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少年大将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二千九百零八章 凄厉刺耳的哨声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最新网址:m.qianyege.com(千夜阁)
    “一只鹰的确不容易在这些山岭之间发现我们,不过如果是他们,那就没有什么不可能。”

    宋无缺听罢脸色骤变,倒吸了一口寒气,猛地记起如今的对手不是李落,也不是相柳儿,而是一群来自极北深处的似鬼而近妖的人物,原本不可能的事,在他们身上便有可能发生,如今的天下已然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发生的。

    几个人的异状引起营中诸人的注意,素惠清几人也走了过来,和声询问出了什么事。言心看了流云栈一眼,答道,“云栈看到山谷上空有一只鹰盘旋不去,她觉得会有古怪。”话虽如此,她倒是有些不相信,极北来人可以操控鹰隼不难,毕竟整个草海都已臣服于极北深处,找些放鹰人出来不难,但是鹰毕竟只是畜生,想从这十万大山的崇山峻岭里找出沧海一粟般的一些人来,不敢说是无稽之谈,但想来也不容易。较之言心,宋无缺反倒更加小心,虽说他亦有怀疑,不过比起言心怀疑流云栈有没有看错,他实则还要多信几分,没有旁的,只凭极北南下,李落消失的无影无踪便知道此事极不寻常,牧天狼的军心并没有乱,弃名楼里的那些人亦不曾有伤心绝望之后而四散他乡,都还聚在一起,那就只有一个答案,李落还活着,只是不能重回牧天狼和弃名楼而已。前些日子虞红颜说起,母子二人都有同一个猜测,李落无碍,只是变换了身份,如若不然这极北南下如此厚待大甘百姓,几乎可以说是秋毫无犯,大抵上不会有这么好心。

    他降了,两人虽是敌手,但比起朋友,有些时候反而是敌人更了解对方,宋无缺知道李落不怕死,较之死,兴许他更怕活着,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会投降极北,那股来自极北的神秘力量确叫他不寒而栗。死,不难,难的是让人低下头颅,极北做到了,在大甘最不可能的一个人身上。

    宋无缺深吸一口气,未在理会身旁诸人的怀疑,正常传令探马将士小心戒备,一旦有风吹草动,即刻迎敌。令方出口,忽然山谷边缘一声凄厉刺耳的哨声裂开旷野传了过来,声音很脆很响,响声过罢,却是一股充斥了绝望和撕心裂肺的气息瞬间弥漫了整座山谷,天上的云仿佛低沉了许多,山谷之中那些本该苍翠的叶片也都悉数罩上一层墨色,一股看不到的黑气从那边的山头压了过来,将整个山谷都笼入其中,便连光也失了三分颜色。

    几乎所有人都在一瞬间从心底深处冒出一个念头:终于来了!是,终于来了,自打极北南下,草海归降,中府一带大甘孱弱的防线如挡在洪水面前的一条小小堤坝,连阻挡个一时三刻都不曾做到,而被天下人寄以厚望的牧天狼也一败涂地,甚至于连极北深处真正的实力都不曾见到,而只在归顺极北的草海联军面前就败走盟城,从盟城仓促逃向外海。到这个时候,宋家众人也不得不佩服那个肉中刺眼中钉的远见,当年他不遗余力结盟东海,或许早就想到会有今天,大甘消失很久的水师成了李氏王朝苟延残喘的救命符,虽然宋无缺和宋无方不会这么想,但是宋家那些长辈或许都会心有感慨,如果有这样一个子嗣,大抵上也是福气。

    天南未曾与极北一战,只是和草海稍有交手,并未有伤筋动骨的决战,见事不可为,牧天狼退走东海之后不久,宋家便带着愿意跟着宋家的百姓和将士入十万大山避祸。这愿意一词,道尽了其中的酸甜苦辣,逢战,有人一将功成万骨枯,有人从一介布衣成当世权贵。

    本章已完(2/2),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