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美利坚财富之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680章:权倾美利坚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qianyege.com(千夜阁)
    国会议员亚历山大和另一位国会议员尼尔·灌木,两人一样都是众议院的成员。

    不同的也就只是亚历山大的选区在德克萨斯,尼尔的选区在加州。

    两人都是在2002年上任的,而众议员的任期只有两年。

    换句话说,不止今年年底乔治需要面临新的挑战。他们两个在今年年底,一样要再次进行选举才能保证继续在位置上坐下去。

    不过比起乔治,他们两个的位置更牢固罢了。

    亚历山大就不用说了,背靠史密斯家族的基本盘。要不是和铁锤汤姆以及州长进行过口头协议,那亚历山大甚至可以在德克萨斯尝试一下竞选参议员或者州长!

    尼尔虽然是在灌木家族的手伸不到的加州,但亚伯的基本盘之一就在那里啊!

    如今的尼尔,一定程度上可以说背靠加州财团的威尔逊家族,背后又有亚伯的支持。

    虽然是外来者,但他在加州的盘面也算稳固。

    可以说两人即使今年年底重选,想要连任的话问题也不大。毕竟虽说是国会议员,但也只是众议员而已。

    区区一个众议员,对许多美国人来说已经是天花板的顶端了。

    但对尼尔和亚历山大这种背后有亚伯的人来说,只能算是一个不错的起点而已。

    现在亚历山大,忽然听到儿子询问自己,问自己要不要换一个位置。

    如果是几年前的话,他可能会来一句“你喜欢就好”。

    那时候刚走上这条路的他,纯粹是想帮儿子忙,想让儿子高兴而已。

    如今已经体会到个中滋味的亚历山大,已经不再是那个纯粹的德克萨斯迪克西了。

    他忍不住道:“你不是和汤姆以及克里达成协议了吗?”

    德州的州长也姓克里,不过和约翰·福布斯·克里没什么关系。

    听到父亲的回答,亚伯笑了笑,他知道老爹多少还是挂念着德克萨斯参议员或者德州州长这两个职位的。

    然而在亚伯看来,这两个职位真不算什么。而且说点不吉利的,德州的参议员和州长很难走到联邦高位。

    原因就在于孤星之州特殊的历史因素。

    因为严格来说,德州州长或者参议员是美国本土里面,最有可能分裂出去当大统领或者国家元首的存在。

    不过也没离谱到100%不可能罢了。

    “不一定非要汤姆或者克里的位置。现在那两个位置让他们来坐,对我们来说更有意义。”

    亚伯轻声说道:“不用那么急躁,我亲爱的父亲。实际上我的意思是,你应该在众议院里再进一步了。比如成为党鞭,又或者再兼职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席主等之类的担子。”

    听完了儿子的话,亚历山大轻轻的点了点头,知道这是儿子想给自己增加一些担子。

    老红脖子略微有些失望,毕竟再怎么说那也只是一个众议员。

    距离参议员或者州长的蜕变,还是有一段距离的。

    只不过这是儿子的要求,里面可能涉及到了儿子的长远规划,更有利于史密斯家族。

    加上亚历山大很清楚自己是什么料子,他知道没有儿子的话,自己甚至连在这里立足都很困。

    因此亚历山大很肯定的道:“你来安排吧,我会做好的。”

    又闲聊了一会儿,大约在晚上9点多的时候。

    佩姬和祖父二人告退,亚伯将两人送到了外面。

    庄园的停车场里,罗伯特自觉的上了车。

    昏暗的灯光下,亚伯牵着佩姬的手在花园里散步起来。

    比起白日时的炎热,6月份的华盛敦夜晚很凉快。晚风习习,吹来迷人的夜来花香,配合佩姬身上的香味,让亚伯很是沉醉。

    “……肚子已经这么大了,工作上会不会方便?我问过伦奎斯特了,他说必要的时候,你可以休息一段时间也没关系。而这段时间可以很长,并且也不会影响到你的职位。”

    作为9人天团之下权力最大的职位,华盛顿巡回法庭首席法官这个位置普通人可坐不了。

    只有背景、能力和运气都足够强的人,才能够坐上这个位置。

    三者可谓缺一不可。

    佩姬轻轻摇了摇头,整晚她都没和亚伯说过两句话,现在两人独处时她才有机会和他说话。

    这个知性的纽约女郎温声道:“确实有一些不方便,但都可以克服。我并不感到疲累,我喜欢这份工作。”

    “嗯。”见她都这么表态了,亚伯还能说什么呢。牵着她的手,又漫步几圈,说了一些温馨的话。

    然后才和她吻别,送她上车,再目视着莫根索家族的车离开。

    转身回到家里,亚历山大和艾米莉都去洗漱休息了。

    别以为亚历山大在华盛顿就很闲。他们那帮国会议员,动不动就开会,一年365天起码有300天在开会。

    开会的议题什么都有,有时候还要外派出差。时不时的还要回一下自己的选区,巩固自己的选票。

    可以说这帮国会议员们,大部分的时候比大统领还要忙……

    暂时没什么事的亚伯,干脆回了自己和小劳拉的卧室。

    小劳拉坐在梳妆台前正在卸妆,孩子则在旁边的婴儿房,有大量保姆和医护人员照顾。

    看到亚伯回来,小劳拉加快了卸妆的动作,给脸蛋上抹好晚霜后,就脱掉睡裙,钻进了亚伯火热的怀抱里。

    “啧啧,终于回来啦。我看着你和她,在下面走了好几圈!”

    “不说这个了。”面对妻子满是醋意的话语,亚伯直接用上了转移注意力大法,“刚才我和父亲讨论的事情,现在我要和你再讨论一遍。”

    “嗯?”小劳拉惊讶,“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当然和你有关系,因为这次要说的是我的另一个“父亲”,我亲爱的岳父尼尔·灌木先生。”

    “哦、哦。”小劳拉恍然。

    “我爸爸又怎么了。”

    她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自己的老爹又惹了什么祸。

    话说回来,自她有记忆开始。自己的父亲就很不省事,有好几次甚至在她面前被祖父和伯父们痛斥……

    就算是在亚伯的帮助下,如今成了身份显赫的国会议员。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