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武之极:执掌轮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一章:秦天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qianyege.com(千夜阁)
    秦天,十五岁,从小父母双亡,在舅舅的呵护下长大,家境还算可以,虽说他只有十五岁,但他异常独立和坚强懂事。

    叔叔家开有一间洗车店,一到礼拜天或者寒暑假秦天就会到店里帮忙。

    这天,炎炎夏日炙烤着大地,望了望远处那路面冉冉升腾的热气,秦天仰天一口将手里不到半瓶的矿泉水一饮而尽。

    “秦天,大伙都在里面忙着呢,你怎么一个人跑到外面来偷懒了。”

    一声责怪从身后传来,吓了秦天一跳,秦天转过身有些尴尬打了一声招呼“舅妈。”

    秦天的舅妈是个很普通的女人,三十七岁左右,脾气不太好,可以说有些刻薄,平日里对秦天也是不闻不问,不教不管,可一有什么累活苦活总是第一个想起秦天,生怕他一身的力气没地方使似的。

    “刚刚才洗完了一辆车。”秦天想解释一番,想想还是算了,微低了低头说道“我这就回去帮忙。”

    “还有,瓶装矿泉水是用来卖给顾客的,店里有一次性杯子,你又不是第一天来。”转而瞪着眼接着说“我们一家把你拉扯这么大不容易,我也不指望你能出人头地让我们一家子大富大贵,只要你不要浪费家里的一点一滴那就是最大的帮忙了,你记住了,下不为例。”

    ‘我们一家’这四个字如同银针一般不停在心头猛扎,心如刀绞的秦天也是无可奈何,毕竟舅妈说的没错,他是舅舅和舅妈一把屎一把尿拉扯长大的,没有他们也就没有现在的自己,这份恩情秦天是铭记于心的,可唯有一点,那就是舅妈从来没有将他当做一家人,话里话外总是带着刺捡一些难听的话说,这才是秦天最为痛心的。

    说完,也不理会秦天难看的表情扭头就往回走开。

    少年眼角泛起些许泪水,咬了咬牙根,紧握着拳头,心里尽是说不出的滋味异常难受,宛如一块大石堵在了胸口。

    星月当空,街上到处都是高楼大厦,散发着一股股钢筋混凝土的味道,还有金钱的气味,霓虹灯闪烁着华丽的荧光。

    不管有多累,吃完晚饭的秦天喜欢到处走走,在那个不完整的家里面,他始终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无法融入进去,即使这是他待了十年的‘家’

    走着走着,不自觉又来到了老地方,一个不是很大的公园,离秦天的‘家’也就几百米路程。

    公园的活动广场比较吵闹,毕竟有大妈跳舞的地方都不会太安静,一向喜欢宁静的秦天来到人工湖旁,惬意的坐在石椅上,仰望着星空。

    “爸,妈!”

    星夜闪烁,时光依旧,逝去的留不住,留下的却承受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伤痛,你改变不了这一切,唯一能改变的就是自己。

    许久积累的憋屈,不争气的化成两滴泪珠不自觉从眼角流淌而出,越长大越是愈发的想念父母。

    擦了擦眼角的泪痕,刚想起身往后再走走,突然间,一阵光晕吸引住了少年的目光。

    湖里面,一阵黝黑的光芒在湖内不停的闪烁。

    秦天好奇的往人工湖的步梯走了下去,湖岸上也有少许人顿足而望,不过也是看了两眼就走开了,或许他们心里想着应该是公园的管理人员安装的湖景灯。

    下到湖边,秦天仔细打量了一下,最终在一股好奇的力量怂恿下,少年用手在湖面拨了拨,有句话说的不错,好奇心害死猫。

    下一刻,神奇的一幕出现了,湖面以最亮点为中心,一阵阵漩涡迅速扩大,而后极速旋转着,一股无形的吸力从内散发出来,笼罩着秦天的身躯。

    “见鬼,身体怎么不听使唤了”秦天内心被眼前这一幕吓了一大跳,背脊发凉之下,恐惧的眼神渴望着岸边的人能注意到这边的情况,奈何那寥寥无几的人早已经远去,心里想喊着救命,可是整个身体仿佛不是自己的一样。

    还没来得及绝望的秦天竟然可以看到自己站在岸边,眼神如死灰般没有一点生气,说时迟那时快,秦天整个被卷入了漩涡,而另一个秦天站在台阶上瞬间像失去什么一样栽倒在台阶之上。

    这一幕只发生在瞬间,此刻湖面恢复了平静,没有一丝涟漪,宛若刚刚的一切从未发生过,只是那倒在台阶上的少年印证了刚刚发生的一切。

    三天后…………

    “要是天儿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想活了。”一个皮肤如玉般润滑的妇人哭哭啼啼着,伤心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一颗颗不间断滴落。

    一旁的中年男子连忙上前安慰道“夫人莫要胡思乱想,天儿已经服下了回魂丹,断然不会有生命危险了。”

    中年男子看了看床上躺着的少年转而接着说道“都怪我平日里对他太过放纵,玄天宗的关门弟子也敢轻易去得罪,要不是念在我秦家平日里都有孝敬的份上,恐怕我秦家早就不复存在了。”

    妇人一把推开中年男子,责怪道“天儿现在半条命都没了你还在说风凉话,他可是你的亲骨肉啊!”

    “我真不知道当初我怎么鬼迷了心窍居然嫁给了你,畜牲都懂得护犊子…”妇人眼中充满怨恨,转而愤愤道“我不管,总之这口气我咽不下去,如果你不敢为儿子讨回这个公道,那我明天立马回京都找天儿的外公为天儿主持公道…”

    “唉,夫人,你冷静点听我说。”秦泰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无奈的摇了摇头劝说道“老丈人虽然位高权重还有一身修为,但是想撼动玄天宗这个庞然大物,你觉得可能吗?夫人切勿意气用事…”

    妇人名叫柳絮,年近四十,可那雪白的肌肤加上光滑红润的脸庞怎么看都像一位二十出头待嫁的小姑娘。

    妇人哼了一声转过头不再理会,其实她心里再清楚不过,想要撼动玄天宗这个恐怖的存在那不是说说就可以办到的事,只不过气在心头一时嘴快罢了,这件事也只能打掉牙齿往自个肚子里咽了……

    “爹爹,错不在哥哥身上。”旁边一个小女孩,十一二岁的模样,带着些稚气说道“如果不是他们出言不逊在先,哥哥又怎么会自找麻烦,那个叫慕容傲的一直咄咄逼人,就是想逼哥哥先出手,结果哥哥还是忍不住上了他的当。”

    小女孩嘟着嘴,眼里不经意闪过一丝嫉妒“都是因为那个司徒婉儿,红颜祸水……”

    “好了,不要再说了”中年男子打断了小女孩的话音“事情竟然已经发生了多说无益,玉儿,你要明白,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只有谁的拳头够硬才是真理。”

    小女孩撅着嘴懂事的点了点头,不过她还是很心疼哥哥的。

    中年男子何尝不想替儿子讨回一个公道,一直以来他都对这个儿子抱着很大的期望,希望他能在这次玄天宗举办的五年一度的竞武大会中脱颖而出,从而成为玄天宗的一名入室弟子。

    玄天宗坐落在灵罗峰之上,宗内弟子达到三千余人,如果算上那些五年期满下山的弟子,人数恐怕有十万以上,凡是能进入玄天宗的无不都是俊才中的俊才。

    玄天宗这三个大字,在整个大宁王朝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