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长生从金刚寺开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2章 佛塔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qianyege.com(千夜阁)
    前世,他从一个孤儿努力到名牌大学,再从一个销售到创立自己的公司,其间波折重重,艰辛险阻,数次都命悬一线要破产。

    当终于财务自由打算好好享受生活的时候,偏偏查出了身患绝症,只剩下一个月。

    短短几天间他经历了不信、不甘、愤怒、挣扎、绝望,最终是无尽的后悔。

    早知这么短的命,为什么不好好享受生活,为什么只顾着埋头赚钱,被钱遮住了眼。

    这时候,有一个朋友介绍一位高僧。

    他平时见佛像不拜,觉得佛爷太忙,哪有时候搭理自己,人还是要靠自己。

    但在这个时候,在医生没了办法的情况下,身处绝望的深渊中,他只能临时抱住佛的大腿。

    这位高僧相貌丑陋,僧衣洗得发白,进到他的别墅看一眼他,摇摇头只说两个字“难度”便转身离开。

    他能成功也非侥幸,心志坚定远胜常人,先找了两家咨询公司细细调查了这位了空大师的底细。

    这位了空大师确实是一位有道高僧,不是包装或者炒作出来的。

    随着病情越来越重,止疼药已经不管用,痛苦一日胜于一日,他一咬牙,孤注一掷的把名下所有资产全部捐给了空大师所在的寺院。

    这个时候的他,对金钱既失望又痛恨。

    再多的钱也救不了自己的命,却因为它,自己焦急上火才最终导致这绝症。

    索性一股恼全部抛掉,试着搏一丝机会,如溺水之人不放过一根稻草。

    两天之后,了空大师再次出现。

    赠给他一尊巴掌大小的药师琉璃如来佛像,一本《药师经》。

    传他手印与诵经之法。

    他学会之后,忍不住笑问:“大师,我不捐香火钱便是难度,捐了香火钱,便能得度?”

    “施主如今的最大愿望是什么?”

    “长!生!不!死!”这四个字他说得咬牙切齿,凶狠而绝望。

    在身患绝症之前,他最大的愿望是拼命赚钱,出人头地、扬眉吐气的活着,方不负一生。

    身患绝症之后他才知道什么是最珍贵最重要的。

    人世间最可怕的不是不能出人头地扬眉吐气,而是死亡。

    如果人生能重来一次,自己不求荣华富贵,不求山珍海味,不求意气风发,不求人上之人,唯求不死。

    生平大愿,唯有不死而已!

    “如来海,大愿船!”

    了空和尚朝他合什一拜:“施主捐出所有钱物,便是对这婆娑世界生出解离心,终于解开了船缆。”

    “先前施主无解离之心,纵使心有大愿,也如系绳摇桨。”

    “缆绳不解开,纵使拼命划船,船也不能动,又如何能渡?”

    “如今施主以大愿为船,解绳行船,必能登临彼岸,南!无!阿!弥!陀!佛!”

    说罢离开。

    他半信半疑,发现药师佛前结印默诵《药师经》确实能缓解疼痛。

    于是诵持越勤,身体越来越轻盈,三天之后便达到物我两忘,浑然无我,神游于天地。

    悠悠醒过神来时,已经来到了这个世界,转世重生于法空和尚身上。

    在七天之前,圆智老和尚寿终正寝,十八岁的原主悲伤过度之际强练武功,走火入魔而亡。

    他趁虚而入,占为己身。

    从此之后自己便是法空,法空便是自己。

    “法空……”

    想到这里,他笑着轻唤一声,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于是放下碗筷,慢慢悠悠踱到湖边。

    这具身体本就孱弱,又废了武功,得慢慢修养,挑两担水已经是极限。

    湖水清澈,湖底历历在目。

    碧绿水草如婀娜柳枝随风舞动,一条条银色小鱼在水草间倏然而来倏然而去,灵动而悠然。

    用沁人湖水洗过手与脸,绕湖慢慢散步消食。

    脸上一直挂着笑容。

    这寂静而温暖的小山谷是完全属于自己的,全赖圆智的遗泽深厚。

    幽静而封闭的山谷,清新的空气,明媚的阳光。

    还有孱弱的身体。

    不过身体虽弱,却生机盎然,他能清晰感应到身体正在一点一点变好。

    两个魂魄融合为一有种种神妙,五官甚至六官更敏锐便是众妙之一。

    他如今的眼睛所看的世界,就像是最顶尖相机拍摄的照片一样高清而绚丽,天空纯粹的蓝,小草生动的绿,鲜花夺目的红。

    他如今耳朵听到的声音,有清风掠过树梢的咝咝、拂过绿草的簌簌,吹动僧袍的款款,有湖水轻荡的哗哗,水拍岸边的啪啪,游鱼甩尾的清脆。

    他如今鼻子嗅到的味道,十六种花香,三十二种药香,肥臭,水气清新,绿草淡淡,即使各种味道揉在一起,也能一一分辨出每一种。

    他如今感应到的身体,心脏砰砰跳动,一下一下搏出血液哗哗在血管里汹涌,提供给肌肉以力量。

    清新空气被吸入肺泡,与血液融合,再化为精微之气在经络里流转。

    胃里的食物正分解出精微之气,沿着五脏六腑流转。

    身体在一点一点变强。

    世间如此之美好,活着何等享受!

    他怀着喜悦绕湖走圈,踩着厚软的茵茵绿草,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悠然自得。

    走着走着,他心神慢慢收敛,凝聚于内,进入了脑海那无垠的寂静虚空。

    湛蓝纯净,如晨曦初露的天空。

    寂静无声,如置身外太空。

    寂静湛蓝的虚空之中,一朵皎洁无瑕的月白莲花静静悬浮。

    蒲团大小,共九瓣,如同露水中的花苞刚刚绽放,娇嫩而皎洁。

    莲花之上是一尊晶莹剔透的药师佛跏趺而坐。

    大小与真人无异,相貌与他无异,正眼帘微垂,宝相庄严。

    左手持一柳枝,碧绿如翡翠。

    右手托一座小塔,铁塔高有一掌,漆黑如墨,没有一丝光泽。

    药师佛嘴里正喃喃低诵《药师经》,隐约梵音在脑海虚空飘荡不休,让他心静神宁。

    《药师经》诵到最后一句,虚空之上坠落下一滴露水。

    好像荷叶上的露珠,亮如水银,轻盈迅捷又精准的坠入药师佛百会穴中。

    药师佛微微亮了一下又黯淡,然后光芒钻进了座下莲花的一瓣。

    九朵花瓣,唯有这一花瓣有光芒。

    一遍《药师经》后,又一滴甘霖落下,药师佛微亮之后闪亮另一枚花瓣。

    先前一瓣明亮柔和,这一瓣微微含光。

    先前那一瓣已经被充满,不能再吸纳,意味着达到十年寿元。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