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权宠娇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乱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qianyege.com(千夜阁)
    「大长公主,这种事情,您还得向皇上解释。」玉相不是很有诚意地道,手往外一转,「明和大长公主,您请。」

    「就这么容不下我吗?」明和大长公主凄然地问道,中山王世子其实已经告诉了她,皇上是不可能容许她活下去的,但皇上又想留下她的口供,之前是莫须有的罪名,如果有她的「口供」在,也算是事情有了正式的定论。

    如果没有自己的「口供」,有些事情就没有他们盘算的那么完美。

    这些话再一次从脑海中翻出来,明和大长公主用力地闭了闭眼睛,她恨,她好恨啊!

    「大长公主,您这话说的,如果不是您先做下了那些事情,皇上又怎么会抓您呢?您看您自己也是早早的得了消息,让子嗣先逃走了,现在您又说这样的话做什么。」玉相颇有几分得意地道。

    他和明相两个,差不多时间得的消息,路上还遇上了,玉相就请明相去请皇上的旨意,他刚带着其他几个朝臣跑这里来,就是怕自己不在现场,出了其他的纰漏。

    明和大长公主嘲讽地勾了勾唇,心里最后一丝希望熄灭了,匕首无力的落下,当啷落在地上。

    「害安国公府,害征远侯府?皇上,还真的看得起我,我一个老公主,又岂有这么大的本事做这种事情?不过是被推出来抵罪的罢了!早知今日,我何必当初,当初先皇看中的是齐王,欲立齐王为太子,皇上害了齐王,也害了皇上,而我……居然还帮他瞒下了所有。」

    安和大长公主大笑道,眼泪一串串地落下,声音尖厉而刺耳,既然活不了,她也不想活了,「这皇位原本是齐王的,齐王才是真命的天子,皇上一杯毒酒害死先皇,谋夺皇位……那一夜,我看到皇上给病中的先皇送了毒酒……」

    在场的所有人都变了脸色,惊骇地往后退了退,有人狐疑,有人惊慌,也有人恐惧不安。

    黑暗中明和大长公主的声音极具穿透力,不只是他们,就近的人都能听到,城墙内还有不少的人家,这会还不算太晚……

    玉相面色阴沉的摆摆右手,示意动手!来之前他就准备了几个射手,隐在暗处,他已经不能让明和大长公主再说出更多的话抵毁皇上。

    他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先皇,臣妹对不起你,一切都是皇上的……」明和大长公主用尽全力大声地喊到,话说到一半,当胸一箭,惨叫一声,身子踉跄着往后倒去,她身后就是城墙,直直地往城墙外倒去。

    「大长公主!」婆子惊叫着,反应急快的拉住明和大长公主的手,无奈明和大长公主的落势太大,婆子被拉扯的往外翻去,小半个身子挂到了外面,还在拼命的拉扯着明和大长公主,「大长公主!」

    明和大长公主声息全无,所有的力量都靠着这个婆子的拉扯,就着城墙上的火把,婆子能看到的只是明和大长公主无力低垂下的头。

    「大长公主!」婆子凄厉地大叫。

    玉相府的两个侍卫提剑往前冲!

    眼见着侍卫就要过来,婆子回头看了看,牙一咬,就势往外跳去,「大长公主,奴婢来陪您!」

    事发突然,等众人回过神,这一对主仆已经全翻出了城墙,凄厉的声音仿佛有回音一般,而后是重物摔倒的声音,城墙上寂静无声

    所有人震惊着眼前的一幕……

    明和大长公主要从城墙外逃跑了!

    明和大长公主说皇上当初是篡位,谋害了先皇!

    两个消息一前一后到了皇上面前,没隔多少时间。

    前一件事是明相急匆匆过来禀报的,明相过来的时候,宫门还没有关起,皇上听了后很振奋,这段时间终于有个好消息,想了想之后下了旨,若非万不

    得已,切记要保明和大长公主性命。

    这话听着像是要保全明和大长公主,即便到这种时候,皇上也是要顾及明和大长公主的身份,先护着明和大长公主。

    明相应命退下,可还没等到他到宫门前,玉相进宫了。

    两位相爷遇上后,一起又回身再进宫禀报此事,明和大长公主已殒。

    听到当时发生的事情,明和大长公主在城墙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皇上谋逆篡位,皇上脸色大变,原本潮红的脸暴红得几乎滴出血,才想说话,却手捂胸口,一大口鲜血喷出,身子重重地往后倒去……

    两位相爷被请到了门外,太医们忙成一团,全都变了脸色,这已经是皇上吐出的第三口血,血色一次比一次浓重。

    原本看着还有些气血的皇上,这口血吐出,面白如纸,早就晕了过去。

    两位相爷被请了出去,站定在外面互相望了一眼,而后各自移开。

    「明相,皇上如此……该有人主持大局。」玉相压低了声音道,两个人站在殿外的一角,眉头都是紧皱。

    皇上的情形看着不容乐观。

    「再看看吧!」明相犹豫了一下。

    「宫中不可一日不主,皇上和太后娘娘都病了,皇上这边还得皇后娘娘主持大局,一个昭仪恐怕担不了事情。」玉相回头看了看身后,方才他们出来的时候看得清楚,里面服侍皇上的是那位雪昭仪。

    一个没什么根底的女子。

    「皇上既然让雪昭仪在里面,应当是信得过的。」明相筹措了一下道。

    「明相,雪昭仪年轻不经事,这种时候得让皇后娘娘过来侍候才行,一个小小的昭仪能压得住什么场面。」玉相义正辞严地道,一甩大袖,「一会我们两个就要出宫,宫里现在唯一能主事的就是皇后娘娘。」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