点情份便做烟云消散了。休怪我不讲情义,实是汝咎由自取也!」

    此时的楚宫内,楚王熊渠也是忐忑不安。如今的熊渠已是年逾花甲,满头白发,昔年虎背熊腰的伟岸身躯也开始有些佝偻。人老了,那统驭江汉的万丈野心也不免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衰减。特别是自次子熊红函谷关损兵折将大败而归之后,他忽然越来越不想打仗了。这才有了前两月减兵铜绿山的行为,并不是他示敌以形,实在是慑于成周八师的威猛战力。

    可

    就是这一次减兵的行动,却在国内掀起轩然大波。此时的楚国正在史上最昂扬尚武的时期,国人热血沸腾地要做这江汉间的霸主,如何能容得老王如此示弱?何况铜绿山这般的重要之地,占据它可改变一国之命运,如何能一战不打,兵不血刃地交出去?那就不是鬻熊的子孙。

    迫于压力,熊渠不得不再次增兵铜绿山。至于鄂周两国来使么,先暂时这么拖着吧!他倒是打定了主意,可鄂云与荣夷见不到楚王,便一趟趟地去找令尹芈昭,搞得他都快顶不住了。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