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问鼎十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二十八章 嚣张跋扈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qianyege.com(千夜阁)
    >开封府南城。

    六万余灾民挤在一处,难免出现脏乱情况。

    尽管朝廷救助得当,安排了吃住,可灾民一路逃难而来,病的病饥的饥,尤其是现已入冬,受寒的灾民更是数不胜数,朝廷也没有足够的人手将他们一切都安排妥当。

    宋琪蹲在六个火炉旁,挥舞着扇子,六个火炉皆炖着药汤。

    宋琪字俶宝,幽州人氏,因后晋割让燕云十六州,成为契丹国治下的汉人。

    随着时代的进步,契丹已经不能用蛮夷来形容了。他们也开始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文化。会同四年契丹就仿造汉制,在燕云地区开设贡举,招募人才。

    宋琪前往应试,一举中第。起初担任寿安王耶律璟的王府侍读,后又被幽州节度使赵延寿征辟为幕府从事。在燕云获得了不小的美誉,与同乡的宋雄并称二宋。

    接着契丹军攻破汴梁,灭亡后晋,并改国号为辽。宋琪作为赵延寿的幕僚,也随军进入中原。

    但因辽国在中原为非作歹,很快又给赶回了燕云。

    宋琪不愿北归跟着契丹混,便留了下来,同河中节度使赵赞一并投了北汉,又随大势跟了大周。

    赵赞能够高居节度使,全靠一个老爹,自己是一点本事也没有。宋琪不想碌碌无为,辞别了赵赞来到开封寻找机会。

    在开封遇到了志同道合的寇湘以及一种与夹缝中求存的读书人,一边相互共勉,一边寻找出仕的机会。

    罗幼度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给了宋琪、寇湘足够的震撼。

    这个世道,读书人太不值钱。

    想要当个官太难。

    两人又不愿意去给那些满脑子肥肠的武夫当幕僚,便困在了开封。

    两人一度怀疑自己读书有何意义?

    直到听到罗幼度的话,顿时开悟。

    我辈读书所谓何事?不就是修身治国平天下?

    而今灾民齐聚开封,我们这些读圣贤书的焉能不闻不问?

    宋琪、寇湘两人将亲朋好友叫上,一并来到开封城南协助朝廷照顾灾民,略尽绵薄之力。

    宋琪所学甚杂,略懂医术,便负责为灾民熬制驱寒汤药。

    六个火炉将他围在中间,让他在这冬天里出了一身热汗。但火炉再热,也热不过心头之火。

    “俶宝!”

    寇湘大步走来,手里还端着汤药碗,一脸焦急的来到近处,说道:“你快去看看,那边好像有一个人不行了。”

    寇湘是华州下邽人,也是一名状元,不过是后晋开运二年的状元,当初也曾轰动一时。只是这个时代的状元并不值钱,更何况是前前朝的状元。

    宋琪神色微动,招呼了一个朋友,让他帮着看好火候,随着寇湘来到了一处荒弃的屋子。

    屋子已经初步做了清理,里面住着七名病患,他们住的非常简陋,就是一张木板上面铺着席子,隔着地上的寒气。

    就这环境已经非常好了,至少有屋子遮风避雨。部分灾民,尤其是后来的住在城外的,情况更加恶劣。

    寇湘来到一老者面前,老者身旁还有一哭花脸的小姑娘,一边叫着“爷爷”,一边哭喊着,让人听得心疼。

    宋琪上前给老者把脉,摸着那细微若有若无的脉搏,眉头越皱越紧。

    寇湘并不懂医术,在一旁急的不住搓手。

    “不对呀!”宋琪古怪的嘟哝一句。

    寇湘忙道:“什么不对?”

    宋琪道:“老丈的脉象不像是生病……”他说着发现了什么,身手将老者的前襟左右拉开。

    “嘶!”

    不约而同的,宋琪、寇湘都吸了一股凉气。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