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修复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610章 诡异姜家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qianyege.com(千夜阁)
    “嗡1

    苏小凡刚动,桥上的那身影,赫然也动了!

    桥上的那身影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拿出了一把剑!

    他手中的剑,犹如一道长枪一般刺出,直接狠辣的刺向了苏小凡的喉咙!

    而也就在这一刻,车河子,黑蛇夫人,波兰特伊,以及周围一起来的十几尊强大修士,几乎同时都动了。

    几乎所有的人,脸色都在这一刻,猛地巨变。

    “都别动1

    “不要这个时候上桥,上去会死!你们根本帮不上他什么忙1

    特罗家族,那个手中握着一卷书的书生,在看到眼前这一幕,他脸色忽然大变,他像是猛地看出了什么,他突然爆喝。

    只不过,它开口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

    有两道身影,已经紧跟着冲上了那一座桥。

    可在那两道身影,刚刚冲上桥的那一瞬间,所有人都感觉自己眼前不由猛地一花,因为,原本阴流河上,仅仅只有一座桥。

    在那两个人,冲上桥的瞬间,阴流河上,竟然忽然出现了三座桥。

    并且!

    冲上桥的那两道身影,则分别出现在了,刚刚出现的那两座桥上,同时,那诡异多出的两座桥上,也出现了一个老妪和一道身影。

    其中,那一道身影,在这一刻,也直接朝着他们两个人身上,攻击了过去!

    桥,直接变成了三个!

    攻杀,也分成了三座桥,直接开始攻杀,桥两段很多人看到这一幕,脸色几乎都不由猛地大变。

    而在桥上,战斗却没有停下。

    桥变之时,苏小凡身后,那一道身影在刹那之间,就已经刺到了苏小凡后心的位置,苏小凡速度快,那一道漆黑身影的速度,似乎更快。

    “破1

    苏小凡见直接下船已经来不及了,苏小凡在那一剑刺落的瞬间,手中的长枪,直接也朝着那一道黑影的眉心,强行逼了过去。

    以命换命!

    生死时刻,苏小凡直接将子的神魂之力,爆发到了金仙巅峰,苏小凡手中的场景,也以一种极为刁钻的角度,疯狂刺落。

    “为什么,要送信?”

    可那一道黑影却根本就没有停下,它似乎根本就不怕死,长枪几乎顷刻之间,就刺到了他的眉心。

    甚至,他眉心之中,在那一瞬间,已经出现了一道殷红的鲜血。

    但是,那一道身影的攻击,却依旧没有停下,他像是根本不怕死一般,他用眉心顶着苏小凡手中的长枪,他手中的剑,继续朝着前方刺了下去。

    “虚影?”

    苏小凡感知着手上长枪的力量变化,在长枪与那黑影的身体,触碰之后,苏小凡的身体,则直接进行了一个疯狂的侧滑。

    那原本刺向自己眉心的一角,堪堪擦着自己的鬓间,划了过去。

    苏小凡有几根头发,都被那一剑,直接斩掉!

    “嗯?”

    “剑是实体,身体不是实体?不过,为什么在我那一枪刺落之时,他的眉心出血了?”

    苏小凡疯狂暴退,在暴退的那一瞬间,苏小凡脑海里,也已经闪过了一个念头。

    “嗡1

    可苏小凡暴退,身上的气息爆发,那一道身影手中的长剑,赫然再度颤动,长剑直接又朝着闪躲的苏小凡的喉咙处,刺落了过去。

    这一剑更快。

    苏小凡甚至感觉,这一剑几乎封住了自己所有的退路,就连周围的虚空,都封死了。

    再闪躲,已经来不及了!

    这一道身影,变招实在太快,太诡异。

    “那书生,怎么办?”

    车河子身体已经冲到了桥前,他身上强大的气息,疯狂汹涌,他身上的威压也在这一刻,快速爆发。

    但是,他在焦急之中,倒也没有失去理智。

    他嘶吼了一嗓子,他第一时间,还是问了那书生一句。

    “别动,只能靠他自己1

    “影子动了,上去多少人,就会出现多少桥,甚至,根据历史上的记载,桥越多,桥上黑影的实力,就越强!

    它们似乎能从个体数量增加之中,增加自己的战力!

