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逆天宰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又灭仙影 浩劫降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qianyege.com(千夜阁)
    一道道仙影为渐渐削弱,但是披血金刚和分身也不停地爆灭,再幻出,凝出,战力在一些些地颓势。

    东魂仙王死死盯着日月镜,不敢置信,足足一百个天仙的仙影,怎么会与白千道呈胶着战况?

    那未知仙已是瞪大仙目,连呼不可能,天仙虽然对他来说很弱,却是仙影降世,绝对是无敌,为什么那叫白千道之人强悍如此,真的能战一百个天仙的仙影?

    仙影继续被削弱中,白千道却已快力尽,奈何他虽然能无敌人间界,力量强悍的恐怖,这可是一百仙影,能做到如今,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召唤神影,怪神之影现世,六般兵器狂使,便逼退了几十仙影。

    怪神这才望向白千道,目色复杂,说道:“你我真是有缘,多蒙你在那处照拂,但我已快超脱,日后恐难再见!”

    白千道咧嘴一笑,说道:“怪熊,我们一定会在圣界见面。”

    怪神哈哈大笑,说道:“好,我在圣界等你,还有……我乃是六臂神帝,允许你唤我怪熊。这最后一次,我会为你拼力而为,心甘情愿!”

    怪神没有再六般兵器狂抡,而是手持神杵,施出一道神法,盖天盖地之力向着十五个仙影狂砸。

    那十五个仙影承受不住,终是崩灭于天地中,怪神也神影幻没,他的神音缭绕天地:“白千道,等你来圣界相聚……”

    还剩八十五个仙影,依然有仙威,让白千道的分身不停爆灭,披血金刚一个个爆灭。

    白千道终是施出符印,无数符印遍布周边,起到桎梏的效果,再加上捆灵绳的束缚,大禁神术的封禁,还有撒去各类符篆等,仙影们愈趋缓慢,为他接连灭了三十五个仙影。

    每一次都是用尽全力,期间连续吞服九窍灵元丹,消耗光丹药和符篆,他干脆凝聚分身之力,向着仙影撞去。

    一连撞灭三十个仙影,他已是力量消耗贻尽,不成人形,血流满身。

    还剩下二十个明显削弱的仙影,其中就包括旬牙,恶狠狠地诅咒他,施发出大弱的仙法,欲要彻底毁灭他。

    东魂仙王本是专注凝神,现在才如释重负,这人间孽障,从所未闻的怪胎,终是要死去。

    那未知仙也是松了口气,如此人间界强悍人物,别说天妒,便是他都心生一丝嫉妒之意,只觉灭了才好。

    也就在此时,遥远天际击来一股力量,强悍至不可思议,正是星变天君又适时“解救”白千道来了。

    这股雄浑之极的神力,让旬牙等大骇,不由自主地相抗而去。

    轰然一声,仙影全崩,白千道都没敢抗,用尽余力一步踏去,还是没逃过这神力,被击的身入大地。

    本来他与仙影们大战,就已削地成泥千丈,这神力一击,更是大地翻沉千丈,他的身躯被深深埋在泥土中。

    东魂仙王都惊呆了,哪能料到如此变故,竟然还有古怪力量击下,看似击向白千道,却反而为其解了死结。

    未知仙也是瞠目结舌,眼看着白千道从泥地里爬出,在吸纳仙气和神气修复力量,他的神色渐渐阴沉之极。

    星变天君再次郁闷,怎么还没杀死那混账,竟然有仙气挡灾,这是多强的大气运,连仙都帮他啊?

    东魂仙王看着众天仙东倒西歪,也是郁闷非常,暗恨之极,这孽障太难杀,是不是要召集更多天仙?

    仙界不乏天仙,能听他调令的也有上千,只是待他再用日月镜寻找白千道,就再也找不到了。

    白千道吸了仙气和神气,就变换模样,改变气息,倒是成了个俊小伙,身躯的老气被深深隐藏起来。

    他还乘坐一座百万倍速飞辇,欲逃避仙的追蹑,大宇灵心的防范,甚至为了不连累亲朋好友,不得不忍心不与他们见面。

    东魂仙王找不到他,只好暂时作罢,而那未知仙正在见一小仙,正是辰海。

    辰海就是不灭空面曾经的至尊,升仙后闻听有强大仙问白千道情况,这才见到这位不灭仙界的恐怖仙帝。

    未知仙是为未留仙帝,在不灭仙界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在他的住地详细问了辰海,虽然辰海也所知不多,但总算让他对白千道有了一个概念。

    此子甚孽,便是仙也不能理解,人间界怎么会诞生如此人物,完全超越了人的极限。

    未留仙帝对辰海颇为看中,愿意收他为徒,这让他在不灭仙界身份暴涨,还为安排一个任务,灭杀白千道。

    自从白千道拥有力量后,不知多少次为各层级强大者嫉妒,憎恨,欲要灭杀与他,但一次次都没成功,不得不说他的大气运实在是逆天。

    更高生命体的仙神都不顾尊贵,欲杀他,他也是处之淡然,就没怕过,打不死的小强可不是吹出来的。

    这次灭百仙影,对他还是有很大影响,受伤重,使得衰气再深侵,又损失了三千年寿命。

    还好的是,李美莲能每年给他提升寿命,不会衰至命竭。

    这么多年与李美莲接触,虽然每次只有三分钟时间,也是促进了感情,至少她对他的情愫再生一些。

    李美莲告诉他许多,包括她的爹许多事情,这让他对在遥远的那位心生向往,只觉彼此经历大同,都是不羁的性情,还有侠骨柔情,对家人朋友热爱,经历太多强大者针对的凶险,每每九死一生。

    唯有不同,他更加豪情,更加果决,更加智慧,当然这是他自认为。

    只是对待爱情,爱了,他就会去不顾一切地爱,不爱,他才会只待以友情,虽然对方伤心,他也有心伤,但意态坚决。

    这点不像那位心中已爱上某个女子,却执着本心,情愿心伤躲避,独舔伤口,也不愿伤人。

    若他对沈晶晶也爱上,那他绝不会顾忌太多,会接受了她,可惜他对她,至少现在是真的友情泛滥,没生出爱情!

    爱情,依恋的感觉,勃发的激情,愿意发下永不言弃的誓言,愿意拥有彼此的一切。

    也就在这一刻,他顿悟出爱情的道意,至少玄昊境再没有道意的阻遏。

    爱,是缘份,是幸福,是一滴水的汇聚成泉,是一粒沙的聚沙成塔,是永不会忘记的深深的情。

    也许爱情不是一直美丽,不仅甘甜在心,还会有着伤痛,但愿弥惜彼此,持久永恒,心中始终会有他或她。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