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白日下的刺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卷一:少年露锋芒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艰难修练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qianyege.com(千夜阁)
    三日后,岛上一间静室内,木青盘膝坐在蒲团上,身形纹丝不动,如同一尊雕塑。

    突然,木青的双眉皱在一起,伴随着一道闷哼,身体朝一旁倒去,叶韵眼疾手快,稳住木青身形的同时手指点在木青的眉心,直到木青缓缓睁开双眼,叶韵才松了口气。

    这三日来,这样的经历叶韵已经体验过好几次。

    「又失败了吗?」

    「嗯。」

    木青有些贪恋叶韵指尖的冰凉,用她的手指轻轻按压着眉心,苦笑道:「我还是第一次这么久,都没有将一门功法练到入门。」

    三日前,澹台定送给了木青一枚玉简,只说玉简内的功法叫做「太虚练神诀」,除此之外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说,似乎有意考验木青的水平。

    木青这几日没有浪费一点时间,但每当他按照功法内所说,将元神凝练,分出数股神识,按照真气在体内运转的方式在经脉窍穴中行走时,一切都变得无比艰难。

    那一刻的体验,就好比他亲手拿着钝刀在一点点劈开自己的血肉,偏生他现在的血肉又强大无比,每当他自以为坚决的意识占据了上风时,痛苦就会如同潮水一般将他的意识冲溃。

    数次尝试下来,木青每次走通三成的经脉窍穴就会立即晕死,再继续下去,似乎已经没有必要。

    「看来这就是你的极限了。」

    澹台定出现在房间中,对木青的情况似乎早有预料。

    叶韵连忙问道:「大长老,是我们走错方向了吗?」

    澹台定看着脸色惨白,额头快速冒着细密汗水的木青,笑着说道:「方向没错,我创造这门元神修炼之法时,可没你坚持得久。」

    木青缓声说道:「前辈,我能感觉出来修炼这门功法最好的时机,应该是肉身和元神的差距不太大之时,现在似乎有些晚了……」

    澹台定颔首道:「修士大都在化凡才开始注重识海的修行,最后修炼出元神,也弱于肉身,但二者之间的差距其实并不大,还处于同一境界,可你不同。如果将你的血肉比作金石磨盘,那你的神识就只是一株嫩芽,想要完成走过磨盘自然行不通。」

    澹台定说完后,便保持沉默,似乎在等木青自己放弃。

    虽然回想起这三天的经历还心有余悸,但木青并不想就这样放弃,凝眉道:「前辈,若是能够不晕过去,哪怕神识被碾碎,我也能坚持!」

    叶韵在一旁听得有些心惊,害怕木青练功练得走火入魔,连忙向澹台定问道:「大长老,把神识碾碎无异于自残,有人成功过吗?」

    澹台定眉目微动,说道:「失败是多数,哪怕他们的情况远比木青要好,也坚持不下来,而成功的人……就站在你们面前。」

    澹台定神色平静,说道:「我自创这门功法时,已经圣王境后期,将元神打散作数股,而后又从最简单的开始,以一股神识运转一个周天,直到所有神识都能运转一个周天后,才真正入门,入门后,开始练精化气,练气化神、练神返虚,如此三个层次之后,才真正大成。」

    木青听得心驰神往,问道:「大成之后呢?」

    澹台定笑了笑,云淡风轻地说道:「最后自然是炼虚合道,我能圣王境大圆满也是因为迈出了这一步。」琇網

    木青一时无言。

    他忽然回忆起了当初澹台定与执明大战的场景。

    澹台定能以元神的力量凝聚出数道分身,并且每道分身的力量都不弱于圣王境初期,当时他只知道惊叹,现在再回首,才明白澹台定为此付出了多少。

    澹台定看着木青,一字一句地说道:「虽然你离圣王境都还早,但若是将‘太虚炼神诀"练至圆

    满,等你突破到圣王境之时,圣王境大圆满之下,应该都少有对手。」

    「当然。」澹台定笑了笑,说道:「想要做到这一步,不比你突破到圣王境容易。」

    木青认真行了一礼:「还请前辈教我。」

    澹台定轻轻点头,拿出一张罗列着各种宝物的名单,说道:「如果你决定好了,那就尽快准备好这些治疗元神伤势的宝物吧,有一些三仙岛有,有一些,需要你们自己去寻,我可以助你将第一道神识运转一个周天,之后如何,便是你自己的事。」

    朱雀盟这阵子本就在寻找助益元神类的宝物,已经有一些收获。在得到木青的消息后,不出七日,便凑齐了名单上的大部分宝物,送到了岛上。

    木青修行,也在澹台定的引导下开始,每一次开始修行,澹台定都会主动把叶韵从木青身边赶走,而等叶韵回到木青身边时,木青便如一滩烂泥一样,歪倒在地上,连说话都费劲。

    如此持续了足足大半个月,当叶韵再一次回到木青身边时,木青终于没有倒在地上,而是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

    「虽然这连入门都算不上,但有一便有二,等到你能够将凝练出的所有神识都一并搬运一个周天之时,便进入了最关键的阶段,关于‘精气神"的理解,我这几天也说了不少,但你大可以全都忘掉。」

    木青正要开口感谢,闻言不由一愣:「为什么?」

    澹台定回答道:「因为你真正到了那个阶段,就会发现只有自己的理解感悟才能够助你更进一步,我说这些,无非只是想告诉你,前面有路,但会遇上什么,因人而异。」

    「我知道了。」

    木青虚心受教。

    木青到三仙岛本来是谈事情的,结果事情没怎么谈,反倒是在人家的地盘上修炼了将近一个月,这让木青也有些不好意思。

    接下来的这几天木青见到了澹台飞雨,也见到了当初在鸣泉秘境结交的不少朋友,大家相谈甚欢,余下的时间,木青除了与叶韵待在一起,便是陪着张芍药炼丹。

    「你怎么还不走?」

    又一次炸炉后,张芍药气急败坏地把木青往外面推,「自从你来找我之后,三天之内,就炸了整整四炉丹药,求求你了,快点走吧。」

    木青站在原地耍赖,「你怎么不说是自己的水平有问题,我掌控的火候绝对不会出错!」

    兄妹二人难得恢复了以前相处时的默契,唯独遗憾的就是今天又浪费了不少灵药,不过并没有人来管这件事,因为木青踏进炼丹坊时就向微生岚承诺过,浪费的灵药他会补偿三倍。

    「朱雀城有信来。」

    突然,叶韵和宁初一起找到了木青。

    张芍药转过身去收拾起残局,木青脸上的笑容稍减,接过厚厚的信封,拆开后第一封就是月九的信,木青下意识抬头看向宁初,结果宁初已经走过去和张芍药收拾起丹炉。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