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修复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613章 毁灭神庙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qianyege.com(千夜阁)
    第613章 毁灭神庙

    “吼1

    虚空之中,隐匿的苏小凡,在此时像是察觉到了异常。

    在那一枪刺落,长枪碎裂之后,在曼陀·雷科周围,幽然竟直接出现了四道苏小凡的身影!

    苏小凡的这四道分身,气息也比之前的像是要强大很多,这四道分身在出现的瞬间,几乎同时爆喝。

    于此同时,这四道分身,手中的长枪,也直接强行爆发!

    苏小凡的这四道分身,从四个不同的方向,朝着曼陀·雷科,爆发出了最为疯狂的进攻!

    “那,那是什么?”

    “曼陀·雷科身前一尺,出现了什么?为什么刚刚苏小凡分身的那狂暴一击,根本就没有能刺破曼陀·雷科身前那一尺的空气?”

    “曼陀·雷科,是在刚刚被攻击的过程之中,动用了某种禁术吗?苏小凡好像也急了,苏小凡的攻击,彻底爆发了?苏小凡直接动用了四道分身?”

    擂台之下,很多人看着擂台之上的场景,脸色再度一变。

    很多人几乎下意识的感觉,曼陀·雷科,在憋屈的被攻击之中,直接动用了某种特殊的禁术!

    “不对1

    “那不是禁术!那是巫神领域!这,这怎么可能?巫神领域?这不是半步巫神级别的存在,才有可能领悟的一种绝对防护的领域吗?

    甚至,有刚迈入巫神级别的巨头,都有可能还没有能领悟巫神领域的真正秘密。

    曼陀·雷科,怎么可能领悟?

    曼陀·雷科确实很强大,可是,曼陀雷科至今为止,不是也才刚刚迈入半步巫皇的境界吗?

    这和巫神级别的巨头,相差还有将近两个大的境界!他,他怎么可能,领悟巫神领域?”

    人群之中,有一个奥斯家族的年轻人,看着眼前这一幕,他眼神之中的震撼,压抑不住瞬间爆发。

    他一时间,根本都不敢相信眼前的场景。

    “不,不可能!真是巫神领域吗?”

    “曼陀·雷科,难道是传说之中的天才?我曾听闻家中老祖说过,年轻一代之中,是有极少数,或者说,百万里挑一的存在,是有可能在巫神境界之前,领悟出部分残缺的巫神领域的。

    所谓巫神领域,就是自己身前,属于自己的世界。

    在巫神领域之内,巫神几乎可以做到,近乎无敌的恐怖战斗状态!

    曼陀·雷科,他,真的是这种天才吗?”

    阿木莉看着眼前的场景,她开口,声音都有些结巴。

    她看着擂台上的战斗,她感觉这整场战斗,几乎从一开始,就有些完全超乎了自己的预料。

    自家这个名义上的姐夫,竟能将曼陀·雷科,逼到这种程度吗?

    “毁灭之枪,九枪合一1

    擂台之上,曼陀·雷科在短暂的停顿之后,他赫然已经再度动了。

    他双手印记凝结,在整个擂台之上,竟重新再度出现了九道长枪,只不过,这九道长枪,在重新出现之后,几乎瞬间就呈现了一种诡异的雪白色。

    “白色雷光?这是巫皇级别,才能爆发出的毁灭雷电之力?”

    “曼陀·雷科根本就没有准备动用其他的秘术,他只是将刚刚的秘术,重新进行了一次施展,只不过,他这一次的施展,直接提升了一个境界?”

    那个断臂青年,看着擂台上的情况,他很快就弄明白了曼陀·雷科的意思。

    只是,随后他眼神之中,就又流露出了一抹疑惑,他开口道:“这也不对,他现在,最大的问题,不应该是需要锁定苏小凡的位置,然后将苏小凡直接一击灭杀吗?

    他,难道已经锁定了苏小凡的位置?”

