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现代咸鱼生存指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585章 别穿白袜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qianyege.com(千夜阁)
    上学,放学。周一至周五回江月公馆,礼拜天去谢家老宅。因为选择走读的关系,没有校园晚自习,便在家中自习……这便是小姑娘的作息。

    开学后的生活,平淡如常,白开水一般,没什么值得好去叙述品味。

    至于某人,那就更简单了。前半个月,借着琴行重新装修机会,光明正大给自己放个长假。也没借此做什么特别事情,就是看看书,喝喝茶,收拾收拾屋子。每天最重要的行程,就在下午接近黄昏的时候,出门去趟附近菜场。然后等待小姑娘放学归来,一边吃着热气腾腾饭菜,一边听着后者叽叽喳喳分享今日校园趣闻……家庭主妇?NONONO,是家庭煮夫!

    后半个月,琴行基本装修完毕,不过这并不意味着立刻就要开门营业。总要有段时间散散味道的,另外也得联系之前的供货商,重新选品上货等等。

    总之,优哉游哉,整个九月份下来。不能说某人一件正经事没干,那也确实没干一件正经事。

    且到这还不算完,九月底,因为中秋节与国庆节相邻关系,法定假期八天。

    对此糖豆童鞋早就做好规划安排,甚至机票都提前买好,目的地是国内某著名雪山景点。短程出游,就她们兄妹两人,小姨都没带——好吧,后者是因为太忙没空加入——但不管怎么说,暑假游时某人没有参与的遗憾算是弥补了。

    雨露均沾这块,可是给小姑娘拿捏住了。

    不过遗憾的是,就在出发前一天下午,变故来了。糖豆的奶奶,突发疾病,生命垂危。消息是从堂哥唐荣那传来的,并询问小姑娘要不要回去看望。

    关于糖豆父亲那头的情况,之前有提过,这边就不再赘叙。只说小姑娘与那边的联系,不算紧密,整体关系比较一般。

    也是理所当然,毕竟相隔两地,不在身前。再亲密的关系没有日常维系,也会逐渐走向疏远。更不用说小姑娘的情况比较特殊,十来年的孤儿经历,几乎让她丧失了对于血脉亲人的感觉。

    也就是在认亲后,这种状况才逐渐好转。但那也是对于谢家,而不是父亲那边的唐家。

    另外,对于忽然出现的糖豆,唐家那边的态度也委实算不得重视。几年前认亲时,谢家是有通知到唐家那边的,但最后过来的也仅仅是为谋求个人发展的二伯唐永发以及堂哥唐荣。

    所以到得后来,小姑娘也就渐渐淡了这方面的心思。除了逢年过节打个电话,送点东西,双方基本也就没了联系。

    只是这回情况比较特殊,生老病死是大事,于情于理都无法视而不见。也因此,最后的结果便是兄妹俩出游计划告吹,由谢薇暂时抛下工作,带上小姑娘匆匆赶回看望……

    至于唐朝,好吧,他的身份比较尴尬。属于可以去、但没必要的范畴。如此,也就不去了。

    岭江机场,登机口。

    「别想太多。」摸了摸小姑娘头发,看着那低落又仿徨的目光神情,唐朝轻轻摇头,「不一定呢,或许并没什么事。即便有……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人终归是感情动物,或许平常尚不觉得,但在直面死亡当口,血脉亲人这一概念便会愈加清晰。这时候,就算之前有积压些许负面情绪,也会变得无足轻重。

    「到了记得给我电话。」

    「嗯。」

    目送着一大一小两道身影消失于登机口后方通道,唐朝无声轻叹,转身走向机场大门。

    途径国际航班候机室,视线无意掠过,脚下不由就是一顿,转瞬又恢复如常,继续向前走去。直至来到个饮料展示柜旁边,余光微扫,嗯,是某任姓铁头娃没错。

    之所以需要二次确认,是因为对方此时的模样打扮。一反日常小平

    头、黑色耐克运动服以及回力鞋的老三样刻板印象,玩起了不良少年嘻哈风。衬衫花里胡哨,脖间挂着狗牌,头上痞里痞气的反扣只棒球帽……别说,一套装扮下来,挺像模像样。

    假使换做糖豆在这的话,那估计真认不出来,认出来也不敢喊。但唐朝自然是能确认的,甚而就其穿搭还能给点评价,比如——换双袜子吧,小脚裤篮球鞋配中筒雪白棉袜真的有点难顶啊……

    眼角抽了抽,不动声色的收回视线,径直离开。

    不消问,就那身魔幻伪装,只能是为出外勤任务。但这又和他有什么关系呢?就这样吧,爱去哪去哪。

    ……

    唐家就在隔壁省市,航班时间连一个小时都没有,唐朝很快就接到了小姑娘的电话,进而也大致了解了情况。

    嗯,很糟糕。

    老人家的身体貌似以前就有毛病,但并未得到其本人重视,也一直没有正经去医院查过。

    这种现象在上几代群体中可谓屡见不鲜,总觉得小病小痛没啥,吃点药睡一觉就能扛过去。做晚辈的有心想带去大医院检查,还会得其埋怨训斥,糟蹋钱什么的。直至最后小病拖成大病,积重难返,追悔便是莫及。

    糖豆的奶奶便属此例,实际小姑娘抵达那边的时候,老人家已经被从医院接回老家。

    这代表着什么不言而喻,但小姑娘显然并未对此做好足够心理准备,她还想着能和这位有些陌生的奶奶,聊聊那只在照片上见到的父亲,却不想已经迟了。因而打电话回来时语气里满是空洞、迷茫与不知所措……

    世事皆如此,半点不由人。不说也罢。让我们收拾心情暂时将视线移开,转去另一位还在赶路的童鞋身上。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