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古神在低语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452章 杀戮之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qianyege.com(千夜阁)
    慕清幽是最先接受到大厦里的警报系统的警示的,因为系统显示短短的十分钟内竟有三十二人的生命体征消失,接下来就是整个深空网络的瘫痪。

    她毫不犹豫地来到这间冷库,发现仓库里的生命体征也少了三具。

    “原来如此,黑云城寨的货车也出问题了,大批的囚徒们暴动,几乎毁掉了整个车队。我不知道他们是用什么方法避开了祂的预知,但这显然是调虎离山之计。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回来,你来负责稳定局势。”

    姬烨冷漠的嗓音从耳机里响起:“嬴长生的身份敏感,要抓活的。”

    通讯中断。

    白袍的怪物们抬起头,深蓝色的眼瞳在黑暗里骤然亮起来,无需任何吩咐就已经自行行动起来,祂们会去猎杀一切具备威胁的敌人。

    滋滋。

    漆黑的冷库里闪烁电流,灯光微微亮起。

    “华秘书长。”

    慕清幽面无表情说道:“请启动人工应急系统,封闭整栋大楼。”

    她的手机里显示着实时通讯的界面。

    华安的声音从手机里响起,回复道:“明白,我正在前往地下十八层。”

    慕清幽拎着剑匣大踏步地转过身,冷冷说道:“当心嬴长生。”

    华安嗯了一声:“收到。”

    ·

    ·

    嬴长生穿过漫长的安全通道,终于推开了那扇封闭的铁门。

    漆黑的甬道里亮起一双双诡异的深蓝色眼瞳。

    那是白泽氏族的怪物们,祂们负责镇守位于地下深处的封闭空间,任何没有得到允许的人踏足,都会被撕扯成碎片,然后被从天而降的天火焚烧殆尽。

    寂静里隐约有嘶哑的呼吸声响起,仿佛地狱深处的风。

    这是一处地下神庙。

    那位恐怖的怪物就在神庙的最深处沉睡。

    尽管嬴长生来过这里很多次,却还是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电梯门的出口是昏暗的神道,燃烧的人鱼灯照亮了斑驳的墙壁,饱经风霜的壁画仿佛经历千年不朽,细密的缝隙里流淌着浓稠的水银,显然这里并不是人为修建的,而是把一处古遗迹搬运过来,甚至还有一套炼金矩阵在运转。

    白泽氏族的怪物们并未阻拦,而是放任他通过神道。

    神道的尽头是一座巨大的祭坛。

    那座巨大的祭坛是如此伟岸,宛若古老的金字塔般巍然屹立,四面的墙壁上尽是镂空的,诡异的石像也燃烧着烛火,诸天神佛般庄严。

    祭坛前一位白裙的少女,她背着古朴的剑匣,纤细窈窕。

    “晚上好。”

    嬴长生背负双手,平静说道:“我来定期检查炼金矩阵的稳定。”

    唐昀面无表情说道:“随你。”

    作为白泽氏族的伪祖之一,她的任务是看守这座位于地下的炼金矩阵。

    嬴长生的祖父给他的任务是通过炼金科技来对矩阵进行日常维护,可惜谁都没有想到这位嬴家的太子爷有反骨,甚至还是影子部门的一员。

    恰恰就是利用职务之便,嬴长生才能够在炼金矩阵里动手脚。

    篡改炼金矩阵的一部分内容,从而实现瞒天过海的目的。

    事实上当他第一次做这种事的时候是相当惊险的。

    因为唐昀身为白泽氏族的伪祖,几乎已经发现了他的小动作。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这位伪祖却什么都没做,也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

    “为什么帮我?”

    嬴长生眯起狭长的眸子,双手抱在胸前,右手微微颤动。

    他知道,她应该能看懂自己的暗语手势。

    “我自然有我的理由,我跟那些傀儡不一样。”

    唐昀瞥了他一眼,朱唇微动:“你要做什么就尽快,祂很快就要苏醒了。一旦祂真的醒过来,你做过的一切都将无所遁形,我也无法再为你掩护。”

    嬴长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大踏步地走向祭坛的石梯。

    恰好此刻,厚重的铁门被再一次推开。

    华安面无表情地站在入口,抬起一双流淌着金光的眼睛,竖起一根手指。

    “嘘。”

    嬴长生踏出的脚步僵住,因为铺天盖地的幻觉袭来,他仿佛看到了漆黑的群鸦,宛若汹涌的海潮般淹没了自己,五官都出现了紊乱。

    唐昀骤然转身,素白的小手按住背后的剑匣。

    然而她却没有拔剑,因为白袍的怪物们已经从四面八方包围了她。

    “太子,请放下你的武器,举手投降。”

    华安大踏步地走出来,沉声说道:“现在秩序世界怀疑你有包庇叛逃者的行为,我们需要对你进行盘查。如有遭遇抵抗,我有权采取极端手段。”

    嬴长生眯起眼睛,他知道自己可能会暴露,却没有想到这么快,此刻他脑海里沉寂的剑意沸腾起来,宛若游鱼般鱼贯而出,即将挣脱幻境的束缚。

    “拿下。”

    华安挥手下令,白袍的怪物们如同鬼魅般欺身而上。

    霎时间,一道凌厉的寒光闪过,撕裂了祂们的身躯,鲜血喷涌出来。

    唐昀在关键时刻终究还是拔剑了,她再不出手恐怕以后也不会再有机会。

    华安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转瞬间却又流露出恍然的神情,呢喃说道:“原来如此,仅凭太子一个人,未必能够对炼金矩阵动手脚,里应外合才更加合理。没想到在白泽氏族的伪祖里,竟然还有人保持着自己的意识。”

    他没由来的感受到了紧张。

    因为对方的叛变,显然跟总会长有关。

    如总会长这般伟大的人,即便是死去也会有人愿意继承她的意志。

    这样的理想主义者不知道还有多少。

    倘若被这群人坏了事,他没能如期完成任务,他的妹妹就危险了。

    “呼叫绝剑,请求支援!重复,呼叫绝剑,请求支援!”

    华安通知了友军以后,随手把对讲机丢掉一边,他的指间如同变戏法般滑出三张扑克牌,宛若锋利的刀刃般闪烁着寒芒,隐约泛着辉煌的金色。

    他是一位掌握着烛照律法的魔术师,也是他为新秩序效忠的第一战。

    ·

    ·

    姜厌离悠哉地坐在办公室里,品着一杯热咖啡。

    “好戏要开场咯。”

    电脑屏幕里,本来的黑色蕾丝女仆已经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位苍白的白裙女孩,她像是久病初愈般虚弱,素得像是鬼魂:“原来如此,自始至终都是你在假扮着黑暗世界的军师,或许你一直都知道我们的存在。”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