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空降热搜!裴爷家的娇娇是妖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1124 不扔留着过年?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最新网址:m.qianyege.com(千夜阁)

    他交出所有股份,净身出户,放弃了自己一辈子的事业,他将自己的罪刑公之于众,接受舆论的凌迟,他接受自己的名誉扫地……但这所有的一切都不够解气,只因为他太从容了!

    他的一句不爱,毁掉的是杜湄兰一辈子的幸福,却不让她有发泄的出口。

    杜湄兰要的从来都不是体面的离婚,好聚好散,她需要的是他歇斯底里的痛哭,因为失去一切而忏悔,她想像《飘》的女主那样敢爱敢恨,甚至肆意妄为,她要狠狠的给他一巴掌,才能真正咽下这憋了四十多年的一口气。

    可裴时瞻的道歉太及时了,做出的补偿也远超出世俗的评断。

    杜湄兰再没有批判立场。

    这一点,王译感同身受。

    哪怕能从那男人面上看出一丝后悔,都将会成为对杜女士心灵巨大的补偿,可王译看不到,甚至他话里带刺地多次挑衅,也不见那男人心里有半分犹疑。

    可就在王译心态崩掉的前一刻,他忽然听到头顶落下声音,带着一种令他非常陌生的冷漠。

    “小译,”裴时瞻问,“最近对我裴家的事,似乎很关心?”

    王译看着他,瞳孔缩紧。

    就是这个!

    他在说这话时,眼神里一瞬间的敌意,王译要的就是这个!

    在捕捉到那情绪的瞬间,王译的劣势处境就已经悄然逆转,“我对裴家并不关心,但我对杜女士关心。”

    他以为自己的挑衅根本无效,那说明裴时瞻这几十年真的从没爱过杜湄兰,那将是会让杜湄兰最绝望的事实,但刚刚一瞬间的情绪泄露,王译就知道,事实并非如此!

    裴时瞻仍看着他,显然没想到会这样直白。

    而裴时瞻自己,都对这种感觉陌生。

    “您跟杜女士已经离婚了,但裴家的事里里外外,全都还是她在操劳,明天婚礼,您今天想起回来,”王译质问,“这对她公平?”

    裴时瞻语气沉重,“不是我不想回来。”

    王译,“那您想带着那个女人一起回来?”

    抓到了破绽,他彻底占领上风。

    “……”

    他的提醒令裴时瞻失语。

    身后几名手下也表情复杂地面面相觑。

    而王译继续道,“为了明天的婚礼,杜女士忙碌了好几个月,所有人都期待着明天的日子,还请裴先生别在这时出现,给大家添堵!”

    王译一直是实干派,他从来没觉得自己口才像此刻这样好过。

    他甚至都看到一个小人站在自己斜上方,他边说着,那小人边给他鼓掌。

    终于能替杜湄兰出一次气了!

    “可能我话有些重了,”王译提一口气,“但看到您会开心的人确实不在这里,比起已经另组建家庭的您,杜女士才更像是裴家人,既然当时您已经作出决定,希望您干脆一些,可以彻底退出。”

    “请回吧,礼物我帮您转交。”

    一连几句,王译口若悬河。

    而裴时瞻的表情中几次透露出落寞,隐忍。

    简直大快人心!

    最终裴时瞻没有再坚持,他点了点头,“我相信小译为人,那就请小译帮忙转交。”

    他话落,手下将礼盒递上,王译一言不发地接到手里,绷着的表情从始至终都没有松懈。

    裴时瞻沉默片刻,最终转身离开。

    十七小时的飞机赶回国内,最终却连家门也没能进去。

    车子驶远,引擎声消失在别墅区的甬道尽头。

    王译这才低头,看向手中那三盒礼物。

    犹豫了有一分钟时间,他走到垃圾桶旁。

    第一盒礼物扔进垃圾桶里,负罪感便油然而生。

    不管怎么说,这也是淮淮爸爸的一片心意,虽然他可以肯定,不管是淮淮还是杜女士,没人看到这些礼物会不烦躁。

    他咬了咬后槽牙,第二盒礼物也扔了进去。

    但就当他看向最大的第三盒礼物,裴时瞻最后那句话开始在耳边盘旋。

    ——“我相信小译为人,那就请小译帮忙转交。”

    可恶啊,他是知道自己有可能会直接扔掉,所以故意那样说的?

    捏着礼物盒的手悬停在垃圾桶上方,王译纠结得要死。

    答应了会帮忙转交,可现在转手就要扔进垃圾桶里,是不是太卑鄙了?

    明明已经不让人家进屋,还要扔掉人家的礼物……

    王译手指一根根收拢,最后低头,叹气,把手收了回去——

    然而就在这时,手中的礼物盒忽然被人从身后抽走,王译身子一僵,快速回身的同时,想着该如何解释自此刻的行为。

    然后下一刻,他看到苏己。

    女孩一手抄着家居裤的口袋,另一首提拎着那盒礼物。

    王译惭愧的要命,这礼物是裴时瞻给苏己的,就算他有一万个理由,凭什么扔掉别人的礼物?

    然后就在他要将一切和盘托出并承认自己卑鄙行径的前一刻,他看到苏己轻盈地扬了下手,一个漂亮的抛物线,最后一只盒子,也稳稳落进他身后的垃圾桶里。

    他回头,一脸懵地对着已经躺在垃圾桶里的那盒子眨了眨眼。

    “?”

    而苏己不紧不慢地拍了拍手,她哂,“不扔,留着过年?”

    **

    当天晚上,裴淮比预计的时间提前几小时回来了。

    像是预感到什么,也猜到太太错过了半天约好的婚礼彩排。

    到家时间是晚上八点,苏己见到他的一件事是问他拍卖会的情况。

    裴淮多少有些伤心啊,“你家先生超过36小时没合眼,确定不关心一下?”

    苏己,“只要事情办成了,让我怎么报答你都行!”

    “你说的?”裴淮看着太太,停顿少卿,不忍心再闹她,他将她搂进怀里,精神不振地舒了口气,“仪式需要的东西凑齐了,明天婚礼卞老也会到场,吉时在下午,而我会陪你一起。”

    苏己回搂住他的手臂一点一点收紧,脸埋在他肩头,眼神无比坚定。

    还是赶上了。

    裴淮永远不会让她失望。

    明天将是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天,不管是何种意义上来说。

    女儿是否是灵力的继承者,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仪式能否成功,他们能否换回徐女士的阳寿,一切答案只能等明天揭晓。

    下午婚礼差不多能结束,仪式定在婚礼之后。

    除了吉时对仪式成功概率的影响外,苏己也想让妈妈看完她整场的婚礼,无论如何,那是妈妈最大的梦想。

    而裴淮也同意将仪式定在婚礼之后,因为他要给太太、一场最完美的婚礼……

    本章已完(2/2),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