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诡异监管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一千零七十章:焚烧五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qianyege.com(千夜阁)
    鬼,开始杀人了。

    第一个找上的人,是来自第四分店的房邵,那个曾经在城乡小学外说出季礼传闻的光头汉子。

    后车中,有袁宽这个魁梧的壮汉坐镇,但此刻的情况就连他也是无用。

    整辆车已经撞在马路牙子上,车身摇动,不时发出硬碰硬的撞门声。

    房邵在副驾驶座上,透过车窗的玻璃,依然能够看到他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好似一块烙铁。

    车窗隔绝了声音,听不到炙烤的“滋滋”声,但那种滚烫仅靠视觉就能够完美表露。

    他的脸皮好似一块内部生火的红灯笼,皮下的暗红宛如一团火要烧光五脏六腑,鼓起的青筋发紫发黑,随着神经的抽搐在跃动。

    两只眼睛不停上翻,双手不知所措地乱抓乱摸,凄厉的惨叫声快要震碎玻璃。

    而最诡异的,当属他表皮上犹如水墨般流动的一缕缕深色暗纹。

    这些暗纹密密麻麻的连成片,但若近距离观察,会发现这些纹路都与蚯蚓般粗细、长短,只是由于数量太多、速度很快,看起来好像成了一整片。

    在滚烫发红的皮肤表面,流动的神秘暗纹,这一幕造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

    但,蹊跷的是。

    房邵快要被活生生地烫死,可掐住他上半身的袁宽,与抓住其手腕的时曼,在近身接触下却好像并没有感受到那种炙热。

    他们还在用一种很原始的方式,来试图对房邵的意外做出相应的解救。

    车内六人,只有李大红具备一件对抗性罪物,可她却只是在后排座上冷眼旁观,没有伸出援手的打算。

    在房邵的呼喊越来越凄惨之际,季礼、薛听涛、梅声与卫光四人,终于来到了近前。

    时曼在见到几人后,脸上的紧急之色更甚,仓皇开口道:

    “几位,房邵不能死!”

    季礼第一眼看到房邵的时候,其实已经很晚了。

    因为房邵的脸此刻真的与一颗干瘪的红柿子相差无几,通红的表皮开始泛起大片褶皱,将深色暗纹揉进面皮里。

    整个人的意识已经消失殆尽,双目浑浊上翻如一对剥皮的荔枝,嘴唇干裂翻起死皮,面部皮肤龟裂开来,挣扎的力度越来越小。

    时曼的话不错,房邵不能死。

    作为第一名在任务中遇袭的店员,他为什么会被选中,到底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他是第一信息人。

    但现在一切都晚了。

    当车门被卫光拉开后,季礼就看到房邵如同一根面条人般直接从座位上瘫了下去。

    从房邵遇袭、时曼拨打电话、再到季礼赶到,一共也不过半分钟。

    但就是这半分钟,竟将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了一块被从内部烧焦的皮囊。

    而随着房邵的性命彻底终结,刚才还在皮肤上鲜活如有生命般的深色暗纹,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好似从未出现过一样。

    寂静伴随着恐惧,在这张散发着诡异味道的皮囊上,快速蔓延。

    袁宽泄气地瘫在后座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表情呆滞。

    胡暖暖、李大红和另外一名第四分店店员,直接纷纷侧过头去,不敢再看死亡现场。

    时曼怔怔地望着房邵的尸体,脑海中均是他临死前的痛苦与折磨。

    太蹊跷了。

    房邵死的毫无征兆,也毫无反抗,就是坐在副驾驶上,上一秒还在与她说话,下一秒就好像体内燃起了一团无形火焰。

    坐在最近的时曼,根本不知道他违背了哪一条禁忌,触犯了哪一条死路。

    鬼,连面都没露。

    可房邵,却被体内的无名之火把五脏六腑全部烧光,就剩下一张人皮。

    “没救了,明显是烧死的,但尸体不烫,同时……”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