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从驿卒开始当皇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献俘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qianyege.com(千夜阁)
    献俘这件事。

    多是一个帝国光耀门楣的事情。

    相比于皇帝们要往上追封五祖之外,贺今朝也只是差人把老家的坟修缮了一遭,并没有像前朝那般修个陵寝。

    他始终认为人死就一了百了,还是多留些精神以及理念上的传承,更加重要。

    上一次鞑清小皇帝以及诸多权贵被大夏士卒送进京城的时候,周遭百姓闻风而动。

    各自带着许多备好的臭鸡蛋,烂菜叶子等见面礼,前来迎接“鞑清入关”。

    自从皇太极另辟蹊径之后,北直隶周遭百姓可没少遭到清军的杀害。

    如今大夏皇帝贺今朝当政,我们砸不到你皇太极,还砸不到你的狗儿子吗?

    父债子偿。

    那一次的献俘仪式后,给朱由检所在的“清扫小组”带来了极大的工作量。

    百姓们一边砸鞑清小皇帝顺治,一边胡乱扔东西,嘴里叫着好。

    等到囚车过去,人群散开,搞得朱由检从最开始的心情澎湃,直接转变为破大防了。

    而且作为昔日的大明皇帝朱由检在北京城里扫大街之后,许多退伍的原有明军时不时的,扫听朱由检负责的具体片区。

    从单个在这嗑瓜子扔地上,到三五个人约一起去嗑瓜子。

    不为别的,就是为了给他多增加些工作量,扫死他,顺便解气。

    谁让原大明皇帝朱由检,欠自己饷钱呢!

    现在朱由检扫大街,真是活该!

    当今陛下这主意出的真叫个好啊!

    对于这种事,城管倒是不好制止,他们也没有胡乱扔垃圾。

    就围在街上不多的垃圾桶旁边,手里的瓜子皮总有扔不进去的时候吧,这谁都没辙。

    反正皇帝扫大街早就成了景点,不能阻止百姓们争先来打卡啊。

    本来朱由检极为气愤,但是他得知是因为欠饷的事后,又没了脾气。

    因为在大明后期,是真的欠饷!

    他也没脸嚷嚷着朕都给了,全都被下面的臣子给贪墨了。

    国库里早就没钱了。

    谁不念着贺今朝的好?

    为了支援辽东的战事,往辽东运输各种物资,贺今朝给民夫把运费都给提上去三成。

    搞得北直隶周遭许多百姓认为鞑子也忒不能打了,打了两年多一点就全都玩完了。

    这批原明军士卒退伍后,给贺今朝运粮,有了点闲钱,自然是能够来昔日大明皇帝身边嗑瓜子,增加他工作量的资本的。

    瞧瞧你,再瞧瞧当今的陛下,对待我们,那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狱。

    当大头兵兴许还能有朝廷给结钱的机会。

    当民夫,连你运输的牛马驴车都能一块给没收喽。

    不仅没有一分收入,家里的农活还得撂下也就罢了,还得赔钱。

    谁愿意给大明当民夫啊?

    全都得服劳役。

    当朱由检在报纸上得知朱亨嘉这个狗东西,废除大明皇帝传承,直接以洪武皇帝为祖,又改为永历年号后,气得破口大骂。

    今日,便是献俘的日子。

    大明最后的抵抗力量已经被大夏军队消灭。

    想要跑到海外,举起大明皇帝的旗帜都很难。

    对于这个“大明皇帝”,北京城周遭的百姓就没那么多感触了。

    朱亨嘉只是个藩王,他有什么资格当皇帝?

    大明正牌皇帝可是在城内扫大街的,谁要是想要增加朱由检的工作量,那不是方便的很?

    朱亨嘉这个“替身”,还真不配得到什么热烈的关注。

    一路上自是有押运士卒说过那种献俘的趣事,这都落在了朱亨嘉耳中。

    他暗暗下定决心,朕已经是当了皇帝的人,绝对不能受此屈辱。

    可囚车到了北京后,并没有多少人前来拿着“礼物”看望这位南明皇帝。

    他连广西全境都没占全,也配称什么皇帝?

    正主可都在北京城里扫大街呢。

    朱亨嘉一路上畅通无阻,仿佛根本就没有在意他这个大明皇帝似的,真是破了大防。

    作为永历皇帝下面第一大臣瞿式耜同样被架在囚车里,没进北京之前可以坐着。

    可一旦入城,都得被强行立起来,让众人看清楚这颗面庞。

    瞿式耜还是天启年间来的京师。

    新皇登基后,他就开始抨击还未倒台的魏忠贤,并且针对国家安危提出了许多建议,举荐了徐光启、孙元化等一批能臣。

    但是在覆灭阉党魏忠贤后,遭受到了温体仁、周延儒等人的排挤陷害,被削职回乡。

    昔日排挤他的人早就死的干干净净,可这大明天下也终究是换了门庭。

    相比于朱亨嘉,瞿式耜还是非常有骨气的,他投降,自己决不投降。

    然后朱亨嘉就被分配出去扫大街了。

    瞿式耜被下令处斩。

    都这个时候了,还想当大明的忠臣。

    好死!

    这一路上的所见所闻都没有让他的观念有所改观,也就不需要改造了。

    对于这种死硬分子,贺今朝都没有想劝降的欲望。

    大明忠臣可真的比大明皇帝还要稀有!

    这一次菜市口周遭站满了前来看热闹的人。

    关键是贺今朝问鼎天下之后,很少会举行什么示众杀人的事。

    特别是大明忠臣。

    瞿式耜,朱由检也混在人群当中。

    此等忠臣,竟然早早就被削职回乡,他甚至都有些没印象。

    可瞿式耜在大明覆灭之后,还能举起大明旗帜,抵抗锤匪的进攻。

    一想到这里,朱由检就不住的心酸。

    此等贤臣良将,朕为何就没有早点发现呢?

    可以说,在明末,是从来不缺乏能臣的。

    但谁都无法力挽狂澜,只能陪着朱由检把大明这个油门疯狂的踩到底,直到撞了南墙,搞得车架支离破碎后才罢手。

    “我主在北,不可使我面南而死!”

    瞿式耜被绳子捆着,对着台上的监斩官大吼道。

    党守素便招手,差人去把朱由检喊来。

    叫他就站在南边,想要当大明的忠臣,成全你。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