    现在,他还有一丝活下去的希望,你们要是再上去,他只会死的更快1特罗家族的那个书生,直接爆喝!

    很多人闻声,脸色都不由狂变。

    这些人此时,也不敢再继续轻举妄动。

    不能上去?

    苏小凡现在就在桥上,苏小凡要是死了,他们可是都要陪葬的!

    他们之中的很多人,甚至此时,想要桥上对决的事自己,毕竟,苏小凡只是一个废物!

    “刺啦1

    那手中握着一本古卷的书生大喝开口,而桥上,那一道黑影,手中的剑已经犹如雷电一般,撕裂了苏小凡的衣服!

    甚至,苏小凡的心脏处,都出现了一道殷红色的裂纹!

    有殷红的鲜血,都已经正在从苏小凡身上滴落!

    众人看到苏小凡的心脏处,瞬间滴落了殷红的鲜血之后,也不由得捏了一把汗。

    “别升高自己的境界实力1

    “你现在动用的境界越高,他就升高自己同样的境界,你除非是在同境界打败他,否则,你要是升入更强的境界战力,你只会死的更惨1

    “这个黑影,一旦攻击,你只能是在同等境界内,将它灭杀,这是一种极为诡异的禁忌鬼物1

    那个手握一把黄卷的书生,并没有失去理智,再度快速开口,他身体在这无声无息质检科,赫然也已经在恐怖紧绷。

    无法解决!

    可苏小凡又不能死,苏小凡要是死了,他们就全部要死了!

    他脑海里,一个接着一个念头,疯狂转动。

    “你不能送信,你只能死,姜家有坏人,你送信了,他们会出来,你,只能死1

    “嗡1

    那个黑影两剑刺落之后,他几乎没有任何修整,仅仅只是一个微微的停顿,她手中的长剑,已经犹如合一把收割生命的死神镰刀一般,再度刺向了自己的喉咙。

    甚至,他这一剑之中,都出现了几道恐怖的残影。

    速度,更快了!

    苏小凡身上气息汹涌爆发,面对这厮杀一剑,苏小凡的身体再度暴退,只是,苏小凡再度暴退之时,苏小凡的身体,已经被逼近了桥的边缘。

    “死1

    但是,他一剑像是锁定了自己的喉咙,在苏小凡退到了桥的边缘的时候,他那一剑,依旧不依不饶的朝着前方,继续疯狂刺落了下来。

    “吼1

    苏小凡忽然大吼,那一剑刺落,苏小凡转身就朝着身后的大河之中,跳了下去。

    苏小凡在那一道身影的逼迫之下,似乎已经没有了任何选择,跳河反而可能成为了最好的选择。

    “不能跳!跳河,入水会死!阴流河,触之必沉,沉之必死1

    那手握一卷黄卷的书生,刹那之间,再度爆喝。

    但是,剑实在太快,哪怕他后的声音,已经足够及时,依旧是慢了一丝,苏小凡的身体,在那一刻,已经朝着河中,跳了下去。

    很多人的脸色,在这一刻,一变再变。

    众人此时也都下意识的感觉到,他们要完了!

    车河子双手,已经凝结了一道印记。

    他整个人都已经接近暴走的状态,可是,他却又有一种,有劲没有地方出的感觉,他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他也很清楚的知道,自己什么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

    “如果我强行动用巫神境界的力量,将这里直接全部摧毁,他还能活下去么?会出现什么变故么?”

    车河子在苏小凡跳河的那一瞬间,他赫然再度问出了一个问题。

    “无法摧毁,都是假的1

    “我们看到的,都是二次空间里,折射出来的,也就是说,苏小凡在上桥的时候,应该已经被拉入了另外一个空间。

    我们在这里,看到的从另外一个空间里,反射出来的画面1

    那个手握黄卷的书生,双手也已经凝结了一道极为特殊古老的印记,他在大喝之中,他甚至已经直接撕裂了,他书中的一页黄纸。

    “咔嚓1

    桥下的半空之中,苏小凡的身体,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掉入河中,那一道诡异身影手中的剑,已经刺入了苏小凡的后心。

    那个手握黄卷的书生,以及普兰王国的那个国师,波兰伊特,他们两个在那一瞬间,似乎都动了一下。

    他么双手像是同时凝聚了一道特殊的印记。

    他们两个,似乎也想到了,某种可能有效的攻击,只不过,在他们刚刚要出手的时候,他们的动作,就又猛地停顿了一下。

    他们骤然发现,原本一剑刺向苏小凡后心的那一道身影,竟骤然收剑了,他的身影,也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发生了什么?放弃了?他,他不杀苏小凡了?”

