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阴司当差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暂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qianyege.com(千夜阁)
    须臾后。暂停键松开,时间终于重新流淌起来。停滞的尘埃和碎石登时宛如滚滚洪流,裹挟着风声撞在废墟各处。“砰!”它轰然栽倒在地,支撑身体的精神气彷如一下子被抽空,溢出眼眶的森然火焰飘摇黯淡,渐渐收到状若火山口的瞳孔内。庞万龙面目冰冷,俯视着它,大手紧握矛杆,拳臂肌肉发劲,矛尖缓慢而坚定地刺穿颅骨,顶开表壳石甲自另一头出来。长矛似有不可思议的神力,竟然能将它压制住,全程动弹不得。一直咬着它身躯的夜龙微微松开獠牙,旋即一股冷气悄然弥漫在整个地下空间,只见霜冷的月华倾泻在它的身躯,瞬间将其冻成坚硬的冰雕。“轰!”彷佛预知了自身的下场,它眼瞳中竟骤然爆出一团火花,在坚冰里扭曲扩散,石甲嗡鸣震动,一缕缕火似的符文在石甲表面浮现成形。不到眨眼的功夫,冷热交替的雾气升腾。庞万龙目光一凝,虚空中宛然奏起金铁狰鸣的声音,右手抬高,掌心立马呈出日月相映的图案,阴阳鱼一般交错旋转,旋即重重压了下去。“封!”这一刻,时间倒流。徐徐升起的雾气被拉回了坚冰中,狞恶的邪火被拔去爪牙消失不见。它睁着眼睛的面容被定格住。庞万龙见状微不可察地呼出一口气,意味纷杂地心道:“结束了。”短短不到三秒钟的时间将魔威滔天的它镇压封印,其中可是做足了大量准备。先让昼龙打头阵,迫使它用出预知,再让恢复好的结界显现威能,进一步逼压它,幻身的出场促使它第二次用预知,最后是夜龙同庞万龙的突袭。一锤定音!转而。直升机螺旋桨的声音及机器运作的嗡鸣响成一片。庞万龙微微昂首,眼中映出闪烁不定的红点。数以千计的曙光警卫自极高处的窟窿上蜂拥落下,一同降落的还有士兵们,或索降或是干脆凭肉身的强悍直接坠落。战斗直升机的探照灯照明底下的废墟。黑暗的空间倏地张开一道口子,里面快步奔出拿着担架的军医。即是此刻,嘈杂而有序的呼喊慢慢填满断壁残垣。“吼!”但见昼龙盘旋一周,炽热明亮的火焰将散落在各处的邪火扑灭,顺便将缠绕阴气的死意驱逐干净,方才回到庞万龙的身边。长约百丈的身躯肉眼可见地缩小,直到变成手臂大小,这时候由内而外散发的明火不再夺目刺眼,变回应有的温暖和煦,亲昵地在庞万龙的拳臂间灵活盘旋。却与方才那副威严庄重的模样完全不同。这时庞万龙面上的杀机敛了下去,双目深邃,没有流露出半点情绪。他只是站在那儿。而这场战斗,终于是尘埃落定。……与此同时,另一边。“救人!”“那边有伤者,快跟我来。”沈国申呼出一口猩气,源源不断涌出的力量强行将身体各处的剧痛压下,他用力拍了两下脑袋,睁开眼睛环顾起四周的状况。眸底慢慢绽出胜利的喜悦,一下子自地上爬起来,踉跄站稳。沈国申看见两名医者蹲在吕百岁的身边,隐隐还能听见交谈声,听到吕百岁没有生命危险时,他禁不住松了口气。‘战斗结束了……’他忽然想道。不知怎的,沈国申蓦然有恍如隔世的感觉。这一晚发生的事情要比过去几年还要多,几次生死让脑中的弦始终紧绷,不敢放松下来。不过……最后还是他们获胜了!沈国申想着,目光定在前方金刚高大的身形上,扯了扯嘴角,露出笑容:“金刚。”吐出的话音嘶哑干涩,可其中的喜悦却是掩藏不住。金刚没有回头。沈国申以为是自己嗓音太小的缘故,连忙迈开大腿来到金刚身边,嘴里却是已经悄悄换了个称呼,喊道:“队长。”金刚依旧没有任何回应。沈国申眨了眨眼,心里登时咯噔一声,又是一步迈到金刚面前,就是这一看,脑袋就像是猛然挨了一记重锤,眼眶一下子红了,颤抖喊道:“队长……”胜利与活下来的喜悦瞬间被巨大的悲伤淹没。只见金刚瞪大眼珠,双眉拧在一块,试图将痛苦与疲惫全都压下去,浑身肌肤焦黑龟裂,是被邪火高温焚烧侵蚀,流尽了身体里每一滴血液。他没有气息了,他死了。沈国申张了张口,似乎想起了什么,目光再次搜寻起来,另外两道身影却是无论怎的都找不到了,失魂地喃喃道:“蝎尾,霜凤……”他们全都死了。沈国申泪雨滂沱,浑身都失去了重量。实际上他早已有牺牲的觉悟,不惧怕死亡,可是为什么自己还会如此悲伤,为什么止不住眼泪,心脏就像是被攥紧般窒息痛苦。