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特战之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三十章:故事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最新网址:m.qianyege.com(千夜阁)
    李天澜坐在床头,一点也不懂得迂回,直截了当的问道,从庄华阳略微有些闪烁的眼神中,他能肯定对方这次来访绝对不是校长看望受伤的学生这么简单。

    “是有些事情,要跟你单独聊聊。”

    庄华阳很随意的笑道。

    王月瞳和宁千城又不是傻子,自然明白这是校长在赶人了,当下直接起身告辞,只不过王月瞳走的时候一步三回头的,很显然对两人接下来的交谈有着极大的兴趣。

    “这个丫头,聪慧是聪慧,但就是好奇心重了点。”

    庄华阳看着离开的王月瞳,轻声笑道。

    李天澜不置可否,只是很专注的看着庄华阳的眼睛,等着他说正题。

    可庄华阳却沉默下来。

    他缓缓走到窗户前,看着窗外一望无际的大海,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李天澜更是不急,在边境生活和在北疆荒漠那座迷宫的经历,让他有着一种远超他年龄的冷静和耐心,如果庄华阳执意不开口的话,他陪着这位老校长待一天一夜都没问题。

    “天澜,你愿意做某个家族,或者某个势力的附庸吗?”

    略微出乎李天澜预料的是,庄华阳一开口,说的不是这次入学演习和古云侠的问题,而是说起了一个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超出了校领导跟学员谈心范畴的话题。

    李天澜微微垂下眼皮,淡然道:“我不明白校长的意思。”

    “我的意思很简单,以你的潜力,假以时日,一旦成长起来,成为一个超级大势力的核心人物绝对是轻而易举,你或许会获得很高的地位,很光鲜的生活,甚至可以实现一些你自己做不到的事情。”

    “但你也将失去自我,你不会有立场,那个大势力的立场,就是你的立场,你不会去关心自己想要什么,而是会关心如何为某个势力获得最大的利益。你的仇恨,你的恩怨,你的爱情,都要在大局之下权衡,不能快意恩仇,只能在别人的手里成为一个光鲜的,辉煌的,但却没有自由和立场的棋子,这样的生活,你愿意吗?”

    庄华阳转过身来,目光炯炯的看着李天澜问道,他的表情依然是温和的,但话语中的内容却带着一种十足的压迫感。

    李天澜这一次沉默了足足五分钟,才平静道:“我的爷爷曾经告诉我,宁做农家户,不做附庸族。”

    “真知灼见。”

    庄华阳笑着点点头,他再次思索了一会,继续道:“如果你有一个朋友,他跟你的关系很好,非常好,你们在一起组建了一个非常大的势力,并且顺利的传承下来,在漫长的数百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里,一代又一代的人经营着这个势力,而最高话语权,却始终都保持在你和你的朋友的后代手中,我这么说,你能不能理解?”

    “我能听懂。”

    李天澜语气平和,可内心却心潮起伏,事到如今,他已经可以肯定,庄华阳今天来找他根本就不是什么闲聊,对方或许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而今天,他很明显是想要告诉自己什么。

    “能听懂就好。”

    庄华阳掏出一支烟点燃,深吸一口,继续道:“数百年的时间里,你和你朋友的后代一直掌控着这个势力的最高权力,但突然有一天,你朋友的后代出事了,一个影响力极为深远的武道势力,说垮就垮了。而你的后代,却也遇到了一些事情,导致不能出手相救,最终的结果清晰明了,你朋友的后代彻底落寞下去,而你的后代,却成功的,独自掌控了这个超级大势力的最高话语权,天澜,如果是你的话,你会不会有愧疚?”

    “或许会有。”

    李天澜低着头喝水,所有的表情都被他隐藏起来,他的语气和缓,却透着一丝淡漠:“但这样的愧疚,根本就不能影响什么。”

    “是啊,根本就不会影响什么。”

    庄华阳点了点头,意味深长的附和了一句,继续道:“我们或许可以说的更简单点,不用扯什么后代,就是你,如果是你掌控了这个大势力的最高权力,突然有一天,你发现你曾经最亲密的,最可靠的,但却突然落寞的战友又有了重新崛起的趋势,那你会怎么做?”

    李天澜默然。

    “你会全力帮助他,让他恢复往日的地位,并且跟自己分享手中的权力吗?”

    庄华阳的眼神愈发犀利,问的问题也越来越难以回答。

    “如果是我的朋友的话,我会。”

    李天澜缓缓开口,一向平静的他这一次语气变得压抑而苦涩。

    “但那是你祖上的朋友,这延续了数百年的交情,一代一代的传下来,到了你这一代,又能剩下多少?是一如既往,还是单纯的合作需要?如今另外一家已经落寞,你独自掌控了局势,这样的情况下,面对另一家的崛起,你会如何抉择?”

    庄华阳语气淡然的甚至有些悠闲的问道,可这个问题背后的答案,却冰冷的让人有些心寒。

    李天澜保持沉默。

    他无话可说。

    “我替你回答吧。”

    庄华阳眯着眼,声音微冷的笑道:“如果是我的话,我绝不愿意看到另外一家的崛起,因为他们的崛起,帮,就等于是帮助另外一个人来分享自己的权力。不帮,对方如果真的成势,那就极有可能导致我现在掌控的势力分裂。所以我不仅不会帮,我还会千方百计的阻止他们发展,如果心狠手辣一点的话,我甚至会用我现在的力量,直接将对方彻底碾碎,让他们彻底的消失!”

    李天澜的手微微一抖,在他手里,大半杯水顿时摇晃出来些许。

    “所以这个曾经落寞的势力如果想要再次站在曾经的位置,那么且不说他们的敌人,就是他们曾经最好的合作伙伴,都会变成他们最直接的对手,甚至是死敌!”

    庄华阳冷冷道。

    李天澜深呼吸一口,将杯子里的水全部灌下去,这才开口道:“很精彩的故事。”

    “只是故事吗?天澜同学?如果这是事实呢?”

    庄华阳看着李天澜,眼神嘲弄的问道。

    李天澜也在看着庄华阳,眼神是一片犹如死水般的绝对寂静。

    “中洲如今有几位无敌境高手?”

    庄华阳看着李天澜的眼睛问道。

    李天澜的眼神微微波动了下,反问道:“难道不是四人?”

    “当然不是。”

    庄华阳放声一笑道:“确切的说,中洲如今应该有五位无敌境高手,只不过有一位,已经被绝大多数人给遗忘了。”

    他看着李天澜的眼睛,一字一顿道:“这位被遗忘的无敌境高手,叫李鸿河,也就是我刚才所说的,那个落寞势力的代表人物,天澜,想不想听一个更加真实的故事?”

    本章已完(2/2),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