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地煞七十二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五十七章 盼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qianyege.com(千夜阁)
    街坊们都晓得慈幼院发了财。

    最开始。

    卯时四下寂寂,慈幼院便升起了炊烟,独特的药香浸进雾里。

    一直到辰时,天光初醒,大人小人背着背篓挑着扁担,把香饮运到市上贩卖。

    赶在酉时,暮色尽收前,踏着晚钟匆匆归来。

    再后来。

    慈幼院上空熬煮药饮的炊烟要缭绕大半个上午。

    小孩儿们呆在家里,大人们依旧要早早出门,但不再挑扁担,而用大车拉,车上架着大锅,用炭火温着,沿途播撒香气。

    卖的饮子更多,却也总能赶在晡时结束前,踏着饭点儿回来。

    到如今。

    慈幼院的炊烟终日蒸腾,熬煮药材的气味儿沁润了周遭每一个角落,连过路野猫的毛皮里都嗅到一股子微苦反甜的味儿来。

    大伙儿已经不出门叫卖了,而是各个坊的小贩们自个儿过来采买。

    无怪药饮的生意好做。

    钱唐买药贵,看病更贵,许多人家一辈子也踏不进医馆的大门。生了病,自个儿熬着,熬不住了,去巫师或寺观求碗符水,管不管用另说,反正不便宜。

    何五妹用心挑捡的几味饮子,虽治不了大病,但调理肠胃、活络气血、防治风邪感冒之类还是成的。

    再者卖得也便宜,不过几文钱,买上一碗,解渴又治病,何乐而不为呢?

    所以么,邻居们的房子多用茅草作屋顶,慈幼院却翻新了瓦顶,乌青色一片片排在雨雾里;邻居们的大门多用竹片编成或者压根没门,慈幼院却换上了上好的厚木板,刷上了大漆……

    但何五妹还远远没有知足。

    老医官患有风湿,钱唐冬日里湿寒,他居室的土墙四处漏风也不够保暖,最好用砖石重建一间。

    孩子们渐渐长大,已隐隐懂了男女之别,不好继续再住在一块,要在后院的废弃房屋里修缮两间,分开来住。

    鬼阿哥的屋子原本是个柴棚,也是间四处漏风的,魂魄畏寒怕风,怎好让他再住里头?后院的屋子须得再修缮一间。

    屋子修了,院子也不能拉下,整理了杂草,可以开辟成菜田,养几笼鸡鸭,再养只母羊,好给小囡囡添些女乃水。

    生意越做越红火,院里的地方有些不够用,最好能在旁边的空地上再起一进院子,修大些,以后院里再收下新的孩子,或是老医官有心义诊,也都用得上……

    午后难得晴朗,何五妹和李长安把药材与山货搬到院子里翻晒,一竹箩一竹箩的摆在木架上,一排排填满了整个院子。

    成串的山蒟泛着微微的辛香,新采来的岩柏散发着浓烈的青草味,连根摘采的芍药在阳光下舒展香甜招惹蜂蝶……何五妹仔细挑捡着药材,向李长安一遍遍描述着自个儿的“宏图大计”。

    李长安却打断了她的絮叨。

    “你呢?”

    “我?”

    “你住那屋子,原也是个杂物间,又挤又破,院子翻修人人得了新屋,怎么独独漏了你自个儿?”

    “哪里挤破?只是小些旧些,也挺好,我住得也踏实,何必乱花钱?”

    “近来生意兴隆,也不差那几个铜子。”

    “钱也有不差的?”

