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宋一把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小南瓜番外篇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qianyege.com(千夜阁)
    我叫张司南,小名叫小南瓜。

    我是一名女大夫。

    我生在绵竹县,长在东京城。

    我姐姐是大名鼎鼎的张娘子。

    但我一般不告诉别人。因为那样,我会变成张娘子的妹妹。我不喜欢这样,所以,和姐姐吵了一架之后,我选择离开东京城。

    因为在那,我永远都是张娘子的妹妹。

    而不是张司南。

    聂丰劝我,姐姐是为了我好,姐姐没错。

    我当然知道姐姐没有错,我知道姐姐比谁都疼我。可我还是想做张司南。我喜欢做大夫,是因为我想像姐姐一样治病救人,而不是因为家学的原故。

    离开东京城那天,我谁也没告诉,只带上了我的诊疗箱和一袋金豆子——哦,我的天啊,你们真的不会以为我会愚蠢到为了跟家里赌气,连钱都不带吧!

    我不仅带了钱,还带了毕云两口子。毕云是我的丫鬟,后来嫁人了,她丈夫是我家的车夫,我姐夫从退役兵里挑选的,拳脚功夫很好。关键时候能保护我。

    谢谢,我虽然年纪不大,但是我脑子还是不傻的。孤身一人去闯荡江湖,那不等着被卖吗?

    而且我虽然离开东京城,但我又不是离家出走,我只是想去游历一番——梁丰他们这些男子,到了一定年纪,都出去游历了,我虽是女子,但为什么不可以?

    从小生活在东京城,长在第一医院,我看到过太多穷苦的病人,我以为,那些就叫穷苦了。

    可事实上,出了东京城第三日,我就遇到了一个在田边生产的妇人。

    是的,四月的尾上,正是抢收麦子的时候,田里到处都是人在忙碌。但我没想到,临产的妇人,也要跪在地上割麦子。

    为什么要跪着?因为她肚子太大了,蹲不下。

    我听见呼痛的声音,过去一看,才知道是有妇女要生产。

    其他妇女用解下来的裙子,搭建了一个临时的围子,那妇人就在地上铺着的麦秆上生产。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我简直是惊呆了。

    天啊,这怎么可以!

    但周围的人如此淡定,又给人一种感觉:为什么不可以?这不是很正常?

    我背着箱子冲过去:“我是大夫,让让!”

    一个年长的妇人却把我推开了:“小女娃家家的,哪见过这个,让开让开,别胡闹!”

    我只能再一次强调:“我是大夫!我已经给女人接生过好多回了!”

    她们一脸不相信。

    “我真接生过!”我离开东京城之前想过很多,但唯独没有想到,别人不信任我,我该怎么办。我想到了姐姐——姐姐当年行医的时候比我还小,她是怎么做到的?

    “腿!腿!怎么下来的是腿!”一声惊叫响起。

    周围的女人顿时都惊慌起来,一个个都念叨着:“完了,完了,快去喊接生婆!”

    “我来!”我顾不得许多,用力挤进去:“接生婆来了,肯定来不及了!让我来!”

    有人还要阻拦我,我冲着她就大喊:“都这个地步了,死马当成活马医,知道不知道!再拖下去,就只能一尸两命了!”

    胎位不正的难产,处理不及时,真的会一尸两命!

    孩子憋死不说,时间久了,产妇也容易大出血!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