    阿木莉身后,那个中年女人,看到眼前这一幕,她则似乎已经看出了一些什么,她忽然开口,道:“是原始气息锁定,他是动用了,雷科家族的一个极为特殊的禁术,他之所以再度施展九枪合一,其中最重要的一个目的,其实就是锁定苏小凡1

    “姑,什么,什么意思?”

    “这九道枪,不是用来毁灭攻击的吗?为什么这九道枪,其中最重要的一个目的,就是为了锁定苏小凡?”

    阿木莉看着擂台上,已经进入了最后生死灭杀的局势,她不由开口问了一句。

    “正是。”

    “你知道雷科家族的传承的一个禁术吗?虚空同位灭杀术1

    “也就是雷科家族,第二位老祖,在巅峰时期曾创造的一个禁术,他当时可以做到,根据一个人,曾经站立的位置,然后对这个位置攻击,进而去隔空攻击那个人的本体?

    也就是说,倘若雷科家族的老祖,知道你在现在这个位置出现过。

    那么,两天后,他正好路过这里,他可以攻击你现在所战的位置,进而将自己的攻击力,跨越虚空,去攻击那个时候的伱?

    雷科老祖,当年也就是因为这个特殊逆天的禁术,他虽然没有最终迈入真正的大帝境界,但是却成为了那个时期最为恐怖的人1

    阿木莉身后,那个中年墨菲家族的女人,看着擂台上的场景,她一字一句开口。

    “什么?”

    “这个算不算是,隔空杀人术了?”

    “还,还有这种禁术?可这和擂台上有什么关系……我,我好像想明白了1

    “您的意思,是曼陀·雷科,现在应该还做不到他曾经老祖的那个战力,但是,他却可以通过一些辅助的手段,达到类似的效果?

    就像现在,曼陀·雷科可以通过,用相同的术法,再去攻击苏小凡刚刚站立的最初的那个位置,进而隔空取攻击苏小凡的本体?

    亦或者说,定位到苏小凡的本体?”

    阿木莉是一个冰雪聪明的人,她仅仅只是听了一遍,就听懂了墨菲家族那个中年女人的意思。

    她眼神里也再度爆发出了一抹震惊!

    她似乎无法想象,人世间,竟然还有这种级别的逆天秘术!

    “九枪,雷爆1

    古老的擂台之上,苏小凡的影分身越发急躁,苏小凡隐藏在暗中也像是已经察觉到了极为恐怖的危险,苏小凡的攻击,也越发猛烈。

    “这个苏小凡,现在的攻击如此的猛烈,恐怕也是感受到了,曼陀·雷科接下来所要进行恐怖的攻击了。”

    “所以这个苏小凡,应该是想要在曼陀·雷科真正出手之前,尽快动用身体之中的巅峰实力,来攻击·曼陀·雷科。”

    擂台之下的一个男子也不由得开口说道。

    “看来,这个苏小凡,还总算有些识相,知道曼陀·雷科,怒意真正爆发之后,究竟会有多么的恐怖。”

    此时,曼陀·雷科看着苏小凡的影分身,直直地站在原地,却根本没有多余动弹一下。

    他印记凝结已经完成,他冰冷的眸子之中,杀机和怒意,也像是直接就爆发到了一个无与伦比的极致。

    他骤然开口,擂台之上,那九道耀眼的白色长枪,也在这一刻狂暴巨震。

    紧接着,那九道白色耀眼长枪里面的能量和符文,则像是已经暴动到了一个极致,九根长枪,就如同九颗核弹一般,随时都要逆天炸裂!

    于此同时,在九道银色长枪上空,一个古老诡异的图案,也骤然乍现,而随着那古老诡异的图案乍现,一个虚空通道,也紧跟着出现。

    那九道像是要毁灭掉一切的白色雷电长枪,骤然被那一个虚空通道,给吸了进去!

    “真能定位,跨虚空攻击?”

