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长生从金刚寺开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24章 接触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qianyege.com(千夜阁)
    在他心神内归之际,紫铜塔外不知不觉聚集了一百多个和尚。

    杏黄僧袍飘拂。

    他们压低声音说话之际,目光不时飘到法空身上。

    法空微阖眼帘,宛如入定。

    惹众僧注目的便是他所穿灰色僧衣,与周围杏黄僧衣格格不入。

    “当……”钟响悠悠传荡四方。

    法空心神从脑海虚空收回。

    “吱……”四个精壮青年和尚缓缓推开了紫铜大门,幽幽檀香顿时从塔内飘出,很快被风吹得散逸四方。

    一百多个和尚持木牌依次进入藏经阁。

    法空发现他们的木牌与自己没什么两样,都是刻着藏经两个大字。

    他自觉的留在最后进入,四个青年和尚瞥一眼,目光在他灰色僧袍上转了转,没有阻拦。

    法空微笑合什,缓缓踏入。

    他开始快速浏览。

    从第一排开始,缓步行走,双眼如激光雷达一般将所见烙印到脑海。

    第一排,第二排,第三排……

    一直走完了第三十六排。

    紫铜塔比他想象的大了两三倍,三十六排书架,每一排都有十二个书架。

    每一个书架都有五层,每一层都满满当当密密麻麻,很难计数到底有多少书。

    这里的藏书有的枯黄,有的崭新,显然是不断的有新书流进来,藏书不断增加。

    他走完一遍,在脑海里搜索自己感兴趣的名字,找到一本正要去看,忽然停住。

    楚煜身穿紫貂裘,潇洒的慢慢踱步进来。

    他东张西望中,停在一个书架前,抽出一本漫不经心翻动。

    法空好奇。

    不是不对外开放吗?

    自己立下大功,所以可以破例一回,那楚煜呢?

    他摇摇头,不再浪费时间多想,走到另一个角落,抽出一本书来细读。

    沉浸于书的海洋里,时间过得飞快。

    “当……”一道钟声响彻整个雷音塔。

    法空回过神,发现众和尚纷纷放回书,依依不舍往外走。

    他明白已经到关闭藏经阁的时间。

    他依葫芦画瓢,将书放回,出了雷音塔,发现已经是夜晚。

    寒冷夜幕中,弦月斜挂。

    溶溶月华洒落。

    雷音塔仿佛吸纳了月光,变得紫幽幽的,照得周围一片明亮。

    他回到自己精舍的时候,发现对面的精舍,赵怀山正直挺挺站在门口。

    看到他出现,赵怀山抱拳,沉声道:“法空和尚,我家公子有请。”

    法空微笑合什,便要拒绝。

    “吱—”院门打开。

    楚煜推门出来,俊美的脸庞露出笑容:“法空和尚还没吃饭吧?不如过来吃些夜宵,垫一垫肚子。”

    “……叨扰。”法空看他如此盛情,知道不宜再拒绝,否则便成了仇人。

    即使不能成朋友,也不必成仇人。

    ——

    通明的灯火照得小院纤毫毕现,宛如白昼。

    院内四角各摆着两个炭炉,八个大炭炉被烧得通红,热量逼人。

    除了院子四角,小亭的四角也各摆着一个大炭炉。

    楚煜正坐在小亭石桌旁,亲自沏了一盏茶递给法空,法空则正在吃着一块点心。

    五个护卫都站在小亭外,亭里只留二人。

    两人谈天说地,天文地理,医棋星卜,信马由缰的随意说话。

    法空身负慧闻、莫青云及邓远征的记忆,时间的远近,地理的远近,还有社会层次的上下,几乎全都覆盖,论见识之广博当然不是一般和尚可比。

    这种情况随着他大光明咒再施展,会越来越明显。

    从书上看到的知识与亲身经历的智慧,当然不能相提并论。

    “法空和尚,你竟然也能进藏经阁读书?”

    “楚公子,这正是我想问的。”法空笑道:“大雷音寺的藏经阁是不对外开放的,我进去,是因为是金刚寺弟子,楚公子你呢?”

    “我这一次来是捐书的,给大雷音寺奉上一千本藏书。”

    “好大的手笔。”

    “奉母命而行,每年都要过来替母妃奉香还愿献书。”

    “原来令堂是信佛之人。”法空恍然点头:“善哉。”

    他装作没听出楚煜话中母妃两个字。

    心下暗叹。

    果然是皇家贵胄,是小王爷。

    不知是哪一位王爷之子。

    “母妃身体太弱,又有病在身,实在受不得大雪山的寒冷,只能我来代替。”

    “原来如此。”

    “和尚你呢?”楚煜笑道:“你为何也能进去?我可知道大雷音寺的规矩,你们金刚寺弟子正常来说是进不得藏经阁的。”

    法空笑道:“我嘛,先师遗泽,机缘巧合。”

    楚煜若有所思。

    恰在此时,外面传来净离的声音:“法空?哪儿去了?”

    他话一说完,已经鬼魅般出现在小院:“咦?”

    “放肆!”赵怀山断喝。

    他踏上前,猛出拳。

    净离随意一挥僧袖。

    “砰!”赵怀山觉得自己好像被巨浪席卷腾空,身不由己的飞出了院外,撞进精舍外的照壁。

    这几间精舍门外十米左右,都立着照壁,壁上画了氤氲的云纹。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