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个人的道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38章 旧业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最新网址:m.qianyege.com(千夜阁)
    所以,张砚可以大胆的笃定,在荒天域,鬼物绝对不会少。而鬼物的数量一多,里面绝对会出现诸如厉鬼甚至鬼王的存在。量变引来质变就是必然的事实。这些可都是他的“功德”。

    想到这里,张砚的脸上满是笑容。看来他冲击引气境屏障的时间应该可以大幅提前了。而且这回家的路似乎又多了一些期待。

    心潮澎湃没法静心,张砚索性拿出包袱里的黄纸和朱砂开始画符。之前没想到会这么快就遇上鬼物,更没想到超度鬼物还能获得“功德”增进修为,所以身上的符箓并不多,而且多是一些针对性交广的符箓。现在张砚准备画一些专门针对鬼物的符箓出来,以备不时之需。

    第二天天亮,张砚就收拾好东西,下了乱葬岗,准备进城再逛逛,顺道找一家往东北面去的车马行搭一程。

    可当张砚刚走到乱葬岗的山坡脚下,却看到几个穿着衙役衣袍的人带着一个车夫驾着一辆马车慢慢的过来。

    几人都没有坐在马车上,包括车夫,都在步行。离得近一些之后张砚才看到这几人不坐车上的原因是因为马车上平放着三具尸体,连白布遮掩一下都没有,而且车上的尸体身上也不过是破烂的衣衫,甚至脸上还能看到明显的污垢。再加上除了衙役就是车夫,同行的没有家属,去的方向又是乱葬岗,张砚觉得这三具尸体生前怕是那些无家可归的流民或者乞丐之类。

    衙役看到张砚从乱葬岗上下来,还背着包袱,于是警惕的上前来盘问。直到张砚拿出自己返乡的文书手续这两衙役脸上的戒备才缓和下来。不过也好奇张砚为何会一大早出现在乱葬岗上。

    “还能为啥?昨天刚进城就去喝酒,结果不料两年多未喝酒酒量成了渣滓,三四量下肚就醉的找不到北了,迷迷糊糊的就出了城,到了这边。半夜醒来时还吓了一大跳。真是背时。”张砚一脸懊恼的说起自己昨天的经历,倒也没说假话。

    虽然张砚的说法听上去有些奇怪,但从军伍上下来才到轩化城一天也不至于做什么坏事,况且乱葬岗上除了骨头棒子还能有什么让人捣乱的?这里连掘坟的贼偷都是不来的,又没油水。

    “呵?这死得不瞑目啊!”张砚虚了虚眼睛,看着马车上的三具尸体顿住了脚步。

    “你倒是不怕,哦,也对,你们鱼背山要塞那边死人可比我们里多多了,怕才是怪事。”顿了顿,衙役接着道:“可不是嘛,几个流民,莫名其妙就死在巷子里,仵作说是吓死的。奇了怪了,能有什么事把人都给吓死了?”

    简单的聊了两句,张砚就目送这几人上了乱葬岗,山脚这边已经没什么坑位了,得往上面拖。

    等几人走远,张砚也离开了乱葬岗,但心里却有了别的心思。因为那三具尸体不对劲,别人瞧不出问题来,他却瞧得出来,尸体上阴气极重,完全不是一个正常尸体该有的样子。

    “看上去更像是活着的时候就被阴气入体,死后因为时间太短,所以存在身体里的阴气还来不及散掉留了一部分下来。

    可是,什么玩意儿能带来这么强的阴气?而且还能钻进活人的体内?”

    本章已完(2/2),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