    何五妹嗔怪,笑着摇头,挑了朵芍药,折了根茎,把花枝别在耳间,一只凤蝶贪香,追逐着芍药翩翩落在她的发鬓上。

    何五妹没有发觉,继续翻检药材,絮絮说着:

    “木料是飞来山送来的,石匠有大憨他们帮衬着,省下了些钱,但其余砖瓦……”

    种种开支,她已了然于胸,一项项掰碎了讲下来,自个儿倒愁上眉梢。

    不觉唉了一声,惊飞了蝴蝶。

    “终日辛劳赚些银两,投进房子里水花也不现。”半是玩笑半是埋怨,“你倒好,还把钱分给不懂事的小娃娃。”

    药饮生意刚开始时,孩子们帮了大忙,道士决定,孩子们干了多少活儿,便给多少钱作零用。

    这事儿何五妹念叨过许多次。

    每每教李长安莞尔。

    “说好了的事情,做大人的要食言而肥?”

    “岂会占孩子的钱?”何五妹忙慌辩解,“我是怕他们手里有了钱便乱花,放在我这儿,也好攒着以后作聘礼与嫁妆。”

    说着,动作一顿。

    道士细瞧,原是药材里翻出一副鱼骨头。

    这些天时来运转,不仅生意兴隆,十钱神的香火也格外旺盛,聘请了不少猫儿作信使,这大概是哪个“神使”丢弃的“报酬”。

    道士讪讪一笑,赶紧捡起丢开。

    何五妹白了一眼,继续碎碎念叨:“非是我多心,泥鳅几个猴崽子这些天鬼头鬼脑难见人,也不晓得撺掇着什么主意。”

    “孩子们都懂事。”李长安开解着,“再者我听人说,小时候不学会花钱,待到长大突然挣了钱,好比乞丐乍富,不定染上些坏毛病,介时成了赌鬼、酒鬼、嫖鬼,岂不更糕?”

    “呸!念经的鬼话多。”

    何五妹没好气扭过头去,跨起处理好的药材,往后院要拿去熬煮。

    但当两人穿过连廊,才进后院,便瞧见“懂事”的孩子们都围在左厢墙面前,鬼头鬼脑地细声细气叽叽咋咋。

    何五妹不让道士出声,悄悄上去,踮脚偷瞧。

    但见娃子们不知从哪里搞来些劣质颜料,拿花木汁液调匀在破瓦里,而他们面前的木板墙,才经过翻修,刷成一版面的油黑,成了上好的画板。

    “五娘可宝贵这漆面了,前些天,成天冲着傻乐,咱们在上头涂画,五娘不会生气吧?”

    “那……不画啦?”

    “画,画一点。”

    小鬼头们一番小声争论,公推了女孩儿中手最巧的春衣执笔。

    女孩儿拿过唯一一支毛笔——李长安看得眼熟,好像是自个儿画符那支——挑了门板最不起眼的角落,小心翼翼落下颜色。

    她的笔触稚嫩而生涩,却偏偏传神地勾画出一个个人物。

    怀抱着婴儿的女子是何五妹,她脚下长尾巴的墨团是“炭球儿”,旁边杵着手杖的老人是卢医官,短头发的高大男人是李长安,叉手叉脚的男孩儿是何泥鳅……

    一个连着一个。

    她画得全神贯注,旁边孩子们也看得聚精会神。

    可好不容易画完,没松口气,旁边小伙伴们开始挑刺儿,这个说这点不行,那个说那点不对,气得春衣把手一摊。

    “笔给你,你来!”

    旁的还没做声,泥鳅已抢过笔来,飞快在图画上添了一坨东西。

    “这是……鸡?”

    亏得小伙伴儿能在这一坨里发掘出个形象。

    泥鳅却大为火光:“呸!这是小七!”

    “欸?小七也能画进来?”

    “怎么不能?!”泥鳅振振有词,“小七帮了咱们多少忙,他人虽不住在院里,但可以画在院里。”

    大伙儿一听,觉得在理,但既然小七能画,那么大憨、秀才、铜虎、黄尾……不过,人物一多,该怎么画出区别呢?

    泥鳅眼珠一转,在“画板”加了个人形,再添上一截短尾巴,如此便大功告成,这就是黄尾啦。

    没等他得意。

    “呀!泥鳅又偷画!”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