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三国:积粮万石,黄巾终于起义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三十章 继承大统(大结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qianyege.com(千夜阁)
    刘备难得笑道:“看来不是我等不够努力,实在是君正觉得时机未到而已!”

    刘焉刘表也纷纷点头,赞同刘备的说法。

    刘繇一叹:“唉,是不是我等再劝进一次?”

    “不宜过快,等两日吧。”刘虞道。

    几人一边往外走,一边低声议论着。

    刘擎径直回了府中,才入院中,戏志才便快步迎了上来,在刘擎耳旁低语几句。

    “竟有此事?可知是谁是谋画的?”

    “雒阳有此能量者,除了杨彪和王允,便只有曹氏了。”戏志才道。

    “曹操?”刘擎想到这个名字,心头便清晰了几分。

    杨彪王允两人,虽然有掀动民众舆论的影响力和钞能力,但他们没有干这件事的胆量,除此之外,刚来雒阳的曹操,或许在其父相助之下,能办起这件事。

    看来,大的要来了。

    “主公,那此事,要不要公达过问?”

    刘擎轻笑一下,罢了罢手,道:“随他去吧,我们的行程不变,我倒要看看,孟德欲意何为。”

    最后几日,王府再度变得忙碌,这次离开,可着实要带不少东西。

    除了三军兵马,还有几位如花似玉的夫人,再加上在都城这段时间陛下的赏赐财宝婢女,此外,官员以各种名义送的,也有不少。

    随着搬家的架势越来越逼真,刘擎这边的自己人,也越来越坐不住了。

    特别田丰,每天忙于政务的田丰,也是个蒙鼓人。

    当日晚上,几大幕僚,沮授田丰,郭嘉戏志才,荀彧荀攸,贾诩陈宫,一同前来王府。

    “沮叔怎么来了?”

    沮授朝旁边的田丰瞅了一眼,似乎在说,都是因为他咯。

    “主公难道真的要离开雒阳回冀州?”

    田丰开门见山的问,这和当初设想的计划,不一样啊!

    刘擎笑笑,回道:“东西都准备的差不多了,当然是真的。”

    “主公,大业只差临门一脚,如今脚已迈出,为何此时又束手束脚呢?”

    田丰说罢,郭嘉几人都笑而不语。

    “奉先你笑甚,难道我说得不对么?”

    “对对对,元皓说得极是,只不过万事皆在主公掌控之中,元皓无需着急。”郭嘉解释道。

    田丰又将目光回到刘擎身上,似乎再问:是这么回事吗?

    刘擎笑笑,这事确实也怪不得田丰失态,谁让他是个蒙古人呢。

    如今朝中一大堆事情要他和崔琰处置,许多事情都不知道。

    “元皓你就放心吧,等到走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

    离开的时间如期而至,这一日,渤海王府的周遭挤满了百姓。

    或是来围观热闹的,或是来送行。

    出行的阵仗也是极大,光乘人和载物的马车就有数十辆,从王府一直连到了东阳门。

    前来的送行的,不仅是百姓,而且还有百官,刘擎身为刘协的皇叔,他自然也是要来相送的。

    刘擎骑在金戈之上,时不时冲百姓挥手告别,表现得十分自然。

    围观百姓甚至没有从他身上看出一丝留恋京都权势的样子,他们纷纷交头接耳,夸赞渤海王心有大义,不贪恋权势,当为百官诸侯之典范。

    特别是那些未入士的世家子弟,寻个街边视野好的小楼,一边举觞相送,一边比拼吟诗作赋。

    若是被刘擎听见,一定会大呼一声卧槽,这不一群舔狗么!

