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四十三章 林家生最后的依靠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qianyege.com(千夜阁)
    我的脑海中全是胜男的音容笑貌,全是她的身影,逝者已矣,生者如斯,可我心却哀莫大于心死。几天下来,我滴水未进,让我本来就缺乏营养的身体,变得异常的脆弱。本来,还能坐起来的,现在却连眼皮都不愿意睁开。直到,我听到了一个消息。有人在门外想见我,却被耀阳挡在了外面,不让他进来,是胡处。胡处的语气很平和,只是解释道:“让我进去看看他,就算帮不到我们,也可以听听他的意见啊!”耀阳十分冷漠地说道:“要没有什么红头文件的话,我不想让你们再接触他了,他已经很痛苦了,你们就不能让他好好休息一下吗?难道带给他的伤痛还不够吗?”胡处耐心地解释道:“不是我想打扰他,而是王秘书现在还在外面潜逃,一天抓不到他,你们也不安全啊!”耀阳冷冷地说道:“那是你们的责任啊!他害了那么多的人,你们却还让他逍遥法外,这都是你们造成的啊!能做的,他都做了,你们还要他怎么样啊?你们看看他,都被你们折磨成什么样了?他能活下来已经是奇迹了!他还得忍受着爱人为她离去的事实,别再刺激他了,我都不知道用什么理由,才能让他有活下去的勇气!”胡处似乎也有些哽咽地说道:“所以啊,一定要抓住罪魁祸首,不能就这样放过有罪之人啊!”耀阳哼了一声道:“那是你们应该做的,不是我们的事!求你别再来打扰他了!”胡处哎了一声,我在里面说道:“让他进来吧!”胡处推门进来看到我的第一眼,也是吓了一跳,关切地问道:“不是毒都清除了吗?你怎么……”我没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问道:“王秘书现在还下落不明吗?”胡处叹气道:“三次抓捕,就差一点,都让他跑了!我们还发现一个问题,之前你往他账户打的钱,现在还在一点点的流出,我们也控制不了!”我不解地问道:“不应该啊!你们不是都冻结了吗?”胡处解释道:“那是一个境外的私人账户,之前我们是申请了冻结的,后来发现这私人账户不涉嫌非法经营转账,我们就只有监管权了!”我愤愤地说道:“那就是说,我辛辛苦苦做了这么多,最后这些钱被洗的干干净净,被他们拿走了?”胡处摇头道:“那到没有,可现在也没法回到我们的账户里!这些可都是国家损失的钱啊!你得想办法,拿回来啊!”我摇头道:“境外的私人账户,怎么拿回来?现在我成了帮凶了!”胡处想了想问道:“是不是只有抓住户主才能拿回这些钱啊?”我嗯了一声道:“原则上是这样的!”胡处哎了一声道:“可惜他太狡猾了,我们根本抓不住他!”我缓缓说道:“这也不难,只有我能引出他来,你是不是这个意思?”胡处迟疑了一下道:“我知道这太为难你了,可……可我们现在也没更好的办法了!”耀阳激动地怒骂道:“你们还能再无耻一点吗?你们自己无能,却还要把我们连累进去,他现在都什么样,你们还在利用他啊?你们还是不是人了?”胡处被骂的脸通红,却没反驳。我劝解耀阳道:“别这么说话,我也想为胜男报仇,也算是我生前做的最后一件事了!”耀阳惊慌失措道:“你胡说什么啊?你马上就能好起来了!你可千万别想不开啊!”胡处也急忙说道:“是我打扰你了,我们能自己想办法的,你就先安心修养吧!”我平淡地说道:“你们要是但凡有一点办法,也不会来找我的,对吧?没事的,我帮你们把他引出来!”又过了半个月,新历年的第一天,元旦。