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布莱肯林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66 鼹鼠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qianyege.com(千夜阁)
    对不列颠金融管理局的办事员来说,针对林义龙的审查要么特别有难度,要么特别没有难度——要么是完全查不到林义龙在一些嫌疑中的关系;要么就是林义龙有一些嫌疑行为,但没有违反法律——没有在两者之间的难度。

    难度问题放在一边,之前调查方屡试不爽的消息面施压也没有意义:几年前不列颠的观鸟者协会和著名的《协会报》对林义龙的媒体施压就吃了大亏——观鸟者协会的提供的赔偿暂且不提——由于刊登了“不诚实”“不中立”的报道,《协会报》不得不依照判决连续在三个周四的显著版面位置上为自己发表的不实新闻致歉。

    此后,只要媒体界有人提及林义龙的名字,就要考虑考虑承担“不实新闻”的后果,一些新闻要“硬证据”才能让有关于他的内容见报。

    “这么说,如果我们拿不出什么过程证据,是不可能获得你们编辑部的允许的?”一个年轻FCA调查员被联系的记者解释为什么不能发布这方面的新闻时这样问到。

    “是的。此外,如果我见到了证据,那更发表不了——因为触犯了‘司法干预’原则,无论你们这边有没有进展,你我外加我们报社在对“林先生”指控正式开庭之前先完蛋。”同样年轻的新闻记者谈起了这个问题,“所以,媒体这边没有办法为你们提供更多帮助了......”

    “换成其他小报,可不可以?”

    “如果大报没有任何进展,小报对这种消息更不敢碰。”记者把后面这条路也堵上了,“其他渠道就更不可能了,你能不能采取其他的证据获得方式?”

    “我们试过,可我们找不到对方的雇员、近亲属和联系人也没什么破绽——更找不到对方的联络通路。”FCA调查员抱怨道,“我们曾经在他的计算机里放了监控,发现他除了处理律所事务和玩游戏之外,也就是看一些不那么适合在家里人面前看的小电影和搞笑视频......我们只能通过媒体施压我们的上级来继续我们的调查了。”

    “如果你们直接调查取证都不行,那就更别说我这边了。”记者摇了摇头。

    FCA的年轻调查员悻悻而去。

    在这位调查员的格子间的一块白板上,用磁贴粘了不少和林义龙有关的项目——布莱肯林场公司、Lynn律师楼、西格拉摩根农民银行以及与耶昂姐妹、凯蒂以及艾米的私人关系;在这块白板隔壁的板子上,用虚线连结出四五个信托基金以及若干子公司的连接机制还有与四个女孩的事业关系——然而,他们却缺少直接能够让林义龙和这些机制联系起来的证据:

    林场公司账目清白如雪,律师楼严防死守,农民银行贪得无厌,几名美女守口如瓶。

    “你还在找?”一个面部肌肉松弛的FCA资深调查员下班后看到同事这么辛辛苦苦的工作于是上前关心了一下,“放弃吧,我们知道这些直接受益人是谁,但是永远也找不到。”

    “为什么?”

    “只要你找到一个,然后就发现实际控制人是一个外国的法人,然后再去找,又找到其他外国法人了,然而外国法人的实际控制人又变成了受托人而不是实际持有人。你要是想捋清楚来源,这根调查链条还可以继续延伸下去:要是有一个地方断了线索......”资深调查员劝道,“这种情况下,你就只能赌,看看能不能展开跨境司法调查,然后实际情况更加扑朔迷离,难以查清……”

    “那之前(调查)组里面是怎么做的?”年轻的调查员问道。

    “我们一般就是掐头去尾。”他的同僚解释道,“你只要盯着你怀疑的对象,一般都有印证信息。如果一直没有,说明你怀疑不正确。”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