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灯判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一千二十七章 道门本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qianyege.com(千夜阁)
    忘川河就在阴司,里边大把金豆子,却没看见一个冥道修者过来捞功勋。

    师父摇头道:“他们不能碰河里的罪业,在这世上,除了师父、师兄还有我,没人能碰忘川河的河水,

    那条独木舟和那张渔网,是师父外身的一部分,除了我们三个,寻常人只要碰了忘川河水,不管多高的修为,都会形销骨烂。”

    “不碰水,直接用工具捞呢?”

    “你怎么总喜欢钻空子!”师父无奈叹口气,“直接从河里捞上的功勋,河水会依附在上边,擦洗不掉,也只有我们三人,知道脱去河水的手段,否则就是玄武真神碰了河水,也难以幸免。”

    “忘川河如此凶悍?”徐志穹以前就听人说过,不能触碰忘川河水,没想到就连玄武真神都抵挡不住。

    师父点头道:“忘川河的起源,只有师父知晓,师兄或许也知道一些,应该是阴司构建之初便有了。”

    徐志穹又问:“那被咱们抓回来的那些罪囚呢?罪业在两寸之上的罪囚呢?他们的罪业如何处置?”

    师父问道:“罪业不足两寸,不能摘取,否则会遭到道门严惩,除非有赦书免罪,这是师兄为了防止判官滥杀定下的铁律,

    你可知,师兄定下的铁律,为何是两寸?”

    徐志穹思考过这个问题,但一直没有得到答案。

    “应该是两寸罪业,刚好到了死罪的界线。”这是徐志穹唯一能够得到的答案。

    刘恂叹道:“大多数情况如此,但偶尔也有特例,罪业两寸的人未必不能改过,罪业一寸九的人,再过些时日,未必不是大奸大恶之徒,

    师兄设置了是非议郎,给了判官一个申诉的机会,就是为了防止这种特例出现,

    当初之所以把罪业定在两寸,是因为两寸罪业,到了魂魄不能担负,河水不能消融的地步。”

    魂魄不能承担,河水不能消融?

    徐志穹摇头道:“不解。”

    刘恂没说话,盯着一个亡魂看了片刻。

    那亡魂喝了孟婆汤,迷迷糊糊走下了奈何桥。

    到了奈何桥尽头,焕殊大帝的手掌出现,在他头上拍了拍,没拍出罪业。

    “这是个一点罪业都没有的人?”徐志穹问。

    刘恂摇了摇头:“难说。”

    焕殊大帝的手一直在那人的头顶上摸索,摸索了许久。

    他似乎摸到了某种东西的痕迹。

    确认过那痕迹后,焕殊大帝的手将那亡魂提了起来,扔进了忘川河。

    魂魄在河水里挣扎片刻,化作了一团灰尘,被河流迅速冲散。

    师父道:“这就是所谓的魂魄不能承担,

    罪业超过两寸之人,如果死后罪业没被摘取,也会蜕去外壳,钻进魂魄之中,只是魂魄无法承担罪业之重,最终会从魂魄之中掉落出来,

    适才那人,头上有罪业的痕迹,可魂魄之中却没有罪业,证明他的罪业超出了两寸,超出了魂魄能承受的范围,

    他的罪业没被判官摘走,他也没在地府之中承受磨砺,实属漏网之鱼,按照道门规矩,他被师父扔进忘川河中,灰飞烟灭。”

    徐志穹愕然道:“罪业从魂魄之中掉落了出来,掉到何处?”

    “难说,大部分掉在了凡尘之中,也有不少掉在了黄泉路上,这些蜕了壳的罪业,寻常判官看不到,阴司修者也看不到,只有师父、师兄和我三个人能看到,

    若是被我们捡走,尚可妥善处置,若是没人捡走,则会被罪主用特殊手段拿走,

    罪主第一次临世,被混沌打到濒死,战力尽数丧失,

    第二次临世,又被众神封印,战力仅剩丝毫,

    然而这些年来,他就是凭着从人间汲取罪业,逐渐复原的。”

    魂魄不能担负,原来说的是这个情况。

    “河水不能消融,又是何意?”

    刘恂道:“稍等便知。”

    两人在河边又等了片刻,师父再次用予夺之技强化了徐志穹的视力。

    徐志穹看到一个年迈的身影,背着一个沉重的麻袋,从阎罗殿里走到了河边。

    看到那清瘦伛偻的身影,徐志穹很不忍心的问了一句:“又是焕殊大帝么?”

    师父点了点头:“师父是个闲不住的人。”

    那老人背着麻袋,来到河边。

    正在河里捞金豆子的焕殊大帝,把船靠到了岸边。

    老人登上了船,来到忘川河中央,把一袋子碎烂的罪业,洒了进去。

    徐志穹道:“这些碎烂的罪业,从何而来?”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