    这变故太过突然!

    那麻脸青年甚至还没有完全看懂是怎么回事,他看着那道虚影,忽然放弃了苏小凡,他还以为是桥上的那身影,陡然收手了!

    “不对!是假的1

    “那一道身影,应该是苏小凡的分身,苏小凡,苏小凡在跑,真正的苏小凡,在朝着桥下冲1

    人群之中,有一道身影,眼睛在此时则忽然看向了,桥的尽头!

    也就在那一道诡异的黑影,放弃了苏小凡之后,那一道黑影紧接着,就出现在了桥的尽头,他手中的剑,毫无征兆的,就朝着桥的尽头刺落了过去。

    桥的尽头,一眼看去,一片空旷,什么也看不到。

    可也就在那一剑刺落之后,那原本一片空旷的位置,苏小凡的身影,则幽然乍现!

    而原本正朝着水里掉落的那一道身影,则忽然变成沙黄色,他的身体,快速的开始变成了一颗颗细微的沙子!

    “替身术,沙人?”

    “不对,他只是一个人类,他怎么会用我们沙土人一组的替身术?他用沙子填充上他的气息,迷惑了那个黑影?

    这还不仅仅只是我们沙土人的替身术,这是将人类的替身术,和我们沙土人的替身术,结合在一起了?”

    人群之中,一尊巫皇级别的沙土人,死死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他眼神之中,则骤然爆发出了一抹震惊。

    他们沙土人的禁术,以及一些特殊的术法,可是仅仅只有他们沙土人一脉能修炼的。

    甚至!

    他们沙土人一脉的术法,基本也都是根据他们沙土人的特殊身体构造和属性,才创造出来的。

    现在,那个叫苏小凡的人类青年人,他们就这么当着他们所有人的面,施展出了这种级别的沙土人专有的术法?

    那个沙土人震惊,但是战斗却根本就没有停止一分。

    苏小凡的身影再度出现的时候,已经快要冲到了,那座桥的边缘。

    但是!

    那一道漆黑身影的攻击,在这一刻,也越发凌厉!

    苏小凡的整个身体,都像是被彻底笼罩在了他这一刺之间,他这一剑也几乎快到了,肉眼根本无法已经分辨的程度。

    剑,瞬间就再度刺到了苏小凡的后心!

    “滴答1

    剑落,苏小凡的后心,有殷红的鲜血,骤然恐怖滴落,苏小凡身上的防御,似乎在那一剑面前,根本就不堪一击。

    “叮1

    可也就是在那一击之下,苏小凡的身上,同时还传来了一道犹如金属碰撞的声音,紧接着,苏小凡的身体巨震。

    苏小凡的身影都朝着前方,一连再度暴动走出了几步。

    “苏小凡在收敛自己的气息?”

    “苏小凡自己收敛气息,那个黑影身上的气息,也在快速收敛?在最后一击的时候,苏小凡甚至将自己身体上的气息,收敛到了初级巫师的级别?”

    那个手握一本古卷的书生,看到眼前这一幕,他快速开口。

    “后心,是用什么东西垫住了?”

    “那一剑,仅仅只是震破了他的皮肤,并未刺开他的皮肤,由于他之前将自己的气息降低到了初级巫师的境界。

    所以,那一剑的威力,最高也只有初级巫师巅峰的程度。

    如果他保持着金仙巅峰的级别,那么,那一剑仅仅只是震动都足以将他的身体全部毁灭。

    他在关键时候,竟然还能做到不增反降自己的修为?”

    车河子眼睛,在这一刻也忽然狠狠缩了一下,他的目光,看着已经冲出那一座大桥的身影,他眼神之中,也出现了一抹异色。

    他在刚刚那一丝瞬间,甚至都已经给苏小凡判定了死刑。

    他完全不觉得,区区一个废物,能在这种攻击下,还能活下去。

    可现在!

