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织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一百四十六章:料定他大事难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qianyege.com(千夜阁)
    “中州对贼作战守则:一扎营垒,以利攻守;二慎拔营,以防敌袭;三看地势,以争险要;四明主客,以操胜算!”

    开篇便是简洁明了地给出了四个重要守则,完全涵盖了扎营、行军、作战的各项基本要素,张诚点了点头以示赞许,又继续往下看去。

    “进入大河南岸即为战区,凡勇毅军各营皆需遵从‘扎营之规’行事,无论周围是否存有敌踪,皆不得简化行之……

    一、扎营之地,忌低洼潮湿,积水难以泄出;忌坦地平洋,四面易受敌袭;忌坐山太低,客山反高,易受敌反制;忌斜坡半面,炮子易入难防。

    二、扎营之地,须择顶上宽平,而旁面陡峻者,然四面陡峻者,最为难得;若能择选一面或二面陡峻者,亦好。

    三、驻营择址之法,先择背山面水之险地者,当选右背山陵,前左水泽,然此好地亦难择;但或前或左或右有一面阻水者,即易于防御抵敌,实为宜选之地。而择砍柴挑水便利者,汲水之道最关紧要,如为贼所断,则不可守矣,当速弃之而走。

    四、各营每到一处地方,无论风雨寒暑,队伍一到,立即挖壕修墙,限半个时辰完工;未成之前,不得休歇,亦不许强行与贼搦战。

    五、墙垒须高八尺,厚一丈;筑墙不用门板、竹木。里外皆用草坯、土块垒砌,中间用土筑紧;每筑成一尺,须横铺长条小树,以免雨后崩裂之患;亦须留枪炮射眼,内筑子墙,为人站立之地。

    六、壕沟须深过一丈五尺,愈深愈好,上宽下窄;壕中取出之土,须覆于二丈以外;不可太近,不可堆高,恐大雨时仍流入壕中也;花篱用木须粗大,约长五尺余,埋土约深二尺;坚筑旁土,以攀摇不动为主;或用二三层,或用五六层,如此可也。

    七、每筑营,凡墙、壕、篱,三者缺一不可;营墙取其高而难登也;壕沟取其深而难越也;花篱取其难遽近前也。

    垒、壁、土城,名虽不同,皆属墙子之类也。池、堑、陷马坑,不甚宽长,其上虚铺以土;梅花坑,乱挖深坑,约四五尺,大小无定,名虽不同,皆属壕沟之类也。

    木城,立木圆排,周围如城;木栅,亦系立木,不必周围皆有;乱钉者名梅花桩,分层次者名花篱笆;鹿角树之有权丫者名拗马桩;档木,中有横木,用小木斜穿,以架于地;地刺,用竹木削尖,钉于地,亦名铁蒺藜、铁菱角,名虽不同,皆属花篱之类也。

    营墙可只筑一道,然壕沟则两道、三道更好;而花篱等,则五层、六层为最宜。

    八、一营当开设两门,前门宜正大,后门宜隐僻;营宫中军帐正对前门,中留甬道,宜阔;亲兵各棚扎甬道两旁,前部扎前门,后部扎后门,左部扎左,右部扎右,余者中军;两帐相距略宽,以留水火之路;营外开厕数处,宜远,营内至少亦应开厕两处,专备夜间之用。火药,挖一地窖,上覆草棚,用泥涂之,仍安气眼,以免受潮。

    勇毅军各营每到一处,皆需按此‘扎营之规’,必于一个时辰内完毕,即使当面无敌,也不得有所懈怠!”

    这些内容大多都是原《勇毅军操典》里面有的,只不过为了更适应与流贼作战,进行了一些必要的修改和提炼,而这些内容又是大多来自于戚少保的《纪效新书》和《练兵实纪》。

    当然,还有一些内容是张诚记忆中残存的曾国藩打太平军的战法,只不过他的记忆已经十分零碎,所以只能算作是一些点子,具体表述还是靠大家一起集思广益,这里面魏知策、孙时相、胡以温功劳最著!

    永宁伯继续向下看,只见下面是“行军之规”,具体内容如下:“每拔营起行之际,最关紧要,切勿大意,当谨遵严守‘行军之规’,万勿轻敌……

    一、凡拔营时,必以七成兵力为预备队,以备遇袭作战之用,而以三成兵力为押夫,护运全营粮秣辎重。

    若贼在我前,则七成队走前,辎重大车走中间,以三成队在后押护;若贼在我后,则以三成队在前开路,辎重大车随同前行,而留七成队在后防贼来袭。

    如有数营同行,则各营皆以七成队伍在前,须各分班行走,绝不许此营之队,掺入彼营之队中,尤不许辎重大车彼此掺入混杂别营队中;而为押夫之三成队伍,亦专押本营辎重大车,不许各营混乱,违者究其上官责罚之。

    二、凡拔营行军时,必须派先锋哨骑四出,尤在前之哨骑,或哨官、队总,或什长、伍长押队,必择善看地势、善查贼情者为之,行在大队之前十里,或二十里外,仔细探明。一探山谷水泽,二探密林树木,三探村庄铺寨,恐有贼兵屯驻埋伏在内。

    出哨各队不得少于一什人马,每遇一条岔路,即派一人往探,若遇过桥过渡,尤须谨慎,恐大队渡水之后,遇贼接仗,进则容易,退则万难。

    三、每营行进时,皆须派一队游骑在后押尾,凡辎重车马过完之后,查明恐有病者落后,又恐本营兵丁在后滋事,又恐游兵散勇假名滋闹。

    最后更是严令,勇毅军各营在中州地方,拔营行路,每日最多行进四十里,少则二三十里,视沿途官道情况,以及周边贼兵动向和驻营地方为准,无永宁伯帅令,不可加急行军,一如定规,不得有违。”

    张诚将那沓文稿一张一张仔细翻阅,只见接下来就是《作战之规》了,对于在同流贼作战之际该如何应对,也予以明确,以免临战生乱。

    “一、出队要分三大支,临时再多分出几小支;凡遇房屋之处,须分一支,以防埋伏;小山之后,亦须分出一支;树林之中,更须分出一支。

    二、队伍要占住山坡高处,排立列阵,不动如山,营官更要四处往来,以鼓舞各部士气,更寻登高处,以瞭望贼情。

    三、打仗要打个“稳”字。贼呐喊而我不应,贼来冲扑时,我亦不动,严守阵列,只以炮、铳、弓弩防守,贼冲至近前,则刀盾结阵,枪矛棍棒出击,铳弓寻隙补射;不论贼扑我几次,尽皆如此御守;稳住过两个时辰,贼力疲气竭,我师必然大胜;若贼力竭而溃,可使三成骑兵追击,初时只追不杀,而以铳弓射之,以为驱赶,使其阵乱无形;待贼兵真溃,才可发力追击。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