    “雷科家族的这个逆天禁术,是真实存在的?曼陀·雷科,真的逆天修成了这个禁术?”在冠军侯右侧,那个断臂青年,看着眼前这一幕,他眼神之中,同样也再度爆发出了一抹震撼。

    冠军侯的眼睛,在这一瞬间,终于也再度动了一下。

    “嗯?”

    只不过,他眼睛动的那一瞬间,他的目光却没有朝着擂台上看去,他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他的目光,骤然朝着前方的古庙看了过去。

    “住手1

    冠军侯在转头的这一瞬间,他也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他身上极度强大的气息,也在这一瞬间,疯狂爆发汹涌。

    他爆喝,他周围的很多年轻一代,在他爆喝之中,甚至有些撑不住不住他身上突兀爆发的威压,有人闷哼一声,骇然暴退。

    “住手,住手……”

    周围的一众人之中,很多人根本就没有弄清是怎么回事,但是,在冠军侯那一声爆喝之后,有其他两道声音,紧接着也大吼了两声。

    他们在这一瞬间,也像是察觉到了什么。

    可是,这个时候,他们大吼,明显已经晚了!

    擂台之上,曼陀·雷科逆天施展的那个禁术,已经完成,那八道完全变成银白色的长枪,已经从擂台上空的虚空通道之中消失!

    “发生了什么?”

    擂台之下,有几个强大的年轻一代,见冠军侯身上气息爆发,人群里有两个极度强大的存在,也紧跟着开口,他们眼神之中的惊惑,也彻底爆发了。

    这是曼陀·雷科与苏小凡的战斗!

    苏小凡只是一个废物,这个时候,曼陀·雷科在震怒之中,终于动用了逆天禁术,要去斩杀苏小凡。

    在这种情况下,冠军侯和人群里的那两个顶级强者,为什么要阻拦?

    苏小凡,只是一个废物!

    连墨菲家族的人,到了这个时候,都没有再阻拦,冠军侯和那两个顶级强者,阻拦干什么?

    他们是要去救那个废物吗?

    并且!

    人群之中的大吼的其中一个顶级强者,在大吼的时候,他的身体,为什么不朝着擂台的方向冲过去,他为什么要朝着,村头神庙的方向冲过去?

    村头神庙,和苏小凡,以及擂台上的曼陀·雷科,又有什么关系?

    “轰隆颅…”

    八九个顶级势力之中,有人震撼,有人茫然,也有人疑惑,可也就在这一片目光之中,在神庙的方向,骤然之间,一道惊世恐怖的爆炸声,陡然响起!

    疯狂肆虐爆炸的雷光,也在那一瞬间,在寺庙之中,疯狂炸裂!

    寺庙古老,寺庙的墙壁上,似乎也刻画着一些古老的符文,只不过,那些符文,在无尽的岁月之中,已经失去了大量的防御能力。

    此时!

    随着这惊世恐怖的雷暴,犹如核弹一般,在神庙之中响起,很多人的身体,都不由疯狂巨震!

    很多人的目光,也在这一瞬间,不由纷纷疯狂回头!

    “发生了什么?天鬼神庙,炸了?”

    “雷电,那神庙之中,爆炸的气息,是,是刚刚曼陀·雷科在擂台上,疯狂凝聚的那个灭杀禁术的气息?这,这神庙,是曼陀·雷科炸的?”

    “不可能,曼陀雷科想要杀的,不是苏小凡那个废物吗?为什么这爆炸,会在神庙之中响起?这,这究竟发生了什么?”

    暴动!

    震撼!

    人群之中,原本有四五道极度收敛自己气息的年轻一代,都忍不住幽然动用了自己特殊的禁术,开始快速扫视四周!

    他们眼神之中的震撼,更是在这一刻,直接爆发到了一个极致!

    那可是天鬼神庙!

    数万年来,就连无数各大顶级势力的前辈先贤,都不曾敢轻易冒犯,甚至,这么多年,很多顶级势力,在神墟之中,都已经将这座庙,也为了是一块特殊禁区。

    在这种情况下,谁会这么轻易,朝着这样一座庙出手。

    现在!

