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幽禁八年,皇帝求我登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四百七十六章:下一战场,敌我齐至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qianyege.com(千夜阁)
    一夜无话。

    次日寅时过半。

    天方蒙蒙亮之际。

    燕军临时营寨内便已然燃起袅袅炊烟。

    无须各部将领刻意指挥调度。

    早起的燕军各部将士们便已然齐刷刷地投身于拔营的忙碌之中。

    一顶顶大小不一的军用帐篷在三五成群的燕军将士齐心协力下不断地拔地而起。

    稍加整束捆绑后便被置身于一匹匹驮马马背之上。

    与此同时。

    更有数之不尽的燕军各部将士不断地拆卸着营寨四周栅栏。

    以及不断地自营寨外的数道壕沟中拔出一杆杆闪烁着凛凛寒霜的长枪。

    原本占地足足方圆数里有余,其内更是星罗密布着大量营帐、箭楼、望塔的庞大营寨。

    不多时便在万余名燕军各部将士的齐心协力下近乎化作一片白地。

    卯时初刻。

    燕军临时营寨中军大帐内。

    身披全副黑漆顺水山文甲端坐于上首太师椅之上的许奕将手中仅剩的些许胡饼放入口中。

    简单咀嚼过后随后端起手中粥碗将其内仅剩的些许粥饭一饮而尽。

    百余息后。

    眼见辛思玄、问心首领、汪敬伯等人皆已放下手中粥碗。

    许奕遂不徐不疾地自上首太师椅站起身来。

    「走吧。」

    许奕轻道一声,随即迈步朝着帘门行去。

    「是!」

    辛思玄、问心首领、汪敬伯等人闻言当即站起身来紧随其后而行。

    不多时。

    许奕、辛思玄、问心首领、汪敬伯一行人离了中军大帐,直奔不远处的中军指挥高台而去。

    方一行至中军指挥高台。

    自高台向下俯瞰而去。

    目之所及。

    赫然可见一个又一个整齐划一的百人方阵星罗密布地散布于中军指挥高台四周。

    「擂鼓!整军!」

    许奕略作定神,随即沉声下令道。

    伴随着许奕一声令下。

    中军指挥高台之下瞬间响起道道低沉但却又不失激昂的战鼓声。

    「咚!」

    「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咚!」

    道道低沉但却又不失激昂的整军战鼓声方一响起。

    原本星罗密布般散布于中军指挥高台四周的那一个又一个整齐划一的百人方阵。

    当即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合伯为曲,以曲列阵。

    随后更是在各自将旗、曲旗的带领下踏着整齐划一的步伐快速朝着中军指挥高台行来。

    仅仅半刻钟的功夫。

    燕军陷阵、先登、玄甲三营将士便已然齐刷刷地行至中军指挥高台之下。

    复一刻钟。

    燕军朵颜左卫、朵颜右卫五千余将士紧随其后列阵于中军指挥高台之下。

    待燕军各部将士皆齐聚于中军指挥高台之下后。

    许奕一展身后血红大氅随即迈步行至中军指挥高台边缘护栏前。

    「噌」地一声拔出腰间所悬斩渊利刃。

    随即便欲举起手中斩渊利刃行那拔营鼓舞士气之举。

    然而。

    不待其举刀行那拔营鼓舞士气之举。

    其身影方一出现于中军指挥高台边缘护栏处。

    中军指挥高台下方便传出道道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且那道道震耳欲聋的欢呼之声仍在不

    断地拔高。

    而燕军各部将士的军心士气亦随着那不断拔高的欢呼声而拔高。

    显然。

    许奕已然于不知不觉间成了燕军各部将士军心士气所在。

    见此情形。

    许奕嘴角不由得微微上扬。

    且勾勒出的笑容经久不散。

    足足过了大半刻钟之久。

    中军指挥高台下的那道道震耳欲聋般的欢呼之声方才渐渐熄弱。

    待那道道震耳欲聋般的欢呼之声熄弱过半后。

    许奕「唰」地一声举起手中斩渊利刃。

    其手中斩渊利刃方一举起。

    中军指挥高台下那本就熄弱过半的震耳欲聋欢呼声瞬间如同潮水般快速退去。

    「废话不多言!」

    「全军将士听令!」

    「即刻启程奔赴下一战场!」

    「杀敌!建功!立业!」

    「扬我燕军无敌风采!」

    许奕身披全副黑漆顺水山文甲立身于中军指挥高台边缘护栏前。

    猛然用力一挥手中所持斩渊利刃,随即朗声下令道。

    许奕话音方落。

    中军指挥高台下那本已彻底退散的欢呼声瞬间卷土重来。

    且相较先前势头更为猛烈。

    「杀敌!建功!立业!」

    「扬我燕军无敌风采!」

    「杀敌!建功!立业!」

    「扬我燕军无敌风采!」

    「杀敌!建功!立业!」

    「扬我燕军无敌风采!」

    燕军陷阵、先登、玄甲三大营将士以及燕军朵颜左卫、朵颜右卫将士。

    无不满脸涨红地高举手中兵刃齐声大呼道。

    与此同时。

    行军战鼓声适时响起。

    士气高涨的燕军三大营七千余将士以及朵颜左卫、朵颜右卫五千余将士。

    于道道低沉但却又不失激昂的战鼓声中齐刷刷地踏上奔赴下一战场的路途。

    不知过了多久。

    当燕军陷阵、先登、玄甲三营八千将士以及朵颜左卫、朵颜右卫五千余将士身影彻底消失于滚滚烟尘中后。

    始终目送大军离去的常三金部千余名将士以及两三千燕地民夫们这才收起目光。

    随即驱赶着一辆辆空荡荡的马车紧随其后朝着相反的方向离营。

    再度潜藏于野狐岭层层丘陵之内。

    ......

    ......

    午时许。

    烈日高悬。

    万物恹恹之际。

    燕军万余将士不徐不疾地行至一宽约丈许的河流旁。

    随后于那宽约丈许的河流旁列阵休整。

    而此地距离燕军先前安营扎寨之地已然足足有着四十里之距。

    在全员骑兵并拥有大量驮马以及舍弃了大半粮草、辎重的情况下。

    如此行军速度已然是有所收敛。

    若是燕军将士全速行军的话。

    一日时间至少可行军百五十里有余。

    就在燕军万余将士列阵于河流旁休整之际。

    远处忽然奔来数十骑。

    且为首一骑腰间所插旗帜赫然正是燕军先登营斥候乙曲曲将旗。

    不多时。

    那自远处奔来的数十骑便已然穿过燕军前军军阵。

    径直地行至中军军阵前。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