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反叛的大魔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四十章 通天塔(14)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qianyege.com(千夜阁)
    最新网址:

    “我要走天路。”

    这声音如反照着月光的冰河般清亮凌冽,在空气中簌簌流动,冷却了刚刚还灼热的战斗气氛。

    然而,平静下来的众人凝眸,发现浮在那破损的雕像之上,凌乱枯槁的枝丫间,散发着淡淡光辉的人儿,不过是个穿着套浅米色羊绒睡衣,戴着黑框眼镜的少年,立时又觉得自己是不是过于大惊小怪了。再细看,那少年的面容不仅稚嫩,连一丝威严感都缺乏,看上去就是个象牙塔里不知人情世故,只知道好好读书的书呆子。还有他的睡衣上,点缀着几块浅淡的污渍,大致上像是呕吐过的痕迹。发型虽说不乱,却也没有精心打理,有点过于随便。脚上踩着的还是双棉拖鞋,那模样活脱脱就是宿醉过后酒都没醒透就起了床的学生崽。顿时众人都觉得对方是不是酒喝大了,不过是张牙舞爪的hellokitty,借着醉意装成老虎罢了。

    显然维尔戈也是这么认为的,他打量了一下成默,“你不同意?”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的说,“有点搞笑,你以为你是谁?”

    和成默一起的李容绚、马格努斯他们,一听维尔戈这么问,就知道要完蛋了。要不是当下的状况不允许,他们一定认为维尔戈就是成默请来的捧哏,直接给“幽默大师”递火点鞭铺垫笑料,让成默能潇洒从容的抖包袱。

    成默还没有开口,嘉宝就轻声回答道:“路西法。”

    嘉宝的话还没有落音,成默平静的声音就在空中炸响:“路西法。”

    这个名字果然威力十足,如同恐怖的禁止系技能,令世界归于寂静。

    “我就说吧。”

    情况不出所料,和成默一起的几个学员全绷不住了。

    马格努斯哭笑不得,“幸好他还没有念刚才那一长串名字,要不然更搞笑。”

    “搞笑?不!这是是艺术!”金柱基一边摇头,一边鼓着掌说,“至此已成艺术!!”

    “这一集我看过!”嘉宝却兴奋了起来,低声说道:“好多华夏‘龙王赘婿’文就有这种经典桥段。你们看着吧!等下维尔戈肯定会讽刺他说:你是路西法?我还是拿破仑七世呢!然后就是周围的路人甲乙丙丁纷纷说:这小子竟敢冒充黑暗世界的君王路西法,绝对死无葬身之地。路西法可是地狱君王、瘟疫之主、光耀晨星,是这个地球上最狠辣无情的末日缔造者,是个跺跺脚地球都要抖三抖的存在,怎么可能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在他面前的可是维尔戈教官!那可是天榜排名304的强者!这小子这次绝对死定了”她看向了李容绚,花枝乱颤的笑着说,“还有,现在该你出场了,你应该拉着他的手说,紧张兮兮的说‘阿寒,你赶紧给维尔戈教官他们道歉,我们可得罪不起这些大人物!”

    李容绚捂住了脸,不忍直视的说道:“不是,你写剧本就写剧本,怎么扯上了我啊?我和阿寒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种关系。”

    “路西法”这个名字实在是太有威慑力了,即便维尔戈不敢相信对面这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少年,和那个身披华丽到爆炸的“瘟疫之主”的路西法有什么关系,却仍小心翼翼的观察了很久。

    直到周围的人全都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开始因为马格努斯、嘉宝他们的对话笑的乐不可支。维尔戈立刻觉得自己又行了,怎么能被一个小毛孩给吓到,他摇着头笑了起来,“你是路西法?”他收起笑声,脸上全是戏谑,“你要是路西法的话,那我就是拿破仑七世!”

    这句老套的台词,直接将喜剧性拉满。引发了哄堂大笑,笑声冲破了萧瑟的冷风,止住了肃杀的气氛,让血色的月光都变得如同好笑的布景。树影在笑声中摇晃,学员们站在树梢上就像是聒噪的鸟儿,齐刷刷的在哈哈大笑。莫名其妙的,刚才还剑拔弩张要死要活的紧张感就淡如在空中散去的烟雾。

    嘉宝得意洋洋的说:“我就说吧!我就说吧!”

    马格努斯也“哈哈”笑了起来,“这个维尔戈教官,应该是听到你写的剧本了吧?他一定是故意的,要不然他就是阿寒请来的逗比!”

    在一片肆无忌惮的大笑中,成默的面容没有一丝波动,他一丝不苟的说道:“你不是拿破仑七世。但我真的是路西法。”

    “我真的是拿破仑七世。你不信去问雅典娜。”维尔戈虽然在故意搞节目效果,并语调轻蔑,但动作却一点也没有轻视之意,大概是深谙狮子搏兔亦要用尽全力的真髓,他不动声色的调整了角度,将举在手中的蓝色光球,瞄准了成默。不仅如此,他还快了蓄力的速度,并点亮了护盾。

    笑声变得更大了。

    此起彼伏的笑声中,李容绚看向了成默,她苦口婆心的说道:“阿寒,真别闹了,对方可是维尔戈教官”她忍了一下,还是没能忍住,想笑又不敢笑,憋红了脸说,“对方可是天榜排名304的高手,这不是开玩笑,别送死了。”

    听到李容绚也说了“龙王赘婿”的经典对白,嘉宝笑的前仰后合,好不容易才止住笑容,掩着嘴,看着李容绚暧昧的笑着说,“你不是说你和他不是那种关系吗?那你急什么急啊?”