    苏小凡这几乎让人拍案叫绝的闪躲与术法反击,以及最后干净利落的逃亡,明显是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

    毕竟,这个黑影会使用和苏小凡同等境界的剑术,如果苏小凡不在当时降低自己的修为,那黑影的一剑,就可以将苏小凡完全摧毁。

    “吼1

    苏小凡以一种诡异的姿态,冲出了那一座桥,而在另外两座桥上,那两尊巫皇级别的强者,右侧的一尊,赫然已经被斩杀!

    头颅!

    右侧的那一尊巫皇级别的强者,在那一道黑影之下,竟然直接被斩断了头颅!

    左侧那一尊,在看到右侧桥上恐怖的场景之时,他陡然爆喝,他在被黑影逼的近乎生死一刻之时,他再也顾不上这里的禁忌。

    他只是强行动用了超越极限巅峰的力量,他将战力,直接爆发到了真正的巫皇境界。

    “咔嚓1

    然而,他才刚刚爆发超过金仙巅峰的境界,他的身体里,就出现了一道诡异的声音,紧接着,他的身体在半空之中,幽然不动了。

    他的脖颈之上,无声之中多了一道漆黑的手樱

    “噗通1

    随后,他的身体,竟直直的朝着下方的河水里,栽了下去。

    “是禁忌鬼物?”

    “他没有死在那黑影之下,他是死在了禁忌鬼物的手中?在他刚刚强行爆发出手的那一瞬间,他可能是被禁忌鬼物,给盯上了?”

    人群之中,有人看到眼前这一幕,几乎立刻就想到了一些什么!

    苏小凡逃脱,两尊巫皇级别的强者瞬息之间死亡!

    苏小凡在这一刻,也不由骤然转头!

    苏小凡刚好看到,这两尊巫皇级别的存在,一死一被控制着身体,朝着河水里坠落的场面,苏小凡的眸子,无声也是一缩。

    快!

    这一切是在太快了。

    苏小凡甚至感觉,如果不是那手握黄卷书生的提醒,自己同样也会死在这里!

    “真,真死了?”

    “我怎么感觉,他们两个作为巫皇级别的真正强者,他们根本就没有来得及真正出手?他们怎么就这么死了?”

    “那个黑影,好像也没有这么强吧?他,他除了出剑,他做什么了?他好像什么都没有做?他仅仅只是用同等境界的剑术,就连杀了两尊巫皇境界的强者?”

    麻脸青年看着眼前这一幕,他深吸了一口气,他一时间还有点没有完全反应过来。

    战斗太突然,死的也太快!

    “他们两个大意了。”

    “或者说,他们两个应该并未完全相信我所说的话,他们两个见苏小凡能撑住一击,他们感觉,他们上,应该可以抗的更久。

    他们也没有在第一时间,将自己的气息收敛。

    第一个死亡的时候,他动用的是金仙巅峰的战力,而那个黑影,在金仙巅峰战力的情况下,他的剑,明显已经到了一种近乎与道的程度。”

    那个手握黄卷的书生在此时,眼睛再度微微波动了一下,他的目光,扫视了一圈,则也朝着苏小凡的方向,看了过去。

    作为巫神级别的存在,他明显也从刚刚那短暂,但是却极度凶险的战斗之中,看出了更多的东西。

    他看向苏小凡,车河子,波兰特伊等几尊巫神级别的强者,同样也都看向了苏小凡。

    “我明白了。”

    “那一道桥上的虚影,应该是有某种极为特殊诡异的能力,他只用剑,但是,无论什么境界的强者,只要和他交手,他就会动用和那个境界相匹配的,最顶级的剑术。

    我曾听我们家族的老祖说过,任何一项杀人的技能,练到极致,都是真正的禁术。

    苏小凡在第一击之后就快速以最快的速度,降低了自己的气息,那个黑影的气息,随着他降低,也开启了急剧降低。

    他在被逼到桥上时,先是用一个替身术,骗过了那个黑影,然后,他又拼着被刺中一剑的情况下,逃出了桥上?

    苏小凡从某种情况下,其实并不算是和那黑影硬拼了,他一直都在逃!

    他是逃命,逃出去的!

