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不对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番外一 夏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qianyege.com(千夜阁)
    寒风凛冽。

    漫天大雪纷纷扬扬,洒满了整座小镇。

    冰冷的气息,让万物噤声。

    一间破旧的茅屋中,被病痛折磨了多年的老人,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要努力……活下去……”

    老人声音沙哑,留下了最后一句话。

    床前站着一道娇小柔弱的身影,脸颊上满是无声的泪水。

    “嗯,爷爷……”

    她稚嫩的声音,在黑暗的茅屋中低声响起。

    那双漆黑的眸子里,除了悲痛,还有坚定。

    老人被埋葬后。

    一名妇人把她领走,满脸慈祥地道:“婵儿,姑妈给你找了个好人家,你去了以后,好好听话,好好做事,吃穿不愁。”

    妇人把她领回家,好好洗漱一番,为她换上了一身新衣服,啧啧赞道:“我家婵儿真漂亮,这么小,就已经是个美人胚子了呢。”

    妇人领着她进了一座很大的宅院。

    宅院中的人,来到她的面前,仿佛挑选货物一般,仔细打量和检查了她很久,脸上露出了满意之色。

    “不,至少二两银子,我家婵儿可乖了,人又长的漂亮……”

    “太瘦了,还不知道能不能养活……我家公子需要冲喜,这小丫头一看就是个苦脸……”

    两人在旁边讨价还价,声音很大。

    片刻后。

    那位被她称为姑妈的妇人,拿着碎银,满脸笑容地与她告别:“婵儿,在主人家要乖乖听话哦,姑妈爱你。”

    说完,便把碎银塞进了贴身的兜里,喜滋滋地离开。

    “走吧。”

    穿金戴银的妇人,把她拉进了内院。

    那一天她才知道,她被卖了一两七钱银子,成为了这户人家卧病在床多年的儿子的冲喜丫头。

    但第二天,当她被打扮的漂漂亮亮,准备被送入那人的房间时,那人却突然病逝了。

    主人家悲痛伤心之时,骂她是扫把星,小贱人,打骂一番后,让她做着最低贱的粗活,一天却只有半个馒头,甚至连井水都不能多喝一碗。

    连续打骂了五天后,她逃走了。

    她带着满身的伤痕,步履踉跄地她逃回到了姑妈家。

    姑妈抱着她痛哭,说要带她去告官,却再次把她带回到了那个可怕的宅院。

    “婵儿啊,你已经是这里的人了,要好好听主人家的话,不能再乱跑了。”

    姑妈离开了。

    她被吊起来打了三天三夜,昏迷过去后,主人家以为她死了,直接把她扔进了后院废弃的水井中。

    在冰冷的水井中泡了很久,她终于醒了过来。

    这里虽然很冷,但很安静,没有那些可怕的辱骂和恶毒的面孔。

    她漂在冰冷的井水中,想着就这样在这里一直睡下去,似乎也挺好。

    但朦胧中,她却听到了爷爷的声音:“婵儿啊,要努力……活下去……”

    她睁开眼,似乎看到了爷爷,也看到了漫天的星辰。

    夜空很美,还有月亮。

    她怔怔地看了许久,然后抓住了边缘凸起的石块,开始艰难地向上爬着。

    当她满手鲜血,终于从井中爬出时,那名殴打她的妇人,突然出现了,满脸惊讶地看着她道:“咦,竟然还没死?”

    妇人一把揪住了她的头发,重新把她推向了井中,嘴里恶狠狠地道:“小贱人,命还挺硬啊!”

    她流着鲜血的手指,拼命扣住了水井边缘的石头,与妇人僵持着。

    妇人累的气喘吁吁,恼恨之际,突然从旁边捡来一块石头,恶狠狠地砸在了她的手指上。

    但是,她依旧没有松开。

    “小贱人,给我松开!”