    李容绚瞪了嘉宝一眼,“他救过我,更何况我妈妈还说过要我照顾他。”说完她看了眼道路中央仍在蓄力的维尔戈教官,他双手托举的蓝色光球正幽幽旋转着,拉扯车电弧快速膨胀,她意识到事情一点也不好笑,立即几个纵跃,跳到了车尾,朝着成默挥手,急声喊,“你快下来,再不下来就来不及了!”

    这时所有人都注意到了维尔戈教官双手之上的蓝色光球,滚动着可怖的电光,不知不觉中已比高悬在空中的月亮还要大了,一下全都止住了笑。

    “这是那个SSS技能雷神之怒吗?”

    “这就是雷神之怒!”

    “都蓄力这么久了,不得把遗迹之地都给毁掉啊?”

    “FXXK,还是维尔戈教官阴险,说最轻蔑的话,干最狠的事!”

    “别看戏了!快躲远点!快躲远点!”

    瑞贝卡转过身,瞪着成默怒气冲冲的喊道:“你疯了吗?这是SSS级技能‘雷神之怒’,维尔戈那个混蛋一直在蓄力,你却还在这傻傻等着。别人在等能量叠加到最高点,你在等什么?等死吗?”

    成默没料想到都这样了,还是没有人相信他是路西法,挠了挠头,很是郁闷的说道:“难道我就这么像骗子吗?”

    瑞贝卡知道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攻击维尔戈的时机,现在只能硬抗,她飞上半空,拦在了维尔戈和成默中间,头也不回的说:“李容绚,你快把那个傻瓜给我扯下来!拉他走!”

    李容绚抬头仰望,成默浮的实在是太高,自己倒是能跳上去,也能够浮空短暂的一段时间,但就这点时间能和成默完成拉扯吗?会不会自己上去了就下不来,迫不得已和成默抱在一起?她纠结了一下,还是放弃了飞身上去,和成默变得更加暧昧不清的做法,而是向他挥了挥手,像是哄小孩般微笑着说道:“我知道你没有骗人,你先下来!”

    成默无语。

    金柱基也看向了成默,哭笑不得的劝说道:“老哥,行了!你骗别人可以,不能连自己都骗啊!”顿了一下,他又说,“不是能浮空,会发光就能装路西法的,好歹你也该多打点发胶,让头发全都竖起来,像是超级赛亚人那样,至少这样才会更有逼格啊!”

    “哦前天起的太晚,没有来得及收拾就出门了。“成默认真的说,“下次我一定会稍微注意点形象。”

    “不是.哥!下来啊!还不跑路就来不及了!”金柱基喊道。

    “下来啊!”嘉宝也忍不住喊道,“龙王什么的,只存在QQ聊天群里啊!”

    正在缓缓撤离的人们也停了下来,大喊着叫成默躲开。就连猴子一样爬在树梢后面的巴拉特两兄弟也站到了远远的树梢上面,冲着成默大喊:“下来啊!!阿寒!你来我们这边,我们会员费给你打七折!”

    “不!对折!再低真不行啦!”

    所有人都在喊成默下来,那着急的模样的就像是在劝导准备跳楼自杀的人,千万不要这么想不开。

    然而成默就像是铁了心要自杀的人,对那些善意的叫喊充耳不闻,淡然的注视着道路尽头的维尔戈。

    “机会我也给你了!”维尔戈冷笑一声,“去死吧!”

    李容绚回头看向了维尔戈的方向,拦在中间的瑞贝卡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尼古拉斯弄走了,而被维尔戈高举在双手之上的蓝色光球,已如腾空的热气球般大小,在冰冷的空气中散发出丝丝缕缕恐怖的热力,在半空中拉扯出了密密麻麻的电弧,沿着石板路风驰电掣般的涌了过来。风声消失了,空气变得雾气朦胧散射出霓虹般的色泽,两侧层峦叠嶂的树枝被瞬间烧成了飞灰,强大的电流争分夺秒的彰显着它的威力,就连被塔尖刺起的血月也变得黯淡无光,像是无足轻重的陪衬。而拦在中间的瑞贝卡整个人都巨大的光芒给照亮了,仿似一团炽烈光芒中的黑影,下一秒就会被吞噬。

    “蓄满力的SSS技能强的离谱!!”

    “不愧是天榜五百强!恐怖如斯!”

    “还楞着干什么!快跑啊!”

    “快跑啊!还不跑来不及啦!!”

    “来不及了!”这句话被卡在了李容绚的喉咙中,想吐却吐不出来,她纵身跳起,想要把悬浮在空中成默给拉扯下来,却发现自己似乎被什么东西固定在了石像断裂的腰身边缘,时间和空间陡然间变得坚硬,仿佛是透明的速干水泥,而她就是被人抛进了水泥搅拌机的可怜人,全然无力挣脱,只能在小范围之内调整自己的身体。

    她费力的转动头颅,发现不止是她,其他人在半空,在树梢,在密林中,每个人都扬着一张骇人的脸孔,如同被琥珀封存在试图逃离死亡一刻的虫子,活生生的被冻结在了原地,费力的挣扎着,等待着结局降临。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