    并且,境界越低,有时候会的术法多一点,在组合运用的情况,则有可能会在战斗之中,多坚持一些。

    比如,他在巫师一阶的时候,学会了一级顶级巫师剑法。

    而苏小凡在同样的巫师一阶,他就学会了不顶级的控物之术,加速之术,影分身之术,他的每一个术法,都打不过对方的一级顶级巫师剑法,但是,凭借着多种术法的组合,却能选择逃亡。

    在这种情况下,境界越低,能逃亡的概率越大。

    而境界越高,单一种类的顶级剑术,反而越有可能,一击秒杀对手!

    就像是,右侧的那个巫皇级别的强者!

    他就是被一击秒杀的!

    他小看了那黑影!

    那黑影,在金仙巅峰境界的时候,他那一剑,斩杀出的,是金仙巅峰的顶级一剑,那是完全有秒杀威力的1

    阿洛伊看着眼前这一幕,她在缓了两秒之后,才堪堪完全回过神。

    “你分析的不错。”

    “他,不是废物,至少,在这种反应和战斗本能上,他的反应,甚至不比一些巫皇级别的存在差!还真的很有意思,一尊未亡人,竟然有这种级别的反应能力么?

    在神魔坟场的时候,我就感觉,他当时冲入萤火鬼墙,有可能不是偶然,现在看来,他有可能真有这个战力么?”

    那个手握古卷的书生,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阿洛伊的分析。

    他看着苏小凡,他的眼神,也亮了一下,接着,他又道:“其实,我最开始对地狱邮局的任务,并不报很大希望,也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

    现在看来,我们,或许还真的有一些希望。

    根据我的统计,地狱邮局的任务,死亡率在百分之九十以上。”

    “不过现在看来,或许,真的会有一些希望。”

    波兰特伊,在此时看着苏小凡的身影,他也低声开口说了一句。

    他和那个书生,他们两个明显知道的东西,比其他很多人,要多很多!

    “阻拦送信么?”

    苏小凡没有在意任何人的目光,苏小凡看着桥上的那一道,像是已经失去目标的漆黑身影,苏小凡的心中则升起了一个疑惑。

    这,究竟是一个什么东西?

    “这一道黑影,为什么说姜家有坏人,甚至会因为帮助姜家,死更多的人?”

    他的感知和活动范围,似乎只在桥上,一旦自己下桥,他就感知不到自己了。

    他为什么要阻拦自己送信?

    他所说的,姜家有坏人,这个坏人的标准,又以什么得到标准,进行判断的?

    苏小凡的目光,转动了一下,又看了一眼已经死去的那两尊巫皇级别的强者,苏小凡也不由猛地凛然!

    “继续走1

    黑蛇夫人深吸了一口气,她看了苏小凡一眼,又看了一眼后方的人,她并未多开口。

    她直接给前方的那一个探路的青年,再度下了一个命令。

    黑蛇夫人,好像并没有对桥上的那道黑影所说的话在意。

    “啊!好,好,过,过了这个桥,一直到前方的阴宅区域,大概就没有什么危险了,大,大家跟着我走。”

    “这边,只要不走错路,一般也不会再死,死人了。”

    前方探路的那青年,身体崩的更紧了一些,他看着死亡的那两具尸体,他明显是感觉到了一股真正恐怖的压力。

    在战斗结束之后,后面的人,也跟着尝试过桥,而这一次,他们却没有再遭遇什么意外。

    “桥上,那个人阻拦我送信,你们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前方探路的人,已经继续行走。

    苏小凡在一众人都小心翼翼的度过桥之后,问了一句话。

    可苏小凡开口,五尊巫神级别的巨头,却都没有给出一个准确的答复。

    “会不会是幻觉?”

    “你身上有那一块墨玉,你心里就有着送信的这个任务,你身上的什么东西,或许惊醒了桥上的那个存在。

    然后,他以你心中所想,问出了你一句话?”

