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完美之双重卧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711章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qianyege.com(千夜阁)
    “遮天纪元……”白夜也来了,跟随几女的足迹,重回昔日的故土,踏着陌生的山河,遥望着波澜壮阔的时代。

    这个时期的遮天世界虽然和诸天万界相隔甚远,但彼此间并未屏蔽,要不然后世的三人组也无法通过仙域进军诸天,以至于产生了绝望,想要求助石昊。

    “是舍不得你的宝贝女儿,还是不放心我们?”三女两龙都察觉到了白夜的出现,这个宇宙说大也不大,神念一扫,可观全部,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脑海,并未掩饰,她们不可能没发现。

    “都不放心。”白夜笑语。事实上,他最不放心的是清薇,说是他女儿,那不过是一种掩盖,对方的真正身份是花粉。

    花粉已死,很难复活,哪怕是圣墟时代都觉醒失败,从而选择了成全林诺依,如今花粉有他的力量加持,这个纪元肯定可以复苏,至于是成仙后苏醒真我,还是成王后苏醒,白夜也不确定。

    但他可以肯定的是,只要花粉不自主暴露,始祖们也无法发现她的存在,就算见到了,也会把花粉当成他的女儿,毕竟如今的花粉身上确实流淌着他的血。

    这等同于一个新的开始,有点像是轮回转世,以过往的痕迹、灵魂因子、念等物为基重塑一个新胎,过了这一段蒙蔽期,她依旧会恢复自我。

    “清薇是个妖孽不假,可你怎么想的,三道同走不说,花粉的断路也让她修,也不怕她吃不消。”魔女埋怨。

    就算是对自己女儿寄于厚望,也不能这么压榨啊,要求太高了,这哪里是奔着仙帝去的,分明就是在培养祭道种子。

    不是说不好,而是会给小清薇带来太大的压力,她于心不忍。

    “谁让你们都不中用,一个能成仙帝的都没有,夫君只好培养女儿了。”清漪微笑。

    “还是清漪体贴。”白夜哈哈大笑,让魔女和月婵直翻白眼。这也确实是个问题,整个族内看似繁盛,仙帝都有两尊,但真正在白帝道上成仙帝的一个都没有,哪怕是无殇与蛄祖都没有走到准仙帝尽头。

    这并非天资不行,能在白帝道上脱颖而出的,天资早就不知道蜕变了多少次,元神的开发也是前所未有,这是白帝道恐怖的地方之一,之所以没人能成,是因为时间不够。

    说起清薇,而清薇本人也来了,从仙域而出,来到了这个残破的宇宙,这里看似繁盛,很多地方天地精气都浓的化液,其实这里依旧处于末法时代,天尊的一世寿元也不过是一两万年,短的堪称一瞬。

    “她想在末法时代成仙吗?”几女都很好奇,清薇还很年轻,却十分独立自主,不管是天赋,还是见解,都远超白止那个小妖精,和白夜年轻时很像,冷静早熟的让她们完全体会不到做长辈的快乐。

    更诡异的是,白夜也从未干涉过,仿佛是一位严父。

    “或许吧,更大的可能是好奇,她小时候听的最多的就是某人讲的九天十地的往事,对小时候的她而言,那即像童话故事,也是为数不多了解外界的机会。”

    “还不是因为你只知道闭关。”清漪满目幽怨,哪有这样的父亲,哪个小女孩不渴望父亲,他们父女俩以前的关系很好的,清薇小时候经常挂在对方的背上不下来,俨然就是一个父背上长大的孩子,每天听闻对方讲的故事,什么山海兽,什么巨人开天创世,让小清薇一直心生向往。

    而她每到了小清薇睡觉前,都会说一些过去的往事,将那位不负责任的父亲稍微包装一下,一位不世人杰就此而生。

    对于任何小女孩而言,父亲就是英雄,永远可以顶天立地,小清薇也不例外。

    “这是父亲的故地吗,他当年也是从这里走出去的……”清薇立足在一颗死寂的星辰上,抬目看着广阔星空,在她的记忆中,那位父亲一直都太过醒目,风采盖世,哪怕她游历过诸天,也从未见过能与之比较之人。

    她的家庭是怎样的,她也不知,世间没有她家人的任何痕迹,她一直以为她的家人是世外高人,隐居于诸天,父亲或许是位绝巅仙王,三个母亲或许是女仙王,仅此而已。

    但伸手一抓天心印记后,这里依旧没有她家人的痕迹,小时候听过的故事仿佛存在于另一个时代。

    “我要走了,去踏自己的路……”如何成仙,对这个世间的众生而言,太难,但对她而言,难的不是成仙,而是三条路共同成仙,种子道按部就班即可,花粉道虽然是断路,但她依靠种子道,结合自身道花,也走到了现在,唯一没有头绪的是火道,没人指导,全靠她自己摸索。

    火可以是生命之火,灵魂之火,也可以是大道之火,火焰不熄,自身不死不灭,这是她父亲曾说过的。

    可她父亲也说过另一段话,火焰即使熄灭,也会重新燃起,寂灭之后的重燃,是一次全新的升华。

    就像是种子道,向死而生,不破不立,于寂灭中重生,于灰尽中崛起,大道殊途同归,有一定的相通性。

    “她是谁?世间何时出现了一个女性成道者?”而此时,在宇宙各地,一道道神念都在向这边探来,有人触动了天心印记,若他们还不知,那岂不是白活了。

    就连一个于大坟中修行的身影也在抬目,

    “奇怪……感觉有点眼熟……我认识吗……”

    “那谁知道呢。”突然,一道神念波动传到了他的耳中。那是一群人,以一个白衣男子为首,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他的坟前,居高临下,让这方阴土都是变的黑暗了起来,仿佛有无尽黑雾在翻涌,景象阴森而不祥。

    但,真正让他惊悚的是,那一众人都在怪异的看着他,让他毛骨悚然,鸡皮疙瘩都瞬间起满了。

    做人不能太段德,做狗不能太黑皇,这是遮天时代的至理名言,当年的段德还是个小胖子,会义愤填膺,拥有满腔热血,喜欢兔子。

    可再次见到曾经的熟人,白夜有的只是平澹。

    “鬼……啊!”突然,坟中的胖子大叫了一声,扒开坟土,直接逃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恐惧,又为什么会说鬼。

    但不管是那白衣男子,还是三个风华绝代的女子,都让他有一种本能的熟悉,自己应该认识那几人,从对方的目光中他也可以看出来,那几人明显认识自己。

    这种熟悉仿佛缘自于肉身的记忆,灵魂最深处的大恐惧。

    “他这是修的什么法,到最后他还是他自己吗?”紫龙侧目。

    “或许吧。”白夜摇头。段德的修行方式看似是结轮回印,实际上是元神的更迭,严格上早已不算是自己,哪怕恢复了前世的记忆。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