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空降热搜!裴爷家的娇娇是妖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1123 时间紧迫!!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qianyege.com(千夜阁)
    有佣人余光注意到什么,可等他们回头看去,身后只剩风影,别的什么都没有看到。

    苏存义就这样到了后院,并且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从前的他肩不能提,如果说是给苏企高层开会那绝对没问题,但若是涉及到体力活方面,他绝对不擅长。

    而如今能有如此敏捷的行动力,少不了徐明知的一手栽培!!

    都是由她练出来的!!

    苏存义只知道徐明知住在裴家后院,却不知是哪一间房子,面对大的像王爷府一样的裴家老宅,他只好像个偷窥狂似的,戴着墨镜和口罩,浑身上下捂得特别严实,一间一间窗户地往里面探。

    就算是时间退回三十年前,他也从没做过这么离经叛道的事,但今天也不知是怎么了,开车回苏家的路上,突然想起一直打探不到任何消息的那个人,然后他突然就坐不住了。

    手把着方向盘,划一个大圈直接打死,脚上油门直踩到底,周围车主警示的鸣笛音瞬间炸开,而他车子掉头,一路向北,直直地朝裴家开。

    他很快就策划出刚刚那套声东击西,而当做诱饵的糕点其实是张桂花女士让他买回去的,他买到的是那家店今天的最后一份,所以张桂华女士今天注定吃不到了。

    他还特意把车子停在很远的地方,为的就是不让管家看出破绽,尽可能多的为自己拖延时间。

    其中一间婴儿房里,月嫂怀里抱着宝嘉康迪小姐往窗边走,“宝嘉康迪小姐好乖呀,要不要看看外面的风景呀?今天天气好好呀对不对……”

    说着,她一把拉开窗帘,然而就在同时,她刚到一半的声音戛然而止!!

    此刻看向窗外的月嫂,正好跟鬼鬼祟祟往窗户里看的苏存义四目相对。

    月嫂,“……”

    苏存义,“……”

    宝嘉康蒂咬着手指头,歪一下头,“呀呀呀?”

    月嫂倒抽一口凉气,张嘴正要喊人,苏存义眼疾手快地摘了墨镜拉下口罩,然后抬手赶紧比了个“嘘”!

    月嫂,“………………”

    而不等她反应过来苏先生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那人已经去往下一个窗户!

    幸运的是,下一个窗户……就是徐明知的房间!!

    透过窗子,苏存义远远就看见那道身影从门外进来,手里还拿了个小挂件一样的东西。

    虽然房间大,按理说可能看不太清,但好在徐明知这间房子是大落地窗。

    “叩叩--”

    “明知!”

    “叩叩--”

    “明知!!!”

    苏存义不知道的是,裴家的玻璃防弹的,隔音效果也巨好。

    他在外面敲的卖力,但里面听着就只是跟有风把树叶刮到了玻璃上一样。

    好在徐明知警惕性高,视线一瞥,很快注意到落地窗那儿的那抹的身影。

    苏存义嘴巴一张一合,说的是啥徐明知一个字也听不清。

    好好的大门不走,跟个偷窥逛一样的在哪儿干嘛?

    真是疯子!

    徐明知不知道女儿对她爹下了逐客令,所以不知道苏存义这一出是要闹哪样。

    她欲抬脚往前走,可经过穿衣镜时,扫见自己白色跟鬼似的脸色,忽然想起什么,英气的剑眉一凛,她快速背过身子。

    这破身体真是烦,她倒也不是不想让谁看到,就是不想苏存义问东问西的她觉得麻烦。

    那人最婆婆妈妈,平时别的事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走中庸之道,可一遇到她的事就跟变了个人一样,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要跟她对着干,当初离婚的时候也是,上一世和离的时候也是,但凡他能不跟她针锋相对,那些时候也不至于吵成那样。

    但凡苏存义能把眼珠子盯在女儿身上而不是盯着她,不管是原身还是她女儿,都不至于受那么多委屈!

    苏存义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背对着自己,窗玻璃反光,所以即便是刚刚徐明知走近的时候,他也没能看清什么。

    自己在外面说话,徐明知也听不到,再这样下去,佣人管家就该来撵他了。

    苏存义想了想,把电话给徐明知拨了过去,徐明知一开始没想接,可苏存义一个接一个的打。

    “神经病啊你!”徐明知接起电话来就骂!

    苏存义心里“咯噔”一下,“你到底是哪儿不舒服?怎么声音听起来这样??”

    徐明知也愣了愣,她声音听起来哪样?她刚刚甚至都没有咳嗽。

    但苏存义却是非常肯定。

    徐明知是真的不对劲。

    要是从前,她骂他的时候绝对是震耳欲聋,他手机拉开一米都能听得清清楚楚,绝对不是今天这样!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徐明知压抑着咳劲儿,“你赶紧走,不想看见你!”

    苏存义好不容易来的,怎么能被她一句话打发?

    “你打开窗让我进去,我看一眼就走!”

    徐明知,“???”

    打开窗让他进去?

    这是一个年过半百的企业董事长能说出来的话??

    “大多年纪了还发疯,你赶紧回去,我不想看见你!”徐明知坚持。

    苏存义这会儿已经猜到一些可能性了,“己己让你留在裴家是不是在给你治病?咱们女儿医术是好,但医生那边也不能放弃,你让我看看你到底是怎么了,我给你找专家大夫,还是得去医院检查一下才放心!!”

    徐明知就知道他很麻烦,这还没看到自己脸色,如果看到了,更不知道会闹出多大动静。

    她犹豫了一下,是直接叫女儿过来处理还是怎样,后来也不知是想到哪儿了,深感头疼的抬手扶额。

    她叹了口气,一口很轻的气,带着无奈,还有一种因为没力气而显得柔和的错觉,顺着手机听筒,传到此刻站在落地窗外的苏存义耳朵里。

    他喋喋不休的声音终于停下。

    而徐明知在几秒后开口,她第一次没用强势的口吻,而是好声地劝,“苏存义,我现在真不想看见你,回去吧,你要实在不放心……七天后就是咱们女儿婚礼,婚礼我肯定会参加,到那时……我们婚礼上见。”

    苏存义捏着手机的手指发紧,喉咙也跟着发紧。

    女儿张着口说出“陪葬”时的画面,不停在脑海里盘旋。

    “苏先生!!您怎么进来的?!”

    “苏先生麻烦您先出去,别让我们为难!”

    “三太太一会儿就回来了,您快回去吧!!”

    耳畔那些杂乱的声音愈发朝他靠近,而他就举着手机,那么沉默地站在原地。

    直到被保镖带走,裴家大门在眼前关上,耳边传来手机被挂断后的忙音……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