    车河子朝着身后的桥看了一眼,他又看了看苏小凡,他说出了自己的一个猜测。

    “也有可能,真的有什么东西,不想你送信。”

    “亦或者说,这禁忌神墟之内有什么东西,不想姜家收到那一封信,不过,这应该和我们没有太大的关系。

    我们要完成的是,地狱邮局的任务。

    至于我们把信送过来之后,会发生什么,我感觉,只要我们能活下去,活着离开,我们就是最大的胜利。

    这些禁忌鬼物之间,倘若有矛盾,那也是它们内部的矛盾,和我们无关。”

    一尊巫皇级别的存在,在此时忽然也开口说了一句。

    “你继续收敛自己身上的气息。”

    “如果有可能,你有没有办法,将你身上的那一个地狱邮局,让你送的墨玉的气息,全部收敛,亦或者隔绝起来?”

    那个手握一本古卷的书生,此时则走到了苏小凡身前。

    “可以。”

    苏小凡在那书生开口之后,目光才动了一下。

    书生的这个提议,其实与刚刚自己想到的差不多,那一座桥,别人过都没有问题,偏偏自己过的时候,出现了问题。

    再加上,桥上那黑影说的那一句话。

    这极有可能,是因为自己身上的东西,尤其是那一块漆黑的玉佩,触发了什么。

    “收1

    苏小凡一边思索着,一边直接将那一块漆黑的玉佩,收入了自己的天元珠内。

    “咦1

    “你居然能完全,将那玉佩的气息,彻底隔绝?连我都无法察觉到,你身上有那一块玉佩的气息波动了?”

    那个手握黄卷的书生,在苏小凡收取那一块墨玉之后,他眼神之中,不由流露出了一抹惊愕。

    不仅仅是他,车河子也转了转头。

    “你身上,果然有秘密,是和你成为未亡人的身份有关么?”

    “不过,任何人身上,都有自己的秘密,你现在是我们的主人,我们的生死,其实都在你一念之间,我们是没有资格,去探知你身上的秘密的。”

    波兰特伊也看向了苏小凡。

    他眼神之中有疑惑,可他见其他有几个人,也看向了苏小凡,他直接将眼前的真正关系,给挑破了。

    苏小凡虽弱,可是苏小凡却是主仆契约的主人!

    而主仆契约的主人,完全是可以轻易灭杀仆人的,主仆契约,控制生死,控制行动,波兰特伊此时开口,也是在提醒周围一众人,苏小凡的身份!

    他们,是没有资格,去询问苏小凡的秘密的!

    苏小凡扫视了一眼周围,没有开口,倒也没有很在意。

    苏小凡很清楚,仅仅凭借着一个所谓的主仆契约,想让这些势力几乎都高出自己一个大等级以上的巨头强者真正臣服于自己,是不太可能的。

    甚至!

    如果自己逼的太紧,反而会适得其反。

    自己在之前刚刚到神墟之城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想清楚了,这些人,代表的不仅仅是他们自己,他们代表的还有他们背后庞大的家主。

    如果自己真的将他们随意灭杀,那么,他们背后的家族,必然会不惜一切代价的,竟自己疯狂围杀!

    在这种情况下,其实倒是不如以和为贵。

    “阴宅。”

    “希望敲开门,就有人来将我手中的信取走,这样的话,一切顺利,对谁都有好处。”

    苏小凡一边走一边朝着前方看了过去。

    站在这里,已经隐约之间,能清晰的看到,前方那一片阴宅的区域。

    只不过,在苏小凡一行人,继续朝着阴宅方向,走过去的时候,在河底,原本沉入河底的那两尊巫皇级别的强者,竟然又爬了起来。

    原本那个头被砍掉的巫皇强者,他此时一只手拖着自己的头,一只手还拿着一把法器,它转了转头子,空荡荡的脖子,朝着苏小凡一行人的方向,看了过去。

    而另外一尊巫皇级别的强者,他从河里爬出之后,则直接朝着苏小凡一行人的方向,跟了过去。

    他们动,他们的动作,像是机械在动一般。

    “侯爷!前面就是阴宅区了1

    “前面有一条阴流河,河上唯一有危险的,应该就是那个老妪,我们过桥的时候,但凡她伸手要钱,我们给她一个紫晶,我们就能安全通过了。”

    几乎也就在此时,大约在苏小凡一行人,后方三公里处,有一群大约二十多个强者的队伍,赫然也正在朝着阴宅前行。

    那二十多个人的队伍之中,带头的一个,赫然是一个身上带着一股强大古老恐怖霸气的青年!