大街上到处洋溢着喜庆的气氛,张灯结彩,我坐在那家殷师傅的酒楼里,室外海边的露台上,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想着海里的林老。坐在我对面的林家生,他比以前更瘦了,也苍老的许多,剃了光头,银白的胡子,手上拄着拐杖,喝了一口茶道:“那时候,我来你这里喝茶,真没想到你还会有这么大的产业!”我愣了一下,收回了思绪问道:“你这次出来属于保外就医啊?”林家生嗯了一声道:“肝硬化,肾积水,下肢已经没了知觉,一身的病!”我哦了一声道:“瘫痪了啊?能治吗?”林家生摇摇头道:“怎么治?没锯腿就不错了!你这气色也不怎么好啊?不是都解毒了吗?我身上的毒素可是一点都没有了啊!你也应该一样啊!”我轻笑道:“谁知道呢?大概可能是身上流着胜男的血,还不适应我这个身体吧?”林家生一颤,挤出笑容道:“咱们都算是大难不死啊!董总和我的情况差不多,正在办理保外就医呢,你应该很快就能看见她了!”我平淡地问道:“她也瘫痪了?”林家生摇摇头道:“情况应该比我好点,毕竟她还算年轻!”我对他们这些消息并不关心,而是问道:“王秘书联系你了吗?”林家生马上十分紧张地回答道:“他怎么可能联系我呢?他要是联系我,我马上就报警了,他可是通缉要犯!”我讥笑道:“是吗?你不惦记他的钱了啊?”林家生脸色一变道:“你可别胡说,我好容易才出来的,能说的,该说的,我可是都说了!”我不屑地说道:“能说的?该说的?那不能说的?不该说的呢?看来你交代的还不够彻底啊!”林家生叹气道:“阿飞啊,你就放过我吧?我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商业上的那点事,你又不是不清楚,要是完全合法合规的,那是不可能,总有一些灰色地带,民不举,官不究的,这不是很正常吗?”我撇撇嘴道:“可你还隐瞒了很多他的个人资产,这些可是他的犯罪证据啊,你怎么不说?这些证据,可能就是找出他的关键线索啊!”林家生一愣,急忙为自己辩解道:“那还有什么他的资产啊?他的资产不是都被你骗光了吗?现在圈子里的人都说你是鬼见愁,是活阎王,谁都不敢惹你了,惹过你的人,不是倾家荡产就是家破人亡的,你现在变得好可怕啊!”我看了他一眼道:“可怕的不是我,而是人心!人心难测,才是最可怕的!你守着他的钱,就不怕哪天他来找你算账吗?”林家生啊了一声道:“他早晚得被抓的,他还敢冒头?”我不屑道:“我才说这几句,你就心虚了啊?他有什么不敢的?为了钱,他什么都干的出去,那些资产是他的,不是你的,你替他隐瞒,不等于就是你的,就算他被抓了,他死了,也不会变成你的!尤其是,现在被我盯上了,你就更没可能做手脚了!”林家生不满地说道:“我可没那么想过!你别诬陷我啊!”我哼了一声道:“我诬没诬陷你,你比我清楚!我找你过来,不是想着和你叙旧的,从你决定帮他做事的那一刻起,咱们就没旧情了!我让你来,是想告诉你,交出他所有隐藏的资产,我能保你下半生平稳度过,不交,你就抱着那些资产一起入土吧,而且抱不了几天!”林家生在犹豫,我再次开口道:“你都说我是活阎王了,被我盯上了,你还打算能利用那些资产啊?我不逼你,你自己想清楚吧,我只要王秘书,其他事,我不想管,你告诉我,等我弄死他后,他的资产爱给谁给谁,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林家生颤颤巍巍地说道:“你?你怎么变成这样了?我现在真的觉得你很可怕!他的资产不过就是剩下些小酒店,宾馆还有几家洗浴中心,当时是归在我名下的!也不算是他的资产啊,只不过,他当时的确是拿钱投资了一点,他出事后,他就让我变卖了这些资产,我没舍得,想着以后我总的有些依靠吧!”