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织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一百四十七章:快些去救李将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qianyege.com(千夜阁)
    孙时相也是讥笑着继续说道:「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就算李贼胸有大志,贼心坚定,又能与贼众同甘苦,可在其身边又是哪些人?

    如刘宗敏者,不过一铁匠尔,余者各人不是边军小卒,便是贩夫、佃户,就算今有牛金星、宋献策者充为军师,为其谋划,亦不过一个举子,一个卜者罢了。

    他们虽也有些见识,可在贼营之中,毕竟居于后来者之位,又怎么能与先入伙者相抗,就刘宗敏这帮陕人,满脑满心皆是回乡显贵,其目光又怎能看得到天下那般大!」

    几人随即便发出阵阵讥笑,又轻声议论了几嘴,见张诚始终不言,便纷纷安静下来,又过了片刻,孙时相才走近一步,转换话题问道:

    张诚说着话不由抬起头来,他仰望着夜空中的漫天星辰,突然说道:

    孙时相说到这里时,先轻轻拱手见礼,才又继续说道:

    胡以温在军中日久,他的话也逐渐多了起来,每每皆有不同寻常之语,他家学深远,所涉猎的知识极杂,本就比王元景、刘承祖等人博学,且随在张诚身边并无投靠之意,只是单纯地襄助张诚一臂之力,为的就是一展平生所学,所以每到关键时刻,他总是敢于站出来发表自己的观点,如今也不例外。

    只听他接着说道:

    胡以温顿了顿,又继续道:「而永宁伯则不然,对受抚贼首待之如故,非但使之仍统旧部,更从不亏钱饷粮,且有功必赏,一如旧部般,不分丝毫彼此亲疏,就好比际遇将军这样,虽成为贼,但受抚后,他可曾受过慢待?

    今小袁营的袁时中,也必定是看到际遇将军受抚后之情形,招抚一事才会如此顺利,此番往武安暂驻,接受我勇毅军重新编伍,有际遇将军陪他身边,必能发挥榜样的力量,大可使他放下戒心。」

    张诚听着他们两人的分析,话语间虽隐含了一层夸赞之言,但其中提到的具体内容却也大差不差,而且他们二人也都听懂了张诚那句中的意思。

    他们深知永宁伯是要做那一轮天上的,而如其麾下的贺飚、张广达、陈铮、张国栋、魏知策等人,皆如这漫天星辰一般,永远无法与那一轮的光芒相提并论。

    再如李际遇、袁时中等人,虽前曾为贼,也有过称霸一方的时候,但在永宁伯张诚眼中看来,仍是如这满天星辰似的,无论如何也不能掩盖光芒。

    所以,对于像李际遇、袁时中这样的贼头,张诚自然是非但来者不拒,更是费心地大力招揽,这就好比是在挖闯王李自成的墙角一般,在削弱敌人的同时,还能够壮大自

    己。

    至于说是否担心他们的忠诚,是否担忧他们降而复叛这个问题,其实在张诚看来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哪里有人生来就愿意做贼的呢?

    现如今,张诚以大明永宁伯的名分掌控着大义名分,不止是可以给他们足额足量的军饷,还可以给他们光宗耀祖的荣名。

    试问,他们这些打小就在大明这样封建环境里成长起来的人,又有哪一个受得了这样的诱惑?

    或许那些合理合法的饷银还不算什么,可能够使得自己家族门楣光耀,甚至可以将自己大名在族谱单开一页,成为名垂青史的家族之光的机会,就连现代人都是无法拒绝的诱惑啊!

    而此刻孙时相、胡以温、刘承祖等人听到永宁伯发问,他们一时竟无人接言,而是互相对起了眼色,片刻无声后,还是孙时相出言接道:

    永宁伯张诚一阵干笑,语气依旧十分温和地重复道:

    孙时相嘎巴嘎巴嘴,却没有说出话来,反而转头微笑着看向胡以温,用眼神给与他鼓励。

    胡以温在孙时相的鼓励下,果然开口,只听他接着又道:

    胡以温说到这里时,偷偷看了眼张诚的神情,见一切如常,才继续道:

    他最后更是放低声音,又追问了一句:

    张诚似乎突然间就兴趣全无,他迈步往大帐方向行去,边走边说道:

    …………

    就在永宁伯与麾下诸文武议事之时,闯王李自成同曹操罗汝才正在与大明督师丁启睿、保督杨文岳、平贼将军左良玉等的十余万官军对峙。

    原来,李过追击小袁营返回大营那晚,还没有来得及歇息,便再次受命前往开封西南约四十里外朱仙镇,去堵截前来救援开封的官军丁启睿部兵马。

    当晚,一只虎李过急火火地率领麾下三千精锐精兵开拔后。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