    妇人又咬牙切齿,骑在她的身上,狠狠地掰着她的手指。

    这一刻,她不知道突然从哪里来的力气,一个起身,拼尽了全力推了身上的妇人一下。

    妇人身子向后一倾,尖叫一声,一头栽进了后面的水井中。

    惊恐的尖叫声,在漆黑而冰冷的水井中,渐渐远去,很快,便消失不见。

    她坐在地上喘息着。

    虽然已经精疲力竭,却没敢再逗留,立刻起身,从后门偷偷溜走。

    外面漫天大雪,寒风刺骨。

    她不知道该去哪里。

    但她知道,她一定要离开这里,离开这个如噩梦一般的小镇。

    一步一步,艰难向前。

    终于出了城,她来到了一座破旧的寺庙,晕倒在了厚厚的积雪上。

    当她醒来时,已是傍晚。

    她拖着冰冷而沉重的弱小身子,艰难地爬进了寺庙,躲在了佛像的后面,终于躲开了外面刺骨的风雪。

    僵硬的身子,渐渐恢复了一些温暖。

    她躺在那里,呆呆地望着头顶布满灰尘的横梁,心头如外面的风雪,一片冰凉。

    黑暗笼罩,饥饿阵阵袭来。

    她爬到了门口,一口一口地吃着地上的积雪。

    但饥饿并没有退去,反而越来越烈。

    她爬回到了佛像的后面,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似乎在等待着死亡。

    身上的鲜血,引来了寺庙里的老鼠。

    几只老鼠在角落里小心地观察了许久,方一步一步,向着她爬了过来。

    当一只老鼠爬到了她的伤口处,正准备撕咬时,她突然一把抓住了它,放在了自己的面前。

    老鼠“吱吱”叫着,惊恐地挣扎着,锋利的牙齿,拼命咬着她满是伤口的小手。

    但她依旧紧紧抓着它,目光木然地看着它。

    “婵儿,要努力……活下去啊……”

    爷爷的声音,再次在她的耳边响起。

    她一口咬在了老鼠的身上……

    外面,北风呼啸,寺庙里的窗户呼呼地灌着寒风。

    她蜷缩在佛像的后面,满嘴鲜血地进入了梦乡。

    在寺庙里待了三天。

    外面的大雪,像是鹅毛一般,依旧在纷纷扬扬地飘洒着。

    这个夜晚,寺庙里进来了两个乞丐,发现她后,把她狠狠地打了一顿,驱赶了出去。

    “小东西,这是我们的地盘!”

    “谁让你在这里抓老鼠的?这里的东西,都是我们的!”

    两个乞丐恶狠狠地道。

    她离开了寺庙,踩着厚厚的积雪,继续向着远离小镇的方向走去。

    她来到了一个偏僻的村落。

    在这里,她帮一名老人洗衣做饭,打水捡柴,终于吃到了一碗热乎乎的稀粥。

    第二天,她被老人的亲人驱赶出了村落。

    她继续向前走着,漫无目的。

    大雪停了,春雨来了。

    春雨走了,又有酷热的太阳与可怕的雷声。

    她在雷声中蜷缩着,颤抖着,像是一只可怜的小猫,在漆黑与冰冷中无助地躲藏着。

    她走过了山川,走过了河流。

    曾在小巷里捡着食物,也曾在荒野里采着野果,曾被人殴打过,也曾被野兽追逐过。

    她很努力地想要找一个温暖的地方住下。

    她勤奋,吃苦,从不喊累,从未偷懒过,但她的沉默寡言和那一份倔强,让所有人容不下她。

    她继续流浪,走过了春夏,又走过了秋冬。

    在洞穴里过夜,在荒野中徘徊。

    当她以为自己的世界,永远都是冰冷与可怕的风雪与雷声时,一道身影忽地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那一晚,她被一头饥饿的野狼追逐着。

    腿上已经被咬伤,鲜血在雪地上绽放出了鲜艳的花朵。

    她奔跑着,双腿突然陷入了深深的积雪中,再也无法动弹。

    当那头饥饿的野狼,龇着獠牙,一步一步向着她接近时,那一刻,她竟然出奇的平静。

    她已经累了,很累,很累。

    就这样睡去,挺好。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