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不对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番外二 秦微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qianyege.com(千夜阁)
    深秋,落叶萧萧。

    梅香小园,书房中,已燃起了暖炉。

    香炉中,药香飘溢,香烟袅袅。

    一袭素白衣裙的病弱少女,正坐在桌前,素手持笔,写着诗词。

    那清丽娟秀的小字,落墨在雪白的宣纸上,宛若印刷的一般整齐而赏心悦目。

    “病起恹恹愁绪发,卧看残月上窗纱。豆蔻连梢煎熟水,莫分茶。枕上诗书闲处好,门前风景雨来佳。终日向人多酝藉,木犀花。”

    少女模样清丽,身子柔弱,看着弱不禁风,脸上也带着久病才有的苍白。

    一袭淡黄衣裙的丫鬟,在旁边安静地研着墨。

    “咳……咳咳……”

    少女突然咳嗽起来,雪白的手帕捂在嘴上,很快被染上了殷红的鲜血,宛若梅花盛开在白雪。

    名叫秋儿的丫鬟,连忙放下手里的墨块,对着外面道:“珠儿,药还没有煎好吗?”

    外面传来另一名丫鬟的声音:“好了好了,有些烫,等等。”

    少女抬起头,目光看向了窗外。

    一支梅枝从走廊斜出,装饰着外面的窗棂。

    天空中,一队秋雁排队而过。

    她不喜欢秋天。

    因为太冷,因为秋天过了,就是最难熬的冬天。

    每当那个季节,家里人都会很紧张。

    因为大夫总是说,她熬不过这个冬天。

    但是前年,去年,她都熬过来了。

    或许是因为姐姐的关系吧。

    每当天冷时,姐姐都会过来,然后拿出一颗药丸让她吃。

    吃了药丸,她感觉咳嗽的次数变少了。

    寒气袭来,她也不是再像是之前那样咳着血而晕倒了。

    她知道姐姐不简单。

    但这件事,她没有告诉任何人。

    姐姐失踪的那几年,不知道经历了什么,回来后,整个人变的像是一块寒冰,仿佛变了一个人。

    就连爹爹和娘亲,也不敢多跟她说话。

    当然,他们更不敢问起她失踪的那几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府里上上下下,对她的事情,都噤若寒蝉。

    但无论如何,她都是她的姐姐。

    她虽然冰冷,但心里依旧在关心着她。

    这个冬天来的很早。

    一场大雪过后,气温骤降。

    她虽然吃了姐姐送来的药丸,但依旧不敢出去。

    美丽的雪景,她只能在窗里看着。

    她也好想像是其他人一样,出去淋着雪,吹着风,到处奔跑着,甚至可以打着雪仗,吃一口冰冷的雪团。

    但她清楚,这些对于她来说,都是奢望。

    那一天,大夫在为她把脉之后,又一次在门外悄悄地叹气:“估计最多一年,如果能够熬过这个冬天的话……”

    娘亲在外面偷偷地哭泣,爹爹在外面叹气。

    二哥则握着拳头,要打大夫。

    她坐在窗前,看着外面飘落的雪花,心里一片平静。

    能活到现在,她已经心满意足了。

    生老病死,每个人都会有,她只不过是提前了一些而已。

    又何必纠结了。

    珍惜现在吧。

    几天后,娘亲过来告诉了她一个消息。

    姐姐要成亲了,不过是招婿。

    对方是成国府的一个庶子,甚至或许是个假冒的,娘亲已经病逝,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他还是个读书人。

    娘亲说的时候,愤愤不平,很是恼怒,似乎在为姐姐感到不值。

    但出乎她的意料,姐姐竟然没有反对,似乎是默允了。

    她很好奇,她未来的姐夫,到底是什么模样。

    婚事办的很快,而且很潦草。

    成国府似乎觉得丢人,甚至没有通知其他亲友,以最快的速度,把那名庶子送到了他们秦府。

    她很想出去看看。

    但是那天的天很冷,娘亲无论如何,也不让她出去。

    还好,听秋儿和珠儿说,那位姐夫长的很好看,而且文质彬彬,看起来像个好人。

    希望他是个好人吧。

    姐姐苦了那么久,希望他可以好好陪着她,走完一生。

    洞房之前,她故意让百灵去考考他。

    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对方明明只是一个秀才,只是一个被成国府抛弃的庶子,却有那般令人惊艳的才华。

    那一刻,她对这位姐夫,越发好奇起来。

    终于。

    那一日,天气不错,她可以出去了。

    听说二哥在湖边教他打拳,她立刻与秋儿和珠儿过去了。

    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她有些惊讶:“果然好俊。”

    秋儿和珠儿曾经告诉她时,她不以为意,以为这两个丫头没见过什么男子,所以才那般说的,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而且这位姐夫看着温文尔雅,的确像是好人。

    为了更进一步了解他,她放下矜持,主动邀请他一起去望月楼用饭,没想到,竟然被他给拒绝了。

    几日后,她的好友来找她。

    这一次,她再一次被他的才华所震惊了。

    四书五经,信手拈来,诗词歌赋,随口而出。

    看着好友由之前的轻视,变成了惊讶,她心头有些小小的得意。

    还有,夏婵突然掉进了水里,他竟然毫不犹豫地就跳了下去。

    他果然是个好人。

    那一刻,她对这位姐夫愈发好奇了。

    接下的日子里,她总是会找机会与他说话,想要看看他到底还藏着什么本事。

    那一晚,他被清婉纠缠,写下了《雪梅》。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又写下了“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那一刻,她站在他的身旁,亲自帮他研着墨,看着他挥洒自如地写下了这些诗词,心跳突然加快,心头突然有些慌乱。

    姐夫才华横溢,不该这般委屈地只做一个赘婿的,更不该被成国府抛弃的。

    她为他感到难过,特别是每次看到他郁郁寡欢的样子。

    那一日,他站在她的窗外,为她讲了《西厢记》。

    窗外飘着雪花,一支寒梅斜在窗棂,与他的身影交错在一起。

    她安静地听着,安静地看着。

    那一日,她竟然没有再咳嗽。

    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又为了她讲了很多精彩好听的故事。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