    就是这座惊世恐怖的神庙,就这么当着他们的面,被炸了?

    他们这次前来,可都是为了,与这座神庙做交易!

    “苏小凡!苏小凡真正的本尊身体,是躲在了神庙之中?”

    “曼陀·雷科动用禁术去锁定苏小凡的位置,苏小凡的位置,在那一刻,正好躲入了神庙之中?所以,曼陀·雷科那一个炸裂一般的禁术,也就正好在神庙之中,爆炸了?”

    那个穿着一身冰蓝长裙的少女,在顷刻之间,像是明白了一些什么。

    她看着那神庙,她眼神之中,一道波澜也在这一刻,骤然爆发汹涌!

    “苏小凡是疯了吗?”

    “他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躲进神庙?他不应该,是在擂台之上吗?他什么时候,离开擂台的?他又是什么时候,进入神庙的?”

    “这个苏小凡难道不知道,这个神庙,对擂台下的这些人,意味着什么吗?1

    “我记得,神庙前的这个擂台,在战斗结束之前,是无法离开的!苏小凡,是怎么离开的?”

    那个独臂青年,看着眼前这一幕,他的眼珠子也剧烈恐怖震动了一下,他转头看着身后,他都感觉自己的脑海,都像是遭遇了闷雷轰顶。

    震撼!

    无法置信!

    如果之前的战斗,苏小凡在擂台上,只是有些让人惊叹他身上未亡人的诡异能力,而眼前这一幕,则就是完全超越了很多人想象的极限!

    皮斯看着眼前这一幕,他甚至疯狂的揉了揉自己的眼,他更加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幕是真的了!

    阿木莉看着惊世剧烈爆炸的神庙内部,她甚至感觉,自己的脑海里,都短暂的出现了一片空白。

    “轰隆颅…”

    八大顶级庞大势力的人纷纷震惊,而前方的那一座古庙,也在惊世恐怖的爆炸之中,恐怖崩塌了!

    上面那已经存在了无数年的符文,像是已经失去了,曾经应该有的防御能力!

    “神庙,倒塌了?”

    “咯吱吱1

    原本带领着苏小凡,来到这里的那个病恹恹的少女,身体也恐怖震动了一下,她的眼神之中,明显也爆发出了一抹不可思议。

    她在刚刚那一瞬间,她身上诡异的禁忌气息狂暴汹涌了一下,她在那一刻,似乎都想要强行出手。

    她似乎是想阻拦一些什么,又像是想出手,做出一些其他的动作!

    但是!

    她的动作,明显也晚了!

    曼陀·雷科的这毁灭一击,骤然出现在了神庙之中,明显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咳1

    擂台之上,曼陀·雷科转头,看着神庙崩塌,他自己的攻击在神庙之中惊世炸裂,他的脸色,都不由骤然巨变。

    他原本极度震怒冰冷的眸子,都狠狠缩了一下。

    他身体巨震,他一口鲜血吐出!

    在刚刚的爆炸之中,他像是也遭遇了某种恐怖的反噬!

    亦或者说,这个曼陀·雷科,也不知道,他刚才的那一击,竟然直接攻向了那座神庙!

    不仅仅如此,在爆炸之后,他的脸上,也在无形之中,多出了三道诡异的血色印记!

    “这个废物……他做了什么?”

    曼陀·雷科一字一句开口,他极度沉稳冷漠的语气,在此时都变得有些惊怒!

    “苏,苏小凡真的进入了神庙?”

    “可苏小凡,是怎么走下擂台的?神庙擂台,在战斗结束之前,绝对不能走下,否则就会遭遇一次恐怖的禁忌攻击!

    苏小凡,他怎么就这么无声无息,又安全的走进了神庙之中的?

    现在,苏小凡也已经死了吗?

    那九道灭杀长枪的爆裂,无论苏小凡是在什么地方,应该也都已经被瞬间抹杀了吧?

    只是,苏小凡死了,我们怎么办?

