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公主总是被迫黑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番外五 苏二和云穆靖的结局(五)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qianyege.com(千夜阁)
    落日余晖。

    正月里的夕阳西下,伴随一起的乃山峦之巅的忙忙雪色,夕阳金红,雪色白灿,交织出最为璀璨的酉时。

    酉时正。

    皇陵之外山间官道上,着蜀锦紫袍的帝王,她自帝都又一路驾马飞奔至每每她心底有事时方前来的云家陵墓这里,至皇陵外,她负手后背,站着宽广的陵墓外石台广场下。

    夕阳洒下的金芒,投映至她周遭,让其沐浴灿艳之下,却难暖其心。

    不知是这正月里的夕阳中夹杂着至酉时正的凌冽寒风,还是她自己周身所出的气息,让她整个人很凉。

    凉意冰冷着那副魅色容颜与后背着的纤纤玉手,即便乃着冬靴的双脚,脚尖也感觉是凉的,凉的冻脚。

    人一身火气,最着重便乃人的双脚,双脚暖和了,即便他处再冷着,也能感觉到一丝暖意,而双脚一旦冰凉,哪哪都是冷的,冷的真冻人。

    她整个人,周身皆冰冻感,就站着这皇陵外,并未曾有入皇陵之内,望着官道,直至官道之上出现而来一名金衣暗卫,带来她要知之事。

    金衣暗卫前来,下马,单膝跪地禀报。

    在摄政王至清风居之后,苏寒就把守清风居外,他难以靠近听得世子与摄政王言道何话,只能晓知摄政王自清风居离开后,他人去往逍遥居,一待至此刻,无有离开迹象。

    “陛下,摄政王饮酒买醉,照而今架势,他若饮至今夜过,明日上元节宴乃至初次早朝他恐都难安然参加。”

    本来苏寒寻着苏二时,苏二没有用午膳的就直接赶回帝都,在离开清风居后直接去往逍遥居,至此刻他还没打算用着晚膳,那般空腹饮酒,一旦饮醉,一时半会绝难安然清醒。

    金衣暗卫只能带来苏二前往和离开清风居后的动向行径,清风居内的交谈他着实难以探知,这让云穆靖后负的感觉已被冰冻麻木的双手蜷捏了起来,直至蜷捏到她觉得双手恢复正常,十指皆灵活,才缓缓松开成掌,后背着的双手垂落身侧。

    就只这么一个动作,再无了其他动静。

    久久,久至跪地的金衣暗卫感觉有层层凉气自他膝盖下所跪石台内渗入他的膝盖里,冰冻了他跪地的膝,云穆靖才转身,大开步伐登上石台,走去了石台广场之上的皇陵。

    千斤巨石打造的厚重石门,在这石门一旁传来一声细弱到几乎听不见的‘咔’机括声,与山体连为一体的山间打开了一道暗门,可容纳一人入。

    通向皇陵内的小门,往常之时守陵军便是通过此道山门守着皇陵之内烛火不灭,添盏燃灯,守卫皇陵。

    此道山门也乃这皇陵的通风之门,可确保皇陵之内不会因常年关闭而潮气过甚,从而污浊了皇室遗体。

    云穆靖自这道小山门入,迈步走进皇陵中,一路自陵道过,万千烛火照亮着幽深冗长的陵道,两侧守陵神还是那么巍然屹立,握长枪石锤,掌烛台灯火,瞳目怒叱,让任何的牛鬼蛇神半点都不敢来此叨扰。

    至她母妃的皇贵妃陵寝外,云穆靖停住了脚步,面前关闭的这座殿门,殿门之内有着她母妃的衣冠冢,而今还有着被她关至此的她的父皇。

    自云穆靖登基为皇之后,她已很少再入内,即便前来皇陵,也不会再进入这里,此番前来,她进来了皇陵中,却未曾有打开殿门,就只是这么隔着这道殿门,隔着殿门见着她的母妃,亦见她放下爱恨的父皇。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