我急忙问道:“你出来后,他联系过你?”林家生吱吱呜呜地说道:“他……他是找人给我带过话,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啊,就没敢汇报上去!他让我把那些物业都卖了,给他换钱!”我焦急地问道:“什么时候的事?说了什么时候要钱,在哪儿给他钱吗?”林家生摇头道:“他没说,只是让我先变卖,我告诉他,没那么快出手的,出手了价钱也不好!他说不管那些,卖了就行!要现金,说等几天就让人过来拿,后来就没动静了,我也没再管了!”我哼了一声道:“你是真贪心啊!都这个时候了,你既不上报,也不变卖物业给他钱,你这是在找死啊!我今天要是不问,你是不是就打算这么瞒过去了,等着他被抓以后,这些物业就是你的了?你想得美啊,怎么可能呢?他怎么可能会放过你?上面怎么可能不查清所有和他有关的资产啊?你糊涂啊,一旦查到你这儿,别说这些资产是不是你的了?你还得再加几条罪啊,那时候你就带着伤病在监狱里度过你的晚年吧!”林家生慌张道:“那……那我现在汇报就是了!你得帮我说说话啊!”拿到了一份清单,我马上递给了安仔,让他安排人去查查,这些酒店,宾馆和洗浴中心有没什么可疑?很快,安仔的人就回来说,酒店,宾馆什么的,都查了个遍,没发现有什么特殊情况,挨个点都有人蹲守着,也查看了实时监控录像,并未发现可疑人物。直到两天后,安仔急匆匆来到了珠海第一个家,6楼顶层的天台上,已经被耀阳高价买了回来的房子里。看着他满头大汗的,我让他坐下喝口茶慢慢说。安仔却迫不及待地说道:“飞哥,你给我的那份清单,我都几乎绝望了,派出去那么多人,天天蹲点,我都快放弃了,直到昨天晚上,有个小兄弟向我汇报说,东莞的一家帝洗浴中心,出现了几个外地人,听口音是东北过来的,就引起了我们的注意!刚开始呢,我过去的时候,就是觉得这些东北人喜欢洗澡,看见洗浴中心就爱往里面进,也觉得没什么!可这几个人进去后,又出来了,之后又来了几个人,不是第一批进去的,其中有个人一直戴在帽子,穿着风衣,你也知道虽然现在是冬天了,可咱们这里的冬天,那可能穿的住那些呢!就派人进去看看,一进去就被赶了出来,说这里的老板要重新装修,暂不对外营业,我就觉得这里面一定有问题了,又蹲了一天,陆陆续续进出很多人,一看就不是装修工人,各个还都很警惕,我猜十有八九就是他了!”我嗯了一声问道:“这家洗浴中心也在清单里面的?”安仔确定地点头道:“在啊,以前叫帝皇夜总会,后来不是清查嘛,就没什么生意了,又改成了洗浴中心,不过生意也是一直不好,这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的人,肯定有问题,还有啊,那个穿着风衣的人进去了,就没看见他出来过,哪有人洗澡连着洗几天的!”我点点头道:“那没跑了!能让人进去再探探吗?”安仔有些犹豫道:“有难度,门口都不让进,而且贴了告示说要装修,没借口啊!”我嗯了一声道:“叫小黑去吧!”一旁的耀阳道:“小黑去古镇了,和陆萍查账呢,咱们公司里面有问题,你忘了啊!”我啊了一声道:“记性一天不如一天了!世友呢?怎么没看见他人啊?”耀阳回答道:“明天是小杜的执行日,他去看他了,胡处说,小杜想见你,问你去不去呢?我直接给拒绝了,一个快死的人了,有什么好看的,他能交代的,也都交代了!”我想了想说道:“安仔,你回去继续盯着就行了,千万别打草惊蛇!小杜那里我还是想去看看,看看他还有什么好说的?”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