    今年寒食节的这一次交易,难道就这么结束了吗?”

    阿木莉深吸了一口气,她感觉自己的脖颈都有些僵硬,她看了看身后的神庙,又看了看前方的擂台,她眼神之中的不可思议,还在疯狂爆发。

    擂台之上,这一场战斗,其实持续的时间很短!

    从曼陀·雷科约战,再到苏小凡应战,再到曼陀·雷科以毁灭的姿态,要瞬间秒杀苏小凡,再到现在,其实整个过程,也不过只有几分钟的时间。

    可现在,各大顶级势力的年轻一代,看着崩塌倒地的神庙,却都感觉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姑,姑,我们怎么办?”

    阿木莉在震撼之中,快速的又问了一句,她身后的那个中年女人。

    现在,这个苏小凡,应该真的是被曼陀·雷科给灭杀了!

    阿木莉现在也想要知道,他们现在究竟要怎么办。

    毕竟,阿木莉也并没有保护好苏小凡,如何向他的家族交代这件事情,也显然是一个问题。

    这一次,其实各家来的老一代存在都是极少的。

    因为根据历史上,各个时代总结出来的经验,与天鬼神庙交易,最好是年轻一代过去,天鬼神庙,对老一代的气息,有一种莫名的抗拒。

    并且!

    如果是老一代的人,亲自前来交易,天鬼神庙甚至还有可能,会出现恐怖异变。

    所以,在这个时代,每一次前来这个地方与禁忌鬼物交易,各方在派老一代强者的时候,都会极为谨慎。

    甚至,有部分势力,根本就不会带自己的老一代强者,靠近这座坟墓。

    “先不要动1

    墨菲家族的那个中年女人,眼神之中也有一道骇然恐怖汹涌,饶是她见多识广,她看着神庙崩塌,她也完全被震惊住了。

    她都没有想明白,苏小凡是怎么走出擂台的!

    苏小凡又是,怎么进入神庙的!

    苏小凡进入神庙,又要干什么?

    这场战斗,她甚至感觉,连她都没有完全看懂,尤其是,苏小凡在最后,动用那种诡异的影分身术,进行疯狂攻击的那一幕!

    “通道?”

    “你们快看,古庙之中,好像是有东西!好像,好像是一个通往地底的通道!不对,那是什么?好像,好像是一尊头颅1

    古庙崩塌,有人震撼,也有人在疯狂的观察着周围的场景!

    在冠军侯前方,有一个冠军侯的跟随者,他在第一时间,就已经朝着崩塌的古庙的前方,去看古庙的情况去了。

    他此时站在古庙前,他赫然看到,在古庙崩塌的中央位置,在一片正在爆发汹涌的尘土雾气之中,有一个巨大的窟窿,赫然正在无声的在空气之中显现。

    “是龙头?”

    “真,真是传说之中的龙头?还是冰霜巨龙的头部?好,好强大的威压?那,那真是冰霜巨龙的头颅吗?这天鬼神庙之中,怎么会有冰霜巨龙的头颅?”

    九个顶级势力,有四个势力,明显是做过应急预案的。

    在冠军侯的一个眼线,在第一时间冲在最前方去看消息的时候,另外三个势力之中,有三道身影,在第一时间,也已经快速冲到了崩塌的神庙前方。

    他们看着前方的场景,他们眼神之中的震撼,也在恐怖爆发!

    神庙崩塌,神庙之中,根本就没有任何神像竖立。

    神庙之中,除了一具像是已经碎裂的尸体,也根本没有其他任何带有生机的活物,甚至,连一个禁忌之物,都不曾出现。

    古老诡异的神庙之中,只有一颗冰霜巨龙的头颅,以及一个通往地下不知道什么地方的黑洞。

    “这,这就是天鬼神庙的内部吗?”

    “天鬼神庙,与我们交易的东西,是什么?这么多年了,还没有人见过天鬼神庙之中,与我们交易东西的真正面目。

    现在,庙塌了,我们还能交易吗?如果能交易,我们还能和谁交易?”