    出了城,车队自顾向前,刘擎则率一众幕僚,与刘协带头的百官告别,当然,有一些任职的幕僚,不会和刘擎一起走。

    “诸位,江山不改,大河长流,刘擎今日回冀州安享清福,但愿汉室社稷长稳,再也不需要我等武夫。”

    “皇叔一路顺风。”刘协道。

    百官齐齐作揖,作别渤海王。

    刘擎笑笑,勒转马头,追上车队去。

    马日磾立于刘协身旁,望着刘擎远去的背影,对着刘协喃喃道:“陛下,或许大王先前的逾越之举,乃是在试探陛下是不是一个合格的皇帝,好在陛下未作退让,经受住了考验。”

    刘协觉得马日磾说得有理,连连点头。

    然后他看见,百官中有一人骑着马,默默跟了上去。

    王允一眼就认出来了,连忙对曹嵩道:“大司农,那不是你儿曹孟德么,他跟着大王作甚?”

    “我儿曹操与大王私交甚笃,只是再送一程吧。”

    曹嵩嘴上说着没事,心中却是得意,此举能否逆转,便看我儿曹操了!

    “那为什么有这么多人跟着?”

    众人这才发现,跟着的曹操的,不仅仅是曹氏兄弟和夏侯兄弟几人,还有许许多多步行的百姓。

    而曹操骑行似乎刻意放慢了速度,以至于让他们都能跟的上。

    城门处传来一阵哗然,又有一众人马出城而来,这些人皆穿锦绣服饰,一看出身就是富贵之人,样貌更是一个比一个年轻风流。

    “去找大王评评,到底是谁的,写的更好!”

    “走,评评就评评,我祢衡作赋,岂是尔等可比!”

    快马沿道驰出,不由令人想到,少年鲜衣怒马,豪放不羁。

    而跟在他们身后出城来的百姓,更是人数众多,简直是乌泱泱的一片,如今不是战乱时期,百姓也是爱吃瓜的,一听到什么热闹,便会不由自主的凑上去。

    雒阳才子们诗赋比拼,驱驰追赶渤海王求评。

    一等一的热闹事。

    看着突然发生的变故,宗亲群中的刘焉几人,也是有些意外。

    闹哪出这是……

    “大哥二哥,不如我们也去凑凑热闹!”

    刘备身后的张飞跃跃欲试道。

    刘备听了,默默凑近刘焉,说道:“曹操此举,是否另有意味?”

    刘焉眉头紧索,他也觉得这事发生有点反常。

    出城的百姓太多了,成百上千……

    “静观其变吧!”刘焉道。

    路前,马车中正与各位夫人谈笑风声的刘擎突然被外面的动静惊动,便问道:“外面为何如此喧哗?”

    典韦的声音回道:“主公,是雒阳城的百姓来送你了,来了好多人。”

    典韦话音刚落,又接着道:“主公,曹操来了。”

    孟德还是来了。

    “传令让车队停下,别叫百姓一直跟着。”刘擎下令道。

    “夫君真是体恤百姓入微。”蔡琰笑道。

    刘擎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冲蔡琰一笑,便出了马车,站在车夫一旁。

    曹操勒马立定,正巧看见出来的刘擎。

    “大王,操特来送行。”

    刘擎心道:你是来送行的么,我都不好意思点破你。

    “多谢孟德,只是为何要搞这么大的阵仗。”

    “百姓仰慕大王,不忍大王离去,实属情有可原。”曹操回,他突然面露难色,终是开口道:“大王,既是百姓所望,大王为何不顺应民意?”

    刘擎仰头四十五度望天。

    “你们的意愿,和雒阳的民意,代表不了天下的民意。”

    曹操道:“可操正是受兖州百姓托付而来呀,诸位州牧太守,我想也是此理!”

    说话间,两队人马疾驰而来,引得典韦一阵警觉。

    刘擎站得高,一眼看见来人旗帜是“董”和“馬”。

    是并州牧董卓和凉州牧马腾。

    “主公……”

    两人老远就开始叫喊,一把年纪了,还这般不稳重。

    两人皆是擅骑之将,一路策马而来,远远便跃于马下,奔向刘擎,纳头便拜。

    “末将参见主公!”

    “两位将军快快请起,你们也是一方重臣了,怎地如此轻佻,董将军,你瘦了。”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