    他随意站在原地,仿佛他就是整个世界的中心。

    他身上的那一股霸气,也有一种想让人臣服的冲动。

    他此时的目光,也朝着阴宅的方向,远远看了一眼,他这一眼看去,也像是直接洞穿了前方的无尽虚空!

    看来,他们也都是冲着阴宅去的。

    “这次交易,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我记得,皇家一直交易的一座阴宅,是在西南方向,现在又增加了一个东南方向的未知阴宅,会不会……”

    这一队二十多个强者的队伍之中,阿木莉,赫然也在其中!

    这是真正卡特帝国,皇家的队伍!

    阿木莉之所以能进入这个队伍,是因为墨菲家族的主母,与红月氏之间,有某种特殊的关系。

    阿木莉从小与有着冠军侯之称的卡龙,也有一些关系。

    甚至!

    阿木莉从某种程度上说,与卡龙,是在一个书院里修炼。

    只不过,卡龙只用了两年,就修完了书院十二年的课程,随后,卡龙就去了西北战场历练。

    现在,等他在归来,已经在西北战场上,凭借着强大的功勋封侯!

    他这一次来镇守神墟城,也是卡特帝国高层和帝国之主的意思。

    阿木莉原本心中还有些疑惑,她在来的时候还不知道,冠军侯的具体计划,在路上,她才得知,冠军侯这一次,竟然是要同时与两个顶级阴宅交易。

    她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

    只是,她的话还没有完全说完,就被她身边的一个中年妇人,给拦住了。

    那个中年妇人,朝着阿木莉摇了摇头。

    阿木莉也是冰雪聪明的人,她见那个中年妇女摇头,她很快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现在,已经和小时候不同了!

    小时候,卡龙就算是天资再逆天,再是所有人眼中,神一般的存在,可那个时候,还能正常说话聊天。

    至少,还是同学。

    至少,还是发校

    可现在,卡龙已经是冠军侯,以二十九岁的年龄,逆天封侯,战力修为,达到了恐怖的巫皇境界!

    血脉,资源,天赋,刻苦努力,机遇,谁也不知道,在短短的二十九年的过程之中,卡龙吞噬掉了,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东西!

    阿木莉惊醒,随后,阿木莉看着走在最前方,那霸气惊世,犹如人中之龙的卡龙,她眼神之中,不由流露出了一抹失落。

    一向骄傲的她,还是第一次感觉,自己竟然连和一个同辈说话的资格,都没有了!

    自己姐姐,也是巫皇境界。

    自己姐姐和卡龙的年级,也大小差不多,为什么自己和自己姐姐之间,能做到亲密无间?是自己姐姐,在刻意接受自己的平凡吗?

    “加快速度1

    “一个小时,赶至阴宅1

    卡龙根本就没有朝阿木莉多看一眼,他看着前方,只是冰冷冷的下了一个军令!

    ……

    同一时间,前方,阴宅区,入口处。

    “嗯?废墟,消失了吗?”

    苏小凡一行人,此时已经到了阴宅区的前方。

    苏小凡在队伍之中看到,前方的路,变成了小时候农村,经常看到的土路,而在土路两边,则生长着一些桐树,和一些自己不认识的树。

    在树的两侧,则是一片天地,苏小凡一眼看去,竟然看到,在田地里竟然生长着一些普通的麦芽。

    甚至,地里还长着一些大白菜。

    不仅仅如此,苏小凡还看到,在东侧的地里,有一个老者正在拉着一个驾车子,似乎在朝着地里撒着农家肥料。

    苏小凡从废墟之中走出,猛地看到这一幕,甚至都微微呆愣了一秒。

    在废墟之外,竟然会是这样一般场景。

    眼前的这场景,几乎与农村秋冬的场景,非常相似,在神墟深处,竟然还能有这样的场景?

    “我一次来的时候,也有一些意外。”

    “阴宅区,确实很像是以前的农村,只不过,也仅仅只是像而已,这里的每一处院子里,住的都已经不再是活人。”

    车河子见苏小凡,阿洛伊和麻脸青年三个人脚步停顿,他微微摇了摇头,倒是开口提醒了一句。

    “确实很像。”

    苏小凡在短暂的失神之后,也摇了摇头,同时,苏小凡也快速再度紧绷起了神经。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