    在那四个势力,冒险探索情报的人,第一时间靠近了那神庙,探查过前方的情况之下,各大势力的人,此时有很多,也往前走了几步,看清了前方的场景。

    现在,这些人还一直想要知道,这个神庙,究竟还能否进行交易这个问题,毕竟,这里绝大多数人,来到这里的真正原因,就是要在这个神庙之中,进行交易。

    很多人的身体,在震撼之中,也直接爆发到了一个极致。

    “你们快看,神庙前的香炉,没有毁灭1

    “神庙前,香炉上的那三根香火,快要烧尽了?按照原本的时间,这三根香烧完之后,我们的交易,应该就开始了。”

    “现在,庙塌了,香烧完之后,会发生什么?”

    奥斯家族的一个年轻人,目光转动了一下,他忽然看向了神庙前的那个香炉。

    他看着那个香炉,他刚刚往前踏出的一只脚,又不由朝着后方收回,他给他身后的一个老者,快速的做了一个手势。

    他,似乎想后退!

    这个地方,太过诡异,他有些不太想,继续在这里停留。

    在这里,如果能和禁忌鬼物,完成交易,自然是能得到非常大的好处,可这种交易,也未必一定要进行下去。

    眼前这种情况,是有可能,死人的!

    “呼呼呼……”

    可他刚退,古庙刚刚崩塌,在一片雾气深处,有一阵风忽然朝着寺庙和一众人的方向,吹了过来。

    寺庙前,那插在破旧香炉里,原本就已经快要烧尽的香,在猛地明亮了一下之后,剩下的香,竟瞬间自己燃烧完了。

    香火,在亮了一下之后,也快速自己熄灭了!

    “香灭了?”

    “你们快看,神庙之中,那个龙头动了,龙头下方,似乎有东西,有什么东西,正在托着那个龙头,朝着寺庙里的那个地下通道之中走1

    各大势力的人,身体在这顷刻之间,也几乎都紧绷到了一个极致。

    有人在快速扫视之中,赫然将目光,放在了那龙头之上,他们赫然看到,那原本静静躺在神庙崩塌废墟里的龙头,竟自己动了!

    “这个龙头,动,动了?1

    一个家族其中的一个男子,也赫然开口说道。

    龙头干瘪,龙头上的无尽能量和法则,都像是已经被什么东西,给抽干吸取走了。

    整个龙头,在崩塌的神庙之中出现,更像是一个干枯的标本!

    上面,残存的仅仅只剩下,那一抹让人心惊胆战的惊世威压!

    “是小纸人?”

    人群之中,那个穿着一袭冰蓝长裙的少女,则眼睛波动了一下。

    站在她这个位置角度,正好能看到,移动龙头下方的景象,在移动的龙头下方,她赫然看到,有几个小纸人,正在的举着自己的小手,抬着龙头,朝着那地下通道之中走去!

    ……

    于此同时,这个神墟的村子里,姜家古宅门前。

    “苏小凡,会不会出事了?这么久还没有出来吗?”

    作为巫神二阶的摩尔月,站在姜家古宅门前,实力极为强大的他,眼神里,都流露出了一抹焦虑。

    “他现在,应该还活着,否则的话,我们所有人,都应该已经随着他死,而都死了!毕竟,有主仆契约在,他死,我们一定会死的。”

    “地狱邮局的任务,或许也只有靠他自己,才能完成。”

    “姜家的那个挑着惨白灯笼的人,拒绝了我们跟着苏小凡一起入内,应该就是一种提示,只不过,我们也不能,就这么一直等下去。”

    那个手中拿着一本古卷的书生,看着眼前姜家的古宅,他一字一句开口。

    “刚刚,东南方向,那边爆发出的气息,倒是有一点像是,有苏小凡的气息波动。”

    “只不过,这村子里像是有某种无形的隔绝屏障,很多东西,一旦超过了某个特定的距离,就无法再传播。

    就像,一个人身上的气息,乃至战斗的声音等等。”

    车河子的目光,则是朝着东南方向看了一眼,他一边开口,一边思索。

    他在一众人之中,他的战力才是最高的,他能感觉到的东西,明显也是最多的。

    “他,他不可能是在东南方向吧?”