“我们不会抛弃战友。”恍惚间,他看见金刚带着笑容,用大手重重拍了下自己的肩膀。对呀,因为我们是生死与共的战友。“什么情况。”“我检查了一下,他应该是吃了蝎尾的毒药大幅刺激了身体潜能,抵抗住死意对身体的侵蚀。不过这会儿大喜大悲对他身体消耗极大。”“能救回来吗。”“可以,这种毒不难解,保住一条性命不难。”“那就好。”沈国申眼前金刚的面容一下子变得成另一个人,五官棱角分明,一生戎马的铁与血已经融进他的灵魂、骨骼,眼神带着关心看过来。马收复用力按了按沈国申的肩膀,看着他的眼睛认真说道:“活下来。”是的,只有活下来。他们的牺牲才是有价值的。沈国申记住了这句话,慢慢闭上眼睛。……马收复目送救援人员离去,转身朝庞万龙走去。一袭军装的庞万龙立于石块上,三米高的身姿宛然巍峨的高山,在场的任何人只要一扫眼就能看见他,就像是主心骨那般,给予无形而磅礴的力量。“将军。”马收复在庞万龙面前站定,瞅着对方坚毅的面容,却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很简单,他跟庞万龙搭档几十年,知道对方现在心里不好受。烛阴不仅是庞万龙的嫡系部队,里面的每一名战士都是由他亲手培养起来的。蝎尾、霜凤、金刚在庞万龙心里说是自己的孩子都不为过。结果今夜都战死在这儿。庞万龙看了一眼马收复,似乎在极信任的兄弟面前方才会流露出一点藏在心底的情绪。那是很浓郁的悲伤。转而就被庞万龙敛了下去,甚至会产生一种错觉,刚才的悲伤到底是不是真的,因为眼前那张坚毅的面孔就像是钢铁一样,好像任何风浪都无法摧垮它。“马革裹尸,军人能死在战场上是最好的归宿。”庞万龙的话音铿锵有力,不吝夸奖:“他们都是好样儿的,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他们用生命救下了无数的人,是真正的强者,我为拥有这样的部下而感到骄傲自豪。”什么是强者!就是敢向更强者挥拳,而不是屈服。蝎尾以命做局,霜凤保护战友牺牲,金刚战死。然而不止是他们,沈国申、吕百岁、持锤战士……一名名战士用生命探出了朱宏光的情报,拿命削弱了对方的实力,破坏无始神教蓄谋已久的恶谋。如果没有他们,庞万龙又如何能做到对它一击必杀。马收复用力点头。这时候任何的言语都是苍白的。就像他跟沈国申说的,只有活下来才能证明战友的牺牲没有白费。其实自末世开启,几代军人无疑都是见惯了生死离别,可是不代表那颗心就对死亡麻木了,成为了一具行尸走肉,而是一种更为强大的心灵力量撑起他们的身、骨、魂。庞万龙这时余光向远处一瞥。两名战士脱下头盔,露出年轻而疲惫的面孔,杵在原地失魂落魄。召唤拳臂的四级新人类士兵陷入昏迷,除了他俩,此次铁壁城派来执行任务的第三军将士全部壮烈牺牲。庞万龙同样注意到了,嘱咐道:“好好安顿好他们。”“剩下的事情,我会安排妥当。”马收复认真说道。这些事暂且告一段落。随即,马收复目光挪向地上的冰雕,打量冰封在其中的它,即便处于封印状态,那股邪恶恐怖的气息依旧让马收复不禁微皱起眉头。“无始神教信仰的神只就是祂吗。祂要如何处理?”听到马收复的问话,庞万龙眸光沉了沉,开口回道:“祂充其量只能算是分身。不过这回倒是证实了他们信仰的神只并非虚假。“沿着今晚发生的线继续调查下去,尽快把这群躲在下水道的老鼠揪出来,要一口气将其连根拔起。”“是,我会亲自抓着这条线。”马收复想了想干脆将此事揽了过来。庞万龙点一点头,又道:“祂现在被我封印住,属于可控的状态,先让人对祂进行研究,说不定能顺藤摸瓜揪出后面真正的家伙。”“这事由我全权负责。”庞万龙补充道。“明白。”马收复自是不会提出反对意见。但见夜龙这时张口将它吞入腹中,旋即身躯猛地一摆动,没入空间中消失不见。“这里交给你了。”庞万龙说完立即转身离去。“恩。”马收复注视庞万龙消失的地方,依旧锁着眉头,心道:“奇怪。”没由来的,他倏地感觉有种难以言诉的地方。关乎庞万龙……可若是非要说出个所以然,其实连马收复自己都讲不上来,只是基于几十年的交情和了解,让他下意识觉得有点奇怪。或许是今晚金刚等人的战亡吧……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