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从驿卒开始当皇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天下一统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qianyege.com(千夜阁)
    刘承胤于焦琏两个人之间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前两日突然内讧可谓是积怨已久,双方终于忍不住动起手来。

    实则是客兵针对于广西本土兵的蓄意报复。

    主要原因还是瞿式耜那里,他对于客兵过于纵容。

    刘承胤他酗酒无赖成性,又是从云南跑来的客兵。

    在他投靠之前先是准备了一套说辞,说什么决不投降锤匪。

    听闻桂林督师仁慈好时,故而以勤王出滇,前来勤王。

    焦琏得令便派前部将赵兴前去郊外作为使者迎接,但是滇兵军纪不好,正在烧杀百姓。

    赵兴对于他们很是不满,下令制止,遭到滇兵反打,于是他只能率部拿刀子说话,直接杀了五百多人。

    尸横遍野,滇兵都给吓惨了。

    这不是大明官军的潜规则习惯吗?

    大家同为客兵,朝廷不怎么发饷钱,所以也就默认了可以抢掠作战地带的百姓。

    广西本地士卒军纪就这样好吗?

    双方在刚见面的时候,就爆发了极大的人命冲突。

    反倒是瞿式耜连忙把赵兴给召集回来,说什么国家危在旦夕,诸将应当齐心协力,共扶社稷,一切以大局为重,如何能够私斗?

    然后为了平息滇兵的怒火,示意焦琏把自己的心腹大将赵兴给砍了。

    一个人赔人家五百多人的性命不过分吧?

    事情才得到解决。

    焦琏虽然忠于朝廷,但是对于瞿式耜要自己亲自斩杀自己心腹这件事,他心中也是极为恼火。

    焦琏心中闷闷不乐,对自己的亲卫说道瞿公骄客兵、轻心腹,琏死,无地埋骨矣!

    刘起蛟与大西军交战,战败,焦琏按军法诛杀之。

    然而琏之所以总是取胜,是倚靠部下赵兴、刘起蛟、白贵。

    在他率部殿后抵御锤匪追捕的时候,白贵又战死。

    自从白贵战死,赵兴与刘起蛟坐事被杀,焦营兵力从此衰弱了。

    所以刘承胤才敢直接兵变报复。

    可瞿式耜在事发后一句以大局为重,又放任客兵离开,实在是让焦琏伤透了心。

    现在他只想为自己的部下报仇,砍了刘承胤这个狗头祭奠。

    刘承胤虽然不知兵,但个人悍勇还是有的。

    他手持铁棍,当即与焦琏对打起来。

    两人还不断的喷着垃圾话,互相问候对方家人。

    叮叮当当。

    不大的城墙周遭,已经自动清空了场子,供这两位主将厮杀。

    刘承胤甚至还阵前喝了几杯酒为自己壮声势,此时铁棍舞的更是兴起。

    一个是越打越兴奋。

    一个是越大怒气憋的就越多。

    贺赞站在远处拿着单筒望远镜瞧着城墙上的西洋景,倒是没想到刘承胤还挺能打的。

    「将军,我们要不要放炮助力刘先锋?」

    贺赞摆摆手,这才打的哪到哪啊。

    今天是围城第一天,打的激烈一些实在是正常。

    攻城战又是损伤极大的战事。

    若是公然放炮打友军,让投降大夏军队的张献忠部将如何去想?

    在如何打仗当中,搞死一些人,用不着这么不光彩的事情。

    有的是法子。

    更何况贺赞并不觉得刘承胤相对于他是必须要死的存在。

    有他这么一条好狗去咬死忠于大明的狗,也不错。

    就看刘承胤能不能在激烈的战事当中活下来了。

    贺赞派人

    去以大西军为主力的陷阵营训话。

    叫他们好好瞧瞧降夏的原明军,打起昔日队友是如何狠辣的。

    既然你们选择转换了阵营,对于以前就要好好切断。

    在战场上对待敌人心慈手软,那不仅会害了你的性命,也会害了你周遭兄弟的性命,到时候军法不容情。

    别总想着前朝的好,要知道,你的命是大夏给的。

    否则早就一刀砍了。

    艾能奇在大夏军队的围困当中,没能逃跑成功,故而顺势投降。

    在跑就得跑去深山野林当中去当野人,还得遭受毒虫咬,一个不留神就没了命。

    更何况还传言越南等地有瘴气,谁不心里发憷?

    现在艾能奇瞧着这帮明军投降锤匪之后,用这么大力气死命的攻打明军,他也被激起来了战意。

    咱大西的兵,绝不比狗大明的兵差!

    待到明日,终究是我大西的兵攻克这桂林城。

    况且他同明军也交过手,根本不放在眼里。

    刘承胤勇勐倒是勇勐,但是跟着他上来的亲兵死的差不多之后,他也不行了,被见缝插针的射中了好几根箭。

    等他折断身上的箭失,往城外瞧着。

    锤匪士卒依旧在冲锋,但是他身后护住的云梯,在纠缠当中,已经被推掉了。

    明军已经把他这里包围住。

    「刘承胤,你今天得死在这。」

    焦琏手持长刀恶狠狠的道。

    刘承胤挥舞了这么半天的铁棍子,也是十分的乏力,真要是再打下去,指定得力竭而亡。

    他手握铁棍,看着周遭的明军,大吼道:

    「谁来谁死!」

    「射死他。」

    焦琏可没有那么讲武德。

    若是能把锤匪先锋大将给阵斩在城墙之上,对于提升士气是极好的。

    刘承胤直接挥舞着棍子砸开身后的士卒,纵身一跃,企图摔在城墙下的尸体上逃生。

    刘承胤背后又中了几支箭跳进了城外的尸堆里,丢掉手中的铁棍,连滚带爬拖着推跑路。

    额头上登时冒出豆大的热汗,他肯定自己的腿折了。

    主将着甲,只要运气不是太差,不至于被几支箭射死。

    甚至许多人都被箭失射中后,还能带箭冲锋突围。

    「放箭,放箭!」焦琏急的大叫。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