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三十章 赠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qianyege.com(千夜阁)
    陈牧羽认真的听着,只感觉许四海口中,对那个王凯充满了嫌弃。

    “难道我在许伯伯眼里,就不是山鸡了?”陈牧羽有点子疑问,以王凯的出身,在许四海的眼里都只算是只山鸡,那自己呢?

    许四海刚刚分明就有想撮合自己和许梦的意思。

    许四海闻言,上下打量了陈牧羽几眼,“小羽,男人穷不要紧,重要的是要有才华,要有志气,王凯不过占了个出身,比你会投胎而已,除了这个,其他方面,差你太远,而且,小梦的眼光,我还是很肯定的……”

    “许伯伯这么一夸,我可都有些飘飘然了。”陈牧羽坦然一笑,“只不过,别人知道我家是收破烂的,就算嘴上不说,但骨子里还是会有轻贱,像你们这样的大家大族,不是应该更注重门面上的东西么?”

    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虽然陈牧羽还没有到那个程度,他这两天有主意想追一追许梦的,可现在知道许梦的背景之后,本能的有点却步。

    前女友就是因为门第之见而分了的,已经经历过一次,如果再有第二次,那不是在浪费感情么?

    “哈哈哈……”

    许四海听了这话,却是哈哈一笑,“我要是注重这些东西,还会多次婉拒王海东的说亲么?若要说出身轻贱,当年我和你这么大的时候,还带着弟弟妹妹讨过饭,还能比这更轻贱的么?”

    说到这儿,许四海看着陈牧羽,“只要你不轻贱你自己,这世上又还有谁能够轻贱得了你!”

    陈牧羽闻言一滞,颇以为然,有几分醍醐灌顶的感觉。

    “我喜欢唐寅,不仅是因为他的字画,更因为他的境界!”许四海站起了身,颇有几分感慨的继续说道,“你有读过唐寅的桃花诗么?若将富贵比贫贱,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贫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兴之所至,许四海颂起了诗,陈牧羽在旁边听得入神。

    这老爷子,还给自己上起课来了!

    “受教,受教!”

    陈牧羽起身,对着许四海长鞠了一躬,别的不说,许四海能够成为青山市首富,那是真有点东西的。

    许四海笑了笑,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不一会儿,那个身材高挑的女秘书又来了,手里捧着一卷画轴。

    “小羽,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和你听投缘的,或许,从你身上,看到了一些我年轻时候的影子吧!”许四海拿过画轴,往陈牧羽递了过去,“我送你个东西,希望对你的人生能有所启迪。”

    “许伯伯,这怎么使得?”陈牧羽相当的意外。

    许四海却摆手笑道,“拿着吧,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我闲暇时写的一幅字,平时放在书房里自勉用的!”

    陈牧羽闻言,这才双手接过,轻轻的放在书桌上,缓缓的展开。

    白卷之上,墨香扑面。

    ——

    “燕雀亦有鸿鹄志,九霄扶摇天下知,有朝一日龙出水,便是行云布雨时!”

    ——

    笔走龙蛇,难掩的锋芒仿佛要脱纸而出,让陈牧羽的精神都为之一振!

    字好,字意更深!

    诗好,诗意更醇!

    陈牧羽呆立片刻,心中不由得对许四海佩服之至,这境界可太高了,单这幅字,和秦洪挂在办公室的那幅比起来,简直就是一者在天,一者在渊,根本没有可比性。

    “人生在世,做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做好,少年立志,不忘初心!”

    许四海在旁边说道。

    陈牧羽对着许四海深深鞠了一躬,“多谢许伯伯厚赐,牧羽必定谨记教讳!”

    ……

    酒馆里,一老一少聊了很久!

    能和许四海这样的前辈聊上几句人生,今天这一趟,当真是不虚此行,走出酒馆那一刻,陈牧羽只感觉眼前豁然开朗了许多。

    这种感觉,就好像走在漆黑的夜路上,有人给你亮起了一盏灯!

    此刻,背包里的这幅字,沉甸甸的,在陈牧羽的心里,可要比那雄鹰展翅图更有分量得多。

    毕竟,有些东西是金钱买不来的。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