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地煞七十二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五十四章 生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qianyege.com(千夜阁)
    明月高升。

    不知哪户人家办起夜宴,咿咿呀呀的曲调随着轻纱般的夜雾飘入陈列着腐尸的义庄。

    纸鹤在其中盘旋,俄尔,收敛羽翼,落在了鲁怀义的额头。

    不提李长安的恍然。

    也不管何水生的惊愕。

    小小黄符折成的纸鹤在这一刻重逾千钧,轻易压垮了昂藏大汉的脊梁。

    鲁捕头跪伏下来,向着李长安与何水生磕头。

    何水生下意识躲闪,随即醒悟,忙慌上前拉人。

    鲁捕头纹丝不动,只不停叩首。

    “捕头何必如此?”李长安见状,“贫道与水生兄弟都是为你而来,又怎么会揭破你是鬼非人。”

    “鬼?!”鲁捕头没有吭声,何水生倒先涨红了脸,“鲁大哥活得好好的,怎会是……”

    却被打断。

    “水生。”

    鲁捕头摇了摇头。

    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娃娃。

    稻草扎成,裹着布衣很是简陋。五官也由笔墨勾成,寥寥几笔,却抓住了神态精髓,一眼望去,绝似鲁捕头本人。

    时有夜风涌入堂中,撩去一层薄薄烟气。

    鲁捕头霎时改换了形貌。

    原本雄壮的身体大了一圈,铁打的结实筋骨变得松软浮肿,浅褐色的皮肤也变得惨白,与案台上的浮肿尸一般无二。

    何水生当即骇了一跳,却强忍着没有退开。

    “哥哥,你……”

    话到嘴边却是哑声,只能默默垂泪。

    “大丈夫岂可作女儿态。”

    鲁捕头反而笑起来。

    而后长长一叹,没增悲苦,倒把眉宇间的愁闷排解不少。

    他娓娓道来:

    “别驾是个好官。”

    “虽落入咱们钱唐这个神大官小的地界不得伸张,却仍一心为民,尽职尽责。”

    “我钦佩他的志气,常在暗中为他奔走。”

    “月前,我押解囚犯出差只是幌子,出了地面,寻了片荒林将他搠了,便暗中折返,护送着别驾去一细作接头。”

    “那细作说出件大事,海面上兴起一个巨寇,人多船多,更兼有大人物与其勾结,其人已整合了海上群盗,不日将祸乱钱唐。”

    “可没想,细作早已暴露,我们随后便遭到袭杀,他们人多势众,我抵挡不住,别驾便教我拿他的鱼袋作凭信,突围向府衙示警。”

    “奈何贼人狠辣,我虽勉力摆脱追杀,却仍因伤势太重,死在了藏身的暗渠中。”

    “我死之后,浑浑沌沌漂泊数日,幸得覃十三发现收留……”

    “好哇!”何水生叫嚷起来,“哥哥还说与那巫师已割袍断义!”

    鲁捕头歉意连连拱手,继续道:

    “头七之后,神志渐醒。我想要寻回自己的尸身,隐瞒下自己的死讯,却不料尸身被江潮冲出了暗渠……”

    事情后面的发展也不必多说了。

    何水生恍然:“是哥哥自个儿毁坏了尸体?!”

    鲁捕头没有否认。

    “别驾的嘱托?”

    鲁捕头依然没有回答。

    何水生难以置信看去,他实在难以理解,作为一个受害人,却主动掩盖自己的冤屈,甚至不惜毁坏自己的尸身,违背一贯坚持的忠义。

    “为什么?!”

    鲁捕头张嘴又羞愧难言,惨然不语。

    “因为钱唐的规矩。”

    李长安替他说。

    “十三家有言,钱唐阴阳可以混杂,但人鬼定要分明。所已,凡人死成鬼,平日不得与生前亲友接触,甚至不能以生前的容貌、名字生活。”

    何水生瞠目结舌,冷不丁听着钱唐另一面的隐秘,脑子难免浆糊。

    鲁捕头黯然一叹。

    “我上有年迈盲母,下有两个年幼的孩儿,仅凭我那发妻如何承担得住?”

    “水生。”

    他似在回答何水生,也似在回答自己。

    “我得活着。”

    …………

    “后来呢?”

    慈幼院里填满了新鲜草药的气味儿,老医官、黄尾、秀才、货郎与乡下汉子们都聚在这里,就着劣酒冷菜夜谈,追问着后头的故事。

    “后来么。”

    酒不多了,李长安决定长话短说。

    “咱们寻了只野鬼,叫他附身在鲁捕头尸身上,谎称是别驾的门客,当着府衙诸官儿的面前,‘亲口’说出海寇一事,也算全了他的忠义。至于,鲁捕头能把身份遮掩多久,就看他造化吧。”

    结局说不上好坏。

    大概是同为孤魂寄生人世,大伙儿难免兔死狐悲,都有情绪梗在胸口。

    但不管是肆虐的海寇,还是通贼的大人物,跟一帮子穷鬼也没太大的干系。

    各自唏嘘一场后,大伙儿关心起新的买卖能赚着多少钱。

    于是都把炯炯目光投向了老货郎和黄尾。

    他俩今儿一大早就去各家生药铺子推销药材去了。

    两鬼绷起脸。

    难不成……

    大伙儿的心不往下沉。

    黄尾忽然拿出一包裹,摊开在桌上。

    白花花银光晃人,真是一剂良药,能救苦闷。

    仔细数来。

    桌上银钱虽不算多。

    但。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