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布莱肯林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64 辅导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qianyege.com(千夜阁)
    波莉和塞莉在学校时间外,还会上三门课:分别是锻炼形体的芭蕾课、被教父同时是现任坎特伯雷大主教教父所指定的拉丁文课以及只有在假期才会进行的马术课。

    这些只算是“兴趣班”而不是补课——要说明一点是,因为不列颠小学教育比较宽松,只要到中学前学会阅读、简单计算和常识就能通过所谓的“文法学校”的入学考试就可以。

    就谭雅和娜塔莎成长的轨迹而言,启蒙教育和小学教育知识方面的教学并不多,更多的是“启发式信心教育”与“惩罚式纪律教育”——后者因为某些来自乡间的威斯敏斯特宫成员的强烈反对,所以并未形成全国性质的立法。

    【作者注:十八岁以下儿童和青少年在外和在学校不能被施以体罚或者变相体罚,而在家里,能够实施一定范围内的体罚的,只有父母或者养父母,而且不能在苏格兰(2017年后)威尔士(2022年后),但在英格兰和北爱尔兰没问题。此外,导致精神疾病的pua攻击,也包括在“体罚”内,也就是“Assault(此处为专门的法律定义)”以上都不可以。】

    就小学教师的责任而言,由于“惩罚教育”和“否定教育”容易惹一身麻烦,所有的课程大纲都集中向“启发式的信心教育”倾斜——就算有限的知识学得一团糟,小学教师也不会当面否定“孩子的努力”,而是和家长一道“共同解决”。

    所谓的“共同解决”不如说是把所有教育责任都推给了家长,而公立学校的家长们却因为生计或者其他琐事并没有太多时间教育孩子。公立学校的家长们则走向了两个极端:要么粗暴地把孩子揍一顿,要么就是孩子的事情不闻不问。

    这并不是说公立学校的学生家长群体中不存在有耐心的家长,只是因为上公立学校的家长们大多数都属于这种情况——这也是私立学校(包括教会学校、文法学校)的学生平均成绩能比公立学校教育好一大截的主要原因。

    对于私立学校的孩子家长而言,即便他们陪伴孩子的时间不够,但他们却有能力为子女教育下本钱,同时为了让孩子能够进入文法学校或者教会学校那样的“好学校”,会选择其实和国内家长区别不大“兴趣班/看护班”以填充孩子们的业余时光:这些孩子的教学虽然不像学校教育那么“水”,却也还是属于半启蒙/半授课形式的方式,“培养兴趣”。

    很大程度上,家长对子女的教育能力和家长自身的耐心正相关:像林义龙之前在艾伦-宾汉姆顿那种连轴12小时工作注定了是没有时间管教并约束孩子的——其实对孩子很有耐心的人也可能因为工作强度大缺乏睡眠时间也会变得脾气暴躁。

    暂且不提被纳迪亚和薇拉上了强度的谭雅和娜塔莎,也不谈刚刚进入学校还对一切保持新鲜的秀妍与素妍,就波莉和塞莉来说,这三个补课班的强度还算能够接受。

    周五晚上凯蒂一般会和她的同僚们进行social,她会把两个孩子的课外班放在这个时间段。这样一来,如果social不顺利,她也可以以这个借口提早离开,去接女儿们。

    这个周五晚上,林义龙因为和麦金赛尔先生聊天,刚好赶上了两个女儿下课的时间,就自告奋勇地去那里接女儿们下课。

    负责教授女儿们拉丁文的是一个西班牙/意大利裔的本地女士弗朗西斯卡-迪-科萨那,是一位上了年纪的古典文学与拉丁文专业的博士,一直作为教师在各种私立学校任教——退休之后,就在泰晤士河畔金士顿开办了补课班,一小时35-50镑的价格挣一些退休外收入。

    两个孩子的教父在这一年秋天已经升职变成了坎特伯雷大主教,身为大主教的教女,波莉和塞莉需要学习拉丁文的经典——林义龙和凯蒂完全支持,就在两个女儿上了二年级后加上了拉丁文课。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