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长生从金刚寺开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11章 天诛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最新网址:m.qianyege.com(千夜阁)

    他一向不打无准备之仗,奉行凡事预则立,凡事求稳妥,所以准备了这灵丹。

    果然用到了。

    “如此灵丹,真没听说过。”莲雪轻轻点头。

    世间的灵丹就那几种,都是顶尖大宗的灵丹,像太阴转魂丹已然是最顶尖的。

    可药医不死人。

    再灵的丹,也未必能救回性命。

    “可惜,再没办法问师父了。”法空惆怅叹息。

    看他如此,宁真真翻一记白眼。

    她慧心通明圆满,心如明月,照得人心纤毫毕现,一览无遗。

    法空很古怪,她没办一眼看透,也能通过细微表情与性情也能猜个十之八九。

    这是故意不让人多问了。

    那个神剑峰弟子有无形力量护着,也看不透所想。

    不过那时候自己慧心通明没圆满,如果像现在一般圆满,应该能看透。

    法空要更古怪一些,看他的心思,好像看水中月亮,乍看有影子,再看就看不清。

    莲心看法空神情,不忍再问,岔开话题:“这一次太险了,神剑峰弟子怎会来我们大雪山?”

    “他身上有这个。”宁真真从罗袖取出一柄小剑,递给法空。

    法空接过来。

    剑虽仅一巴掌大小,沉坠压手。

    墨绿剑鞘,剑穗紫金,沧桑沉郁中透着雍容华贵。

    剑虽小,气势不凡。

    他掂了掂小剑,轻轻一拔,戛然而止。

    他又拔了拔,仍没能拔出小剑来。

    “师弟。”

    “是。”法宁接过小剑用力一拔,顿时涨红了胖脸,还是没拔出来。

    他深吸一口气,僧袍缓缓鼓起,瞪大眼睛用出吃奶的劲往外拔,终于拔出了小剑。

    剑身漆黑无华,剑刃似乎没有开锋。

    法空接过来,轻轻挥动,轻飘飘的好像一块木炭雕刻而成。

    明明很沉重,偏偏挥动起来轻飘飘的。

    他从没有这么古怪的感觉。

    宁真真笑盈盈的:“这剑送给你啦,算是感谢你的救命之恩。”

    法空看一眼她。

    宁真真道:“不想要?”

    “真给?”

    “当然!”

    “那我就收下了。”法空还剑归鞘。

    宁真真抿嘴轻笑。

    法空知道她在笑自己修为低,即使得了剑也拔不出来,总不能剑一直不归鞘吧?

    法空递给莲雪:“师叔可知这剑的来历?”

    莲雪白一眼宁真真,无可奈何的摇摇头。

    这丫头,欠了人家一条命还是不服气,还要斗个不停。

    她接过来好一番打量,敲击数下传出笃笃声,取筷子试了试剑锋,确实无锋。

    最终她摇头,不认得。

    法空笑看宁真真:“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应该是天诛神剑。”

    “天诛神剑?”

    宁真真与莲雪及法宁都摇头。

    法空笑着收剑归鞘,塞回自己僧袖中:“来,吃饭,吃饱了,我想去看看那神剑峰弟子。”

    “死人有什么看的?想救活,那不可能了吧?”

    “灵丹再灵,尸首冷了也没办法。”

    “那看什么?”

    “就看看。”

    “看看就看看!”宁真真哼一声。

    莲雪在桌下踢了她一脚。

    宁真真顿时笑靥如花,酌一盏茶敬法空一杯表达谢意,法空坦然接受。

    她又敬法宁一杯,法宁红着胖脸一饮而尽。

    ——

    “就是这里?”

    夕阳之中,一行四人停在一片松树林,站在一堆新土前。

    斜晖通过树枝树叶,照在这坯黄土堆上,照在上面的一束红色野花上。

    这一束野花红如火焰。

    “就这里了。”

    “你埋的?”

    宁真真顾盼四周,妙眸灼灼,亮得逼人。

    法空道:“师弟,小心。”

    法宁顿时紧张,胖脸紧绷,左右顾盼。

    同时左手搭上法空肩膀,僧袍鼓起如球,罡气把两人笼罩其中。

    莲雪与宁真真后背相抵,明眸微眯只留一线,以眼睛余光捕捉周围。

    法空双手结印,微阖眼帘嘴唇轻动。

    法宁顿觉一股清凉当头浇下,脑海里的紧张不安瞬间消失。

    他一片平静,思维转动开来。

    于是轻轻转身,后背朝着两女。

    三人便分别守住了一个方向,可防备偷袭。

    宁真真与莲雪很快有同样感觉,清凉缭绕在脑海,思维转动更快,感觉更灵敏。

    她们知道这是清心咒加持。

    树林里缓缓走出一个黄袍青年,脸色焦黄仿佛有肝胆病变。

    他削瘦,劲拔,英俊,双眼阴沉沉盯着宁真真。

    法空若有所思。

    莲雪与法宁的修为都不逊色于宁真真,为何此人笃定是宁真真下的杀手?

    本章已完(2/2),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