    “我,我们刚刚不是亲眼看着他,进入这个宅子里了的吗?他就算是停留,应该也是在这院子里吧?不然的话,他,他去东南方向干什么?”

    麻脸青年,费卡,他自从进入神墟之中后,他一直都很紧张。

    他此时听车河子这么开口,他不由更加紧张,同时,他眼神里,也不由流露出了一抹茫然。

    “我们分头行动。”

    “我们可以分成三队,一队从这里朝着左手边绕着宅子观察,一队朝着右手边绕着宅子观察。第三队,则尝试朝着向刚刚传来战斗气息的方向摸索!

    诸位应该也都清楚,苏小凡,绝对不能死。

    无论你们对苏小凡怎么看,他一旦死了,我们所有人,也都会立刻死亡!

    所以!我想,如果到了该冒险的时候,诸位应该也都清楚怎么做1

    那个手握一本古卷的书生,在麻脸青年开口的时候,他就已经快速的想出了一个方案。

    在这种时候,他明显也没有在五尊巨头面前太过客气,苏小凡的生死,对这里的十几个强者和巨头来说,明显都太过重要。

    于是一行人点了点头,按照刚才的计划,各自向前走去。

    “吱呀1

    可也就在,那个书生刚说完自己的计划,他抬头看向车河子和黑蛇夫人的时候,姜家古宅的大门,却陡然自己开了!

    门开,之前那个挑着惨白灯笼,带着苏小凡进入姜家宅子的那个中年人,赫然再度出现!

    “你们之中,有第二个人,可以跟我进入宅子。”

    那个挑着苍白灯笼的中年人,开门之后,并未多说一个字,他以最简短的一句话,说出了自己的意思。

    “是你?苏小凡现在,在什么地方?”

    “他手中的东西,已经交给了你们姜家的主人了吗?”

    姜家祖宅门外,几乎没有一个弱者,几乎在门开的那一丝瞬间,所有人的身体,都骤然紧绷了起来。

    一道道强大的气息,在姜家古宅门前,都在恐怖汹涌。

    车河子在前面,看着那个挑着惨白灯笼的人,他也没有说任何多余的话,他直接就问了一句话!

    神墟之中,神识根本就不能轻易离体动用。

    否则的话!

    神识一旦走出身体,就有可能被这里的禁忌气息沾染,然后迷失,自己也极有可能会成为,禁忌鬼物的奴隶。

    这,也是各个时代的前辈,用无数惨痛从教训,摸索出的一个规律。

    在神墟之中,动用自己的神识扫视四周,也成为了一个死亡禁忌。

    在这种情况下,车河子一行人,是并不知道,之前在姜家这座祖宅的后门前曾经发生的事情的。

    他们也不知道,就在几分钟前,这个手握白色灯笼的中年人,在后门,在苏小凡面前,被一尊无头的士兵,直接斩断了脖颈!

    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这一刻,又或者出现在了正门前。

    “我还需要一个人,让他,跟我走。”

    “苏小凡一个人,无法完成任务,需要一个人,帮助他进行完成任务,他,合适。”

    那个挑着惨白灯笼的中年人,一边再度开口,一边直接指向了麻脸青年。

    “什,什么?我,我?我,我能帮上什么?”

    “苏,苏小凡不是已经进入了宅子而来吗?为什么,这个时候,才,才通知我?”      麻脸青年被那个挑着惨白灯笼的中年人,一指指落,他身体都忍不住剧烈一震,他眼神之中的一抹忌惮和恐惧,也在这一刻,不由猛地爆发。

    麻脸青年身边,阿洛伊的身体